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君如伴虎?看古人如何肆意“玩弄”皇帝
2010年05月10日 09:50 凤凰网历史 】 【打印共有评论0

汉朝有个大音乐家李延年,流行歌曲排行榜的常客,汉武帝宠他宠得跟自己的眼珠子一般,可他偏不安分守己唱自己的小曲儿,找个法子把自己妹子弄进皇宫,自己当了编外国舅,又让两个兄弟当了大臣、将军。结果狂喜之后便是狂悲,妹子得宠让他们弟兄平步青云,妹子一死他们就成了下架凤凰,最后竟落得满门抄斩的下场。他如果不去客串国舅的副业,至于如此吗?后唐的庄宗最喜欢音乐戏剧,周围一大堆的演员,大多兼营了“副业”,有的当将军带兵打仗,有的当市长(刺史)治理城市,还有的给皇帝当业余间谍,结果怎么着?这些兼了副业的音乐家几乎个个没好下场不说,还被欧阳修一笔给添到了耻辱柱上。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一个人的聪明才智只能体现在某一方面。宫廷音乐家们在艺术领域固然聪明绝顶,在政治、军事等领域的胸襟、眼界、阅历、气度却都比常人甚至还低能得多,勉强赶鸭子上架,结果自然好不了。何况在古代,别说大臣、贵族,就是皇帝自己,也没几个真的把音乐家当什么人才的,心里其实很看不起。唐宣宗有个宠爱的音乐家祝汉贞,亲热到可以随便开玩笑的地步,可有一天在闲聊中后者偶然谈到国家大事,皇上登时就变脸了:我养你们就为个乐子,这些事轮的着你们说三道四吗?看看,别说您这副业水准未必好到哪里,就算真的还有点水准,怕也是不着人待见呢。

当然也不是什么副业都不能做,有一种副业你音乐家去做,人家皇帝、大臣、文人墨客不但不反对,还会大力赞扬,那就是——烈士。也就是安禄山抢唐明皇宝座那会儿,不是有个音乐家雷海青当场罢演、以身殉国?不但没人说他不安分守己,不以本职工作为重,反倒有一大堆人包括大诗人王维给他树碑立传,歌功颂德呢。不过话说回来,烈士这项副业虽然做得,可又有几个音乐家真肯去做呢?

话说隋朝末年群雄割据,皇帝一下出了十多个,其中就有一个西秦国大皇帝薛举,连打了几个败仗,泄气之余,问他的大臣“自古皇帝投降有好下场吗”。结果两个大臣褚亮、郝瑗一个说降得,一个说降不得,弄得薛举大皇帝莫衷一是,最终稀里糊涂熬到驾崩。儿子薛仁果听信“缴枪不杀”的宣传投降唐朝,最终还是逃不了一死。

中国有句老话,叫“自古无不亡之国”,大帝国总有衰落、分崩离析的一天,皇帝也会从“只生一个好”突然变成“批发不讲价”,您就算是个村长,保不齐也有穿黄袍、过皇帝瘾的机会。当有人把黄袍子捧到您面前,向您渲染“要什么有什么”和“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的风光自在时,您可千万别想“刘邦不过是亭长,朱洪武才是个九夫长,老子比他家底厚实多了,他们行我凭啥不行”,脑袋一热就上去—皇帝这台阶,上去容易,下来可就难了。

皇位的争夺是天下最残酷、最你死我活的一件事,胜利者不消说,失败的就算投降,也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褚亮在劝薛举的时候,把“乐不思蜀”的刘阿斗当做“天子投降受宽大”的典型,他那待遇都算宽大,不宽大的您就想想吧:宋徽宗父子坐井观天算是好的;南燕皇帝慕容超被俘处死那算抗拒从严;可后秦皇帝姚泓、后后梁皇帝萧铣都是主动投降,却难逃一死;跟唐朝争天下的王世充,拿了李世民“坦白从宽”的保证投降,结果还是被唐朝想了个法子害死了。道理明摆着啊,你当过皇帝,这当皇帝可有瘾,皇帝自己最清楚,你今儿个打不过我,投降了,不当这皇帝了,敢明儿歇足了,瘾又犯了,咋办?

所以么,对待投降皇帝,历朝历代多半就是一个杀字,就算不杀,那也决计不能让你好过了,不是软禁就是监视居住,就算封个“违命侯”、“昏德公”之类,那也跟耍猴差不多。历史上也不是没有对投降皇帝宽大处理的,比如前秦国王苻坚,把投降和俘虏的几个皇帝都封了大官,有的还让带兵打仗,结果怎么着?他淝水一败,这些前皇帝的孝子贤孙一个个反攻倒算,把好端端一个前秦不几年就给弄散了黄。中国皇帝最讲究“以史为鉴”,有苻坚这前车之鉴,以后的降皇帝,日子就更难过了。

