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半夜鸡叫》作者自编的歌曲:党是妈妈我是娃

2013年10月08日 09:10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高玉宝等

情注共和国功臣

南京军区联勤部无锡干休所所长 王广义

1997年6月,我从101医院副院长调任干休所所长。当时这个所基础比较薄弱,加上我曾因公受伤,断了18根肋骨,切除了脾脏,被评为二等伤残,我思想上有些顾虑。但到任不久发生的一件事,使我对老干部工作有了新的认识。老干部益以博弥留之际,用微弱的声音在我耳边说:“帮我把党费交了。”那一刻,我的心灵受到了极大震撼!

来到干休所后,看到老干部生活在脏乱差的营院,住着破旧漏的楼房,心里很不是滋味。我决定先从整治营房营院抓起。我发挥营房专业出身的特长,自己动手做规划、绘图纸,还和大家一起挑土抬石、整地铺路、栽花种草,经过一年半奋战,营院面貌焕然一新,被总部评为营房营院整治工作先进单位。多年来,我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早上6点到食堂帮厨,给老干部打饭舀汤,为的是能在第一时间看到老干部,谁没来吃饭,谁饭量有变化,谁情绪不好,我都注意留心观察,及时跟进做工作。一次,老干部岳民胜来吃饭,我发现他老咳嗽,声音嘶哑,就建议他去检查。他说没事,可能是咽喉炎犯了。过了两天,我发现岳老咳嗽加重,感觉不对劲,当即送他去医院,结果被诊断为咽喉癌。医生说:“幸亏发现及时,晚了就不好办了。”

我所位于无锡市郊,附近没有菜场和超市,生活不太方便。为此,我多方筹集资金,努力把老干部食堂建设好。根据老年人特点和口味,食堂每周供应90多种菜肴、40多种面点、7种豆制品,现在,90%以上的老干部都在食堂就餐,基本达到“吃饭不开伙、宴请不出所”。医疗保健是“两高期”老干部最迫切的需求。我一直在寻思着为老干部提供便捷高效的医疗服务。去年春节,一位在医院工作的战友来看我,闲聊时说起他研制了一个网络医疗服务系统。我听后,马上闪出一个念头:如果干休所用上这个系统,老干部看病就方便了。于是,我多次与他所在的医院联系,在干休所建起了“网络门诊”、“网络病房”和“前置药房”。现在,老干部足不出所就能享受到体系医院门诊治疗和专家会诊。

为使老干部充分享受改革开放成果,我们对营房营院实施了新一轮综合整治,完成了住房“平改坡”和墙面出新工程,整修了生活服务中心、医疗保健中心和文化活动中心,新建了室外健身场,对营区40多亩荒山坡进行了绿化美化。老干部自豪地说:“我们干休所,山上是公园、山坡是果园、山下是花园,是生活休养的好乐园!”

干休所所长既是服务员又是指挥员,只有打造一流的服务团队,才能提高服务水平。我提议干休所制定了《工作人员服务规范20条》,建立首问负责、分片包干、责任追究等制度,每季度评比“服务明星”,在工作人员队伍中形成了爱岗敬业、竭诚奉献的浓厚氛围。一次,有名工作人员向我反映,走在路上,总有老干部抓着喋喋不休聊上半天,影响工作。我听后想,老干部渴望与人交流倾诉,是一种心理需求,工作人员应该理解。为此,我提出“倾听就是服务,聊天也是工作”的理念,倡导大家“停下脚步听一听、主动上门聊一聊”。如今,每个工作人员都乐意当老干部的倾诉对象,老干部家里有事,都愿意找我们说,工休关系十分融洽。

为解决干休所干部家属就业难、子女上学难问题,我不怕丢面子、碰钉子,多次到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协调落实。现在,我们所干部家属都有一份好工作,子女都能上好学校,大家想的最多的是怎样建设好干休所,做的最多的是关心照顾好老干部。我们为老干部订家乡报、制作方便上下车的小踏板、设置常用电话缩位号码等做法,都是工作人员积极建言献策的结果。

我与老干部朝夕相处13年,彼此结下了深厚情谊。去年5月,我患肾结石住院,老干部知道后,纷纷买水果来看我。这些年,我两次荣立三等功,两次被军区评为先进老干部工作者,干休所也被评为全军和军区先进干休所。我深深感到,干休所所长岗位虽然平凡,但同样大有作为。我一定倍加珍惜荣誉、勤奋工作,让老干部生活得更美满、更幸福!

(本版稿件由张明刚、刘中路、本报记者 卜金宝整理)

[责任编辑:唐智诚] 标签:科学发展观 老干部工作 饮食保障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