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文革时广州一个连遭造反派围困 一动就被扫射

2013年04月14日 11:13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黄荣民

核心提示:因造反派占领了白云山机场,部队的一个连被困在白云山上,只要部队一有所动,造反派就乱枪扫射。由于按规定没带枪,一名战友被流弹打伤了背部,部队连夜派军车把他送到陆军总医院。


本文来源:《羊城晚报》2013年4月13日第B10版,作者:黄荣民,原题:《一个广州士兵的“文革”记忆》

羊城沧桑版2月2日刊登了《不光彩的历史,应反省的人性》一文,也触动了我藏于心底的零碎惨痛的记忆……

一九六七年,我们部队奉命进入广州执行“支左”任务,当时的任务是“保卫军区,不受革命群众的冲击”。

广州城处在一片恐怖声中,特别是两派武斗以及“打劳改犯”期间,每天下午四点,整个城商铺早早关上大门,街上行人已相当稀落,居民在家中搞联防,只要有所谓的“劳改犯”一出现就敲锣打鼓,全体出动去打“劳改犯”。

我们部队在沙河军体院驻守,经常是下午四点或凌晨执行任务。这天凌晨三点经过沙河大街,看到交通亭的灯柱上挂着一具尸体。当时下着雨,街灯又相当昏暗,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动乱环境到达了无法无天的境界,造反派连解放军的枪支都抢,我们部队就曾经被从华工方向冲过来的造反派抢了枪支。从此部队规定,不论执行什么任务都不能带枪,只能带一本小红书——《毛主席语录》代替。

因造反派占领了白云山机场,部队的一个连被困在白云山上,只要部队一有所动,造反派就乱枪扫射。由于按规定没带枪,一名战友被流弹打伤了背部,部队连夜派军车把他送到陆军总医院。三月二十日,一个连半夜执行任务,经过三元里泳场时,又遭到了造反派的袭击,造成了一个排包括排长在内的人员受伤,战友林进海不幸牺牲。

一九六八年的七月下旬,海珠广场的总工会大楼,与工人医院(现在的广医一院)的枪击战,也让我记忆犹新。当时一派在工人医院四楼,另一派在马路上,双方打得异常激烈。部队站在两派中间,手中高举语录本,高喊“要文斗不要武斗”。子弹从我们身边和头上飞过,躲在我们身旁及骑楼下的两个造反派被枪击中受伤,一个被打中手臂,一个被打中腹股沟,作为部队勤务兵的我,亲自帮他们包扎(那两位伤者如果还在世上,差不多快80岁了)。当时军委的命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现在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当时的确起到稳定局面的作用。因为这个原因,造反派不敢打我们,这次所有官兵奇迹般地没有一位受到伤害。

一九六八年八月下旬,我部驻在芳村的省粮食仓库。一天半夜造反派抢走了我们部队的枪支,部队首长与造反派作出多方调停都无效,部队只好包围了白鹤洞的二十二中(即现在的培英中学),包围了2天2夜,造反派却要放火烧楼。第二天下午,部队只能强行执行命令,造反派扔石子、砸砖块,先打伤了一个排的战友,后来更多的战友受伤,我当时冲上教学楼二楼时,整个课室都躺满了受伤的战友,有的头破血流,有的昏迷不醒,还有的被造反派从四楼推下楼受了重伤的。虽然此次任务受伤的人很多,但自始至终,部队始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以上是我对47年前经历的零碎回忆,那些不可忘记的历史教训,都值得我们铭记及反省。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文革 造反派 红宝书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