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大顽症:吃喝招待费用居高不下自古就有
2010年07月14日 16:49 凤凰网读书 】 【打印共有评论0

核心提示:吃喝招待是官场的一大传统,古往今来,一直是久治不愈的顽症。在古代官场上,招待过往官员和吃饭送礼,一直是个极其沉重的负担。当时,有关的礼仪规格和接待标准,朝廷早有明文规定,但各地政府都不执行,而且竞相攀比,水涨船高。

本文摘自:《政府精细化管理》,作者:温德诚 出版:新华出版社

——刘备辞职、海瑞罢官,市长请客9美元请客送礼、吃喝招待,也是政府的一大浪费性成本。

吃喝招待是官场的一大传统,古往今来,一直是久治不愈的顽症。

在《三国演义》中,刘备在桃园结义后,与关羽、张飞一起参与讨伐黄巾军,大小打了30余仗,立了战功,被封了一个县尉官职,相当于县武装部长兼公安局长。

刘备上任了几个月,有一次,督邮路过这个县,刘备没给他送礼,招待不周,督邮便故意刁难,逼迫县衙的工作人员指控刘备欺压百姓,张飞得知后大怒,将督邮揪出馆驿,痛打一顿,然后刘、关、张三人辞官不干了。

在古代官场上,招待过往官员和吃饭送礼,一直是个极其沉重的负担。明代嘉靖37年,海瑞担任浙江淳安县知县。这个县长就像是招待所长,要接待一批批过往的官员、军人及其亲朋好友,经济负担极其沉重,县财政经费,也多数用在接待上。

当时,有关的礼仪规格和接待标准,朝廷早有明文规定,但各地政府都不执行,而且竞相攀比,水涨船高。各地方官宁负百姓,搜刮民财,也要侍候好过往官员,有些地方因巨额负担,逼得百姓们走投无路,只好投河上吊。

按当时常规接待一位路过淳安的官员,以米价折算,大约要7000元,省长、部长级别的要10万元。

海瑞是个正直的清官,他当然希望不折不扣地执行中央政策,杜绝铺张浪费。他测算过,一般官员的伙食费、下程路上的用船、用夫,加起来有150元钱就够了;如果是上司来,或是朝廷大员路过,再加一只鹅、一只火腿,做几个菜,也就200元钱。他就按这个标准接待。以后海瑞自己当了省长,也只接受150元钱的接待标准。

海瑞在任时,淳安县每丁只征银二钱五分,每年征银900两,其中多数用于过往客人的招待费,县里花销小。而他的前任,每丁征银3~4两,年征银达到12950两。如果按照海瑞征银900两的用途是正当的行政成本计算,以前每年征收12950两银子中,正当成本只占7%,其余12000多两(占93%)都属于不正当的灰色税费,属于成本浪费。

当时过往官员,都凭介绍信在驿站食宿。可是后来这种介绍信被地方官员滥用,非公务人员、家属亲友的来来往往,也都用上介绍信,甚至介绍信还可以借用,于是便泛滥成灾。

大名鼎鼎的徐霞客也曾有过越权使用介绍信的经历。他过去虽然当过官,但他在广西游历时,属于私事,按理无权免费享用公家的驿站传递系统的接待服务。但地方官把介绍信作为礼物赠送给他,徐霞客便可让村民用轿子抬着他和仆人,主仆加上行李,动辄要用七八个役夫。村里人手不够时,还让两个妇女为他抬轿。此外还要供他吃喝,有鱼有肉。

海瑞当县长的第一年,总督的公子路过淳安,招待所所长用150元的标准接待,结果胡公子大怒,把所长头朝地吊起来。根据胡公子的行程和距离,以及满载着各地方官孝敬的几千两银子推断,各地是按副省长级别(一、二百两,约50000元人民币)的老规矩接待的。到了淳安,海瑞这个七品芝麻官,不但不迎送,不宴请,期待的一、二百两银子也降为五六钱(约150元人民币),叫有自尊心的胡公子如何不怒呢?

这种接待的负担到底有多重呢?一年过往的客人有多少呢?

比如淮扬驿站,嘉靖初年,一年接受的介绍信大约3000张。20年后,每年接待的次数竟达10000次。在这上万过客中,十有八九都是无权享受驿站接待的。

要应付这么庞大的财力负担,地方官就只有敲诈百姓,横征暴敛了。当时一县之长的年薪只有几十两银子,就是自己不吃饭,也够不了接待几次。怎么办?只有贪污、贿赂、剥削百姓,想洁身自好、做个清官也难。

古代官场的大环境就是这样。海瑞身处这样的官场环境,以他一人之力,对抗势力强大的官场文化,无异于以卵击石。他眼前只有两条路:要么同流合污,随波逐流——这是他不愿违背良心干的事;要么继续孤立清高,与整个官僚集团为敌——这势必难以生存。最后,他只好辞职不干了。中国古代官场吃喝的作风对今天仍有很大影响。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第326期刊登文章称,公车消费和公款吃喝一年的总数高达6000亿元以上,几乎相当于财政收入的20%左右。

该文章还说,近几年来,借培训为名,公费出国几乎成为各级政府和公共机构的一种普遍现象,有些地区甚至把出国培训搞到乡镇一级,似乎只有出国学习、培训、考察才能学到新观点、新思路、新知识和新的政府管理经验。

据2000年《中国统计年鉴》显示,1999年的国家财政支出中,仅官员公费出国一项消耗的财政费用就达3000亿元。2000年以后,出国学习、培训、考察之风愈演愈烈,公费出国有增无减。

文章指出,公车改革是建立廉价政府的一个重要切入点。据资料显示,2004年,中国至少有公车400万辆,公车消费财政资金4085亿元,占全国财政收入的13%以上。与公车消费相联系,据各种资料显示,全国一年的公款吃喝在2000亿元以上,约占全国财政收入的7%。

这与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目标、民众的基本愿望不相符合,与建立一个廉洁政府的改革诉求更是背道而驰。

尽管中央三令五申,不许用公款大吃大喝,每年春节前,中央总要下文件,禁止年底大吃大喝,仅禁止吃喝的文件就下达50个之多,甚至中央还规定了公务餐只准“四菜一汤”。可是下面的人仍然当耳边风,依旧变着法儿吃。“四菜”可以变为特大碗混装菜,一个汤可以变成乌龟王八精髓汤。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据说在有的地方,特大号碗盘都因此脱销了。1999年11月20日,安徽省农经委副主任吴昭仁在安徽《大参考》杂志上发表了一篇《令人忧虑的乡村欠债》文章。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温德诚 编辑:官君策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