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宋神宗破坏了什么:仁宗朝皇权与相权 绕不过去的宰相

2012年11月11日 18:28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罗祎楠

本文摘自:《论元丰三省政务运作分层机制的形成》,2005年清华大学历史系硕士学位论文,作者:罗祎楠

从北宋前期政务的运作过程中,中书门下是一个重要的环节。皇帝在接到臣僚和有司上报的政务后,往往需要将自己的意见批下。皇帝的批示会有两类接受单位。一是上奏者本人,或者皇帝指定办理的其他机构。二就是中书门下(包括枢密院)。皇帝批给中书门下的目的也是为了让它可以办理。皇帝对这些批下的政务,或者有意见,比如按照臣僚上奏的办理或皇帝自己提出办理的方法;或者不知道该如何,就让下面的部门包括中书门下讨论决定,再行上报。而如果皇帝是批给了上奏者或者其他部门的话,其批示只能称是“内降”,而并不具有法律效力,还必须通过让有司申中书门下覆奏皇帝取旨的方式,使之成为有效的正式旨意。仅仅以内降指挥政务是不合法的。仁宗时韩琦就曾上奏希望如果是属于“诸宫宅皇族已分事”可以于“内中”陈奏而批内降,而其他之外的一切文武臣僚,则必须于“固门及合属去处进状,更不于内中批旨”。这说明内降在当时人的心中,并不认为是一种办理公事的合法渠道。而真正的渠道应当是以我们上面所说的通过固门等部门上奏的渠道。仁宗时就曾下诏书约束臣下的直接干求内降的行为。而如果是“内降与臣僚迁官及差遣者”中书门下需要“并具条执奏以闻,推勃干请之人,明正其罪。”

也正因此,北宋前期才要求凡是皇帝直批示的旨,必须通过中书门下或者枢密院的覆奏“中书、枢密院、三司奏事得旨,即日覆奏”《宋会要辑稿》仪制七之19记:“太宗淳化元年十二月十八日,诏中外臣僚所上书、疏及面奏事,制可者并须下中书枢密院三司以其事申覆,然后颁行。著为定制”;又如熙宁二年十二月四日,“诏文武臣僚及内臣等,进呈公事,批送合属,中书枢密院别取进止。不得辄批依奏及直送诸处行遣。”而在中书覆奏的过程中,也可以驳回皇帝的要求。比如,《长编》卷189记仁宗嘉裕四年(1059)春正月丁卯:

以御侍安定郡君周氏为美人。自温成之没,后宫得幸者凡十人,谓之十固,周氏、董氏及温成之妹皆与焉。周、董既以生皇女进秩,诸合皆求迁改,诏中书出救诺,中书以其无名,覆奏罢之。求者不已,乃皆以手诏授焉。

这说明,如果没有中书门下的参与,皇帝的命令是不能成为合法的官方命令的。就政务的流经部门来看,基本所有的政务都要以各种形式经过中书门下。这就使中书门下在政务处理中与皇帝一起发挥重要作用。从权力的角度看,皇帝和中书门下分担政务的决定权和办理权。皇帝可以通过内制起草文书,将自身在办理政务过程中形成的意见以文书的形式出现。这是皇帝具有政务决定权和办理权的体现。而中书门下以敕牒札子等形式的文书使皇帝的命令合法化。这也正体现出中书门下多具有的政务办理权和决定权。