如果不称皇帝,只当没名分的土皇帝,那就不一样了:如果有本事削平群雄,把竞争者都打服了(像朱元璋),那么再当皇帝就稳稳当当;如果见势不妙,自己反正也不是皇帝,投降了往往能得到很好的安排。秦朝末年的陈婴起兵,听了母亲的劝只称将军。王莽时窦融起兵,掂量再三只称省长(州牧),最后都得到新朝皇帝的善待和重用,子孙显贵了几代。五胡十六国时有个前凉,存在了62年、传了9世,却始终自称晋朝大臣,不称皇帝,后来国家灭亡,当了俘虏的末代国君张天锡受到了前秦优待。淝水之战张天锡趁乱逃到东晋,居然还被恢复了以前当土皇帝时的爵位——西平公,他若是当初头脑发热,多迈上那么一步台阶,能有这样的便宜事?隋朝灭亡南陈,江南出现了许多土皇帝,比如汪文进、高智慧、沈玄侩、王国庆等,隋朝派大兵去镇压,却只许王国庆一家投降,其他都要坚决消灭,为什么?不就因为前三位都自称皇帝,而王国庆只做了“大都督”,没迈上那最后一层台阶吗?想清楚了,汉高祖、朱洪武自然风光,但您有没有人家的能耐和运气?要是没太大把握,还是悠着点儿吧!

我有个信佛的朋友,每次去寺庙烧香都要烧四炷,而不是通常的三炷,理由是“多烧一炷,好让菩萨觉得我特别,格外记得我”。大臣之拜皇帝,那份善祷善颂,怕是绝不亚于信徒之拜菩萨,他们当然也希望皇帝和自己的关系与众稍稍有那么点儿不同,好让自己得到格外多的关照和好处。

如果突然有那么一天,皇帝把您一个人叫到没人地儿,神神秘秘地跟您说,从今往后您可以不经过正常组织关系,而像地下工作者单线联系那样,直接给他递小报告,甚至这小报告的信纸、信封都是专利生产、限量发行的绝版,您可以用这小报告汇报一切您想汇报的事儿,比如您下属、同僚甚至顶头上司的种种可疑举动、不法行为,但这事儿您千万得保密,别让那些人给知道了。您乍听之下,会有怎样的反应?

您也许会想,太好了,这可是我露脸的时候了,皇上这是没拿我当外人啊,从今往后,我得多长几对耳朵、多生几双眼睛,把周围那几个倒霉鬼给盯牢了,你们哥儿几个不惹我还则罢了,要是跟我过不去,哼哼!

清朝雍正年间广东代理省长(署理巡抚)傅泰就是这么一位。他当这代理省长没半年,已经连着通过“地下单线联系”给雍正递了好几份小报告,最多时一天竟递过3份,把周围的几个同事,像军区司令(提督)王绍绪、法院院长(按察使)楼俨、副省长(布政使)王士俊等等,从工作缺点到作风问题,从疑似贪污到思想动态,揭发了个体无完肤。把这些都折腾差不多,这傅泰踏踏实实坐在办公室里等着皇上嘉奖、提升,结果怎么着?等了半个月,等来皇帝一张调令,把他的代理省长就地免职,回北京重新分配工作,不仅如此,在干部评价上写得明白,他“才能平庸,不适合担负广东省领导职务”,嘿嘿。

一个皇帝但凡到了喜欢搞单线联络、好听小报告的地步,他就绝不会只有一条单线,只听一面之词。对您而言,能看到的就是跟皇帝那一条线;可对皇帝而言,手里攥着的,却准是成百上千条线织成的一张网。您可千万要相信一个事实:首先,如果皇帝亲口告诉您,您是他心腹,但别跟其他人讲,那么这句话他一定跟不下三百个人讲过;其次,如果您对跟皇帝发展特殊关系兴趣浓厚,禁不起诱惑,那么您千万别指望您那二百九十九个同僚会比您觉悟高,会禁得起诱惑。您以为您是皇帝的耳目,正奉旨监视别人?您还是先扫一扫周围吧,保不齐有多少双同样的耳目正虎视眈眈地盯着您呢!知道傅泰怎么撤职的吗?他小报告里褒贬的那些同僚,每个人都接受了和他一模一样的“特殊任务”,而且打出的小报告比他更稳、更准、更狠,不撤他?不撤他撤谁?

明白了吧?在皇帝眼里,你们都是他的普通棋子儿,什么单线,什么特殊,都是逗您玩儿呢,千万别太当真,作出些扭曲人格、损人不利己的事儿来,小报告那玩意儿,可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易燃易爆物品。武则天时候有个能工巧匠叫做保家,原本替反政府武装徐敬业部研制过管制刀具,后来贪图富贵,跑到首都帮新皇帝武则天研制多功能意见箱。这意见箱设计巧妙,只能往里扔意见,不能往外掏,只有掌握特殊密码的人——武则天自个儿才能打开,这样谁也没法子在小报告上做手脚。结果他没想到,第一份投进这意见箱的,就是检举他替非法武装效劳的黑材料,于是他专利费没混着,反整了个满门抄斩。

千万听我一句,如果皇帝让您打小报告,您最应该的反应绝不是“我该多长双眼睛”,或“我该多生对耳朵”,而是“我该多长个心眼”:对皇帝,也对周围那无数对(双)耳朵和眼睛。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陶短房 编辑:蔡信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