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汉亡国之君极度荒淫 喜欢阉割能臣
2009年01月07日 10:02 书摘 】 【打印共有评论0

文章摘自《中国帝王后宫私生活之谜全纪录》

刘鋹(943~980年),五代时南汉国君。公元958~971年在位。南汉中宗刘晟之子。原名继兴。即位后,委国政与宦官龚澄枢和才人卢琼仙等。不信士人,欲用者先加阉割。生活荒淫,赋敛苛重。大宝十四年(971年),宋兵进迫,降宋,送至开封,被封为恩赦侯。

(南汉:五代时十国之一。曾称大越国。刘隐、刘岩兄弟所建。都广州番禺[今广东广州],称兴王府;盛时疆域有六十州,约为今广东、广西两省及云南的一部分。历五主,共六十七年。)

五代十国时,南汉国王刘晟吃丹药丧命。其子刘铱嗣位,刘铱即位之后,易名为刘鋹。

刘鋹性情昏懦,以卢琼仙、黄琼芝为侍中,参决政事。他非常信任宦官龚澄枢,国家大政皆由龚澄枢指示可否。最令人不解的是:凡群臣有才能的,或者读书的士子中了进士、状元,皆要先阉割了,然后进用。即便是和尚道士,刘鋹想与其谈禅论道,也要先阉割了再说。在刘鋹认为,百官们有家有室,有妻儿老小,肯定不能对皇上尽忠。有些趋炎附势的人,居然自己割了阳具,以求进用。于是南汉几乎成为阉人之国。时人称未受阉割之刑的人为门外人,而称已阉割者为门内人。

刘鋹重用宦官,事事都惟内宫之言是从。其时有个宦官陈延寿,原是个无赖之徒,后来因奸淫妇女被下了蚕室,便进宫内充当一名内侍。因他性情灵巧,善于趋承,慢慢获得了刘鋹的信任。陈延寿想邀取刘鋹的宠幸,便将女巫樊胡子举荐进宫内。樊胡子以送神请仙,画符咒水来骗钱谋生。她自称奉了玉皇大帝的使命,特来辅佐刘鋹削平四海统一天下。刘鋹半信半疑,樊胡子头戴远游冠,身穿紫霞裾,腰束锦裙,足登朱红履,打扮得不僧不俗,不男不女。接着做出玉皇大帝附身的样子,胡言乱语说刘鋹本是玉皇大帝的太子下凡,来扫平诸国,统一天下。且命樊胡子、卢琼仙、龚澄枢、陈延寿等降临人世,辅佐太子皇帝,这四个人皆是天上神圣,偶然不慎犯了什么过失,太子皇帝也不得加以惩治。刘鋹忙俯伏在地,诚惶诚恐地不住磕头。从此宫中都称刘鋹为太子皇帝。

刘鋹也自以为是玉皇大帝的太子降凡,因此有恃无恐,愈加暴虐起来。他制定了烧、煮、剥、剔、剑树、刀山等各种残酷的刑罚。臣民稍有过错,就用毒刑处治,因此搞得人人惊惧,甚至熟人在路上相遇,只能相互使眼色,而不敢多说一句话。

他在后苑内养了许多虎豹之类的猛兽,将罪犯的衣服剥去,驱入苑中,让他赤身与虎、豹、犀、象角斗。刘鋹领了后宫侍妾在楼上观看,每听到惨叫的声音,他就拍手大笑,以此为乐。

内侍监李托有两个养女,都生得如花如玉,选入宫中,长者封为贵妃,次者封为才人,刘鋹极为宠爱。他每夜与李氏姊妹饮酒歌舞,酒后以观看罪犯被猛兽撕咬为乐。刘鋹心情不好的时候,便将平日讨厌的大臣捉来,或是烧煮,或是剥剔,或上剑树,或上刀山。那些文武大臣整日栗栗危惧,见了刘鋹,好似见阎王一般。

刘鋹经常出外微行,有时带一二个内侍,有时独自一人至街市中乱闯。酒店、饭馆、花街柳巷,无处不到。倘若倒霉的百姓遇见了他,偶有一二句言语不谨慎,触犯了忌讳,或是得罪了他,顿时便命卫士捉进宫去,剥皮剔肠,斗虎抵象,活活地送了性命。当时南汉的百姓,偶然见到陌生人,便怀疑是皇帝来了,一齐张口结舌,连话也不敢多讲。

有一天刘鋹独自出宫,偶然走到一座古董店前,柜台里面坐着一个年轻女子,皮肤略带黑色,身体很肥腴,眉目之间现出妖艳的神态。刘鋹走上去搭讪。原来那女子是波斯人,刘鋹将女子弄进宫里。这波斯女丰艳善淫,曲尽房术,床笫之间有不可言传的妙处,把刘鋹弄得神魂颠倒,大加宠爱。因其黑而肥,赐号为“媚猪 ”。媚猪又选择宫中体态善淫的宫女九人,尽传她的房中术,随自己一同去服侍刘鋹。刘鋹一时大开淫心,将九人各个赐号:一个高大肥胖的,称作媚牛;一个瘦削双肩的,称作媚羊;一个双目盈盈如水的,称作媚狐;一个双乳高起如杨贵妃的,称作媚狗;一个香喘细细、娇啼婉转的,称作媚猫;一个额广面长的,称作媚驴;一个雪肤花貌,水肥玉骨的,称作媚兔;一个喜啸善援的,称作媚猿;一个声如龙吼的,称作媚狮。以媚猪为首,总称为十媚女。

刘鋹爱看男女交欢,他选择许多无赖青年,以及宫内的幼年宫女,命男女都脱去衣服,聚在一起,互相交欢。刘鋹与媚猪往来巡行,记其胜败,若男胜女,更加以赏赐;若女胜男,便说那男子是个废物,轻则阉割,重则烧煮剥剔喂虎豹。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