而我们通过对敕牒与制敕共同下发的情况,可以更清楚的勾勒出中书门下和皇帝在处理政务中的不同分工和作用。我们把上面说的以皇帝名义起草的文书统一笼统的称为制敕类的文书。现今我们无法全面了解所有制敕类文书的签署格式。但是,从唐代的情况看,这类文书大致有两类签署格式。一类是如敕旨型签署格式。而另一类是如制书类的签署。在唐代这两种格式的区别主要在于门下省在其中所封驳作用的不同。而我们现在可以看到的保留下来的北宋的授官告身类文书,是属于第一种,就是敕旨型的文书。这和唐代是相同的。但不同的是,这类告身需要与敕牒类文书共同下发。这种情况在唐代并不普遍。而普遍开始出现于五代时期。我们在这里着重讨论敕旨型告身的情况。希望从这类文书出发,来看中书门下和皇帝在文书运作中的地位,以及这和整个中央分层政务处理机制的关系问题。今天保存在宋人文集中的很多材料,都可以证明北宋前期这种共同下发情况的普遍存在。《咸平集》卷23《谢除右补阙表》记:“臣锡言:臣今月二十日于天雄军得河北南路转运副使李管差军将赍送进奏院递到官告一通,敕牒一道。”再比如,《乖崖集》卷10《谢加阶封表》记:“今月日进奏院递到官告一通,敕牒一道。旨恩特赐臣大中大夫、进封开国公加食邑五百户、勋、实封赐如故者。”又如,《文庄集》卷5《辞刑部尚书表》记:臣某言:“今月二十一日,三班借职张守珍到州伏旨圣慈赐臣敕牒、官诰各一道,特授臣刑部尚书、依旧知青州军州事,并赐诏书示谕者。”类似这样的材料在北宋前期的文集中是很多见的。而同时对比唐代和元丰改制后,则发现只有这一时期才有这样大量的敕牒与官告共同下发的情况。神宗元丰四年(1081)二十三日,当时负责制定元丰新官制的详定官制所曾对北宋前期的下发官告的类别有过说明,“本朝以品官给告身,无品及一时差遣不以职任轻重,皆中书门下给黄牒。”此处所说之黄牒当包括敕牒。这说明,北宋前期在任命差遣的时候,是不需要给告身的,而只要中书门下给敕牒就可以。而在给官告身的同时,会有敕牒同时下发。从札子来看,敕书也是可以和札子一同下发的。真宗咸平四年(1001)八月发敕院就上言:“中书札子有和与敕同行下者,多不一时到院。院每至催督,方始行下。窃虑或有废忘,欲望自今不同至者,许令点检,依敕文差错例定责罚。”从文书流转的过程来看,北宋诏敕的起草是由内制或外制完成的。《宋会要辑稿》引《两朝国史志》记内制(翰林学士知制诰)之起草文书一般过程:

凡国有大除拜,晚漏上,天子御内东门小殿,遣内侍召学士赐对,亲谕密旨,对讫,学士归院,内侍锁院门,禁止出入。夜漏尽,写制进入,迟明白麻出。閣门引授中书,中书授舍人宣读。其余除授并御札,天子不御小殿,不宣学士,但用御宝封中书熟状遣内侍送学士院,锁院门而已。至于赦书德音,则中书遣吏特送本院,而内侍锁院。

另外,还有材料可以看出,其他的一些诏敕也有类似过程。如《宋会要辑稿》记北宋前期的制度,“外蕃加恩,中书进熟状,哺后画付学士,翌日降麻。”材料中所说到的几种情况中,大除拜这样重大的政务,是皇帝出面直接以赐对的形式把制的内容告诉内制。这一内容可能是出自皇帝自身的独断,也可能是由皇帝和宰相商量决定的。类似的情况还有皇帝批答重要的臣僚的上奏,也是以手诏下学士院起草批答等文书。而其他情况,就是非大除拜之类的事情,则需要中书拟出熟状或词头,通过皇帝的许可,给内制起草诏敕。这说明,诏敕的内容在拟定前,是需要经过中书的。而且中书需要拟出诏敕。经过皇帝的认可(如画可),再由内制起草。

而对于属于舍人院的外制来说,其情况略有不同。《宋会要辑稿》记:

中书在朝堂西,是为政事堂。其属有舍人,专职诺命,缺则以他官知制诰或直舍人院。院在中书之西南,舍人六员,与学士对掌内外制。朝廷有除拜,中书吏赴院纳词头。其大除拜,亦有宰相召舍人面受词头者。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宋神宗 宋仁宗 皇权 宰相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