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云南建设兵团如劳改场 知青哀求解放军叔叔饶命

2012年03月21日 15:44
来源:凤凰网知青 作者:邓贤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更令人震惊的是:他看到女犯的队伍。那些十七八岁的女知青,被凶神恶煞的民兵押往采石工地干重活儿。他不明白,这里的空气为什么浸透了一股血腥味儿,这个建设兵团为什么更像一个巨大的劳改农场?新华社分社记者的心不寒而栗。与其说他被眼前这幅反常的和非人道的残暴图景所震撼,不如说他为更多知识青年的命运忧心如焚。知识青年响应号召到农村和边疆去,他们难道就是为了接受这样的再教育么?

他想到儿子晓军。晓军如果不是开后门当兵而是当知青,他是不是也会遭遇相同的命运呢?如果这些知青的父母亲眼目睹眼前这一幕现实,他们会作何感想?或者说他们还会拥护上山下乡,高高兴兴把子女送到农村、边疆吗?

不论一九七三年六月的新华社分社记者对眼前这场意义深远的再教育运动如何感到迷惘和不理解,但是他还是以一个新闻记者前所未有的勇气和责任感捍卫这场运动,并同一切破坏运动的现象和行为进行斗争。黎明立即着手对十八团知青问题进行深入调查。他顶住一连串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和干扰,深入知青连队,调查了上百名男女知青和干部群众,并从“五一三反革命暴动事件”入手,掌握了大量有关知青案件的第一手材料。

在十八团,知青问题已经不仅仅是再教育问题,这里部分人公开把知识青年当做专政对象,任意吊打,侮辱乃至奸淫。团里一位领导公然声称:你们来边疆干什么?就是来接受改造,就是“二劳改”……桩桩事件触目惊心,声声控诉催人泪下。推而广之,在兵团各师、团乃至全省全国,又有多少这样一手遮天的地区和单位,有多少饱受摧残迫害蒙受不白之冤的男女知识青年?

从某种意义上说,新闻记者黎明伸张正义的决心也许不仅仅出自路线觉悟和正义感,他毕竟上过大学,有文化,属于知识分子范畴。他对知识青年的处境抱有强烈的同情心,正是这种感情促使他甘愿为民请命并把自身同整个知识分子阶层的共同命运联系起来。厚厚一叠稿纸铺开在桌子上,那支书写流畅的金笔仿佛奔到终点的运动员终于无声无息歪倒在一旁,他花了整整两天时间写完这份内参材料,但是轮到他在“记者栏”签名时,他却犹豫起来。

因为他不仅仅是在弹劾一批滥用职权为非作歹的党政官员,更重要的是,这份由他起草的内参材料一旦呈送最高层,他就将面对中国风云变幻和错综复杂的政治斗争大格局。愿望无足轻重,行为和效果决定一切。你明明伸张正义,维护人民利益,但是你完全可能因此被戴上一顶“诬蔑大好形势”,“破坏上山下乡路线”的大帽子,并且永世不得翻身。为民请命,粉身碎骨。一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感油然而生,猛烈叩击记者胸扉。在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你面对敌人冲锋,死而无憾。

但是在腥风血雨的“文化大革命”,你却不知道致命的子弹和暗箭来自何方。你不知道你伸张正义的下场是什么,这便是作为战士和一切正直的人们的最大悲哀。时间一分分流逝,黑暗渐渐消退,一缕曙色透进窗帘。远处响起一阵断断续续的起床号,兵团的早晨苏醒了。黎明推开窗户。一股饱含泥土和森林气息的暗绿色氧气迎面扑来,它好像一片涨满生命之帆的潮水涌入屋子,吸入人的肺腑,撞击人的心脏,然后将隔夜的混浊空气和疲劳驱逐干净。

黎明精神为之一振。暗夜正在消退,太阳即将升起,一抹朝霞将天际映得通红。山坡下面的胶林深处有了许多游动的电石灯光,那些灯光很快从四面八方汇聚在小路上,宛如一群群迟归的萤火虫。他认出这是一队挑着胶桶的女知青。她们每天凌晨两点就进了胶林,当人们还在梦中酣睡时,她们却在成千次地挥动胶刀,将洁白的胶汁和劳动的汗水一起奉献给社会。

多好的年轻后生,多好的知识青年!他注视女知青的身影默默地想。问题在于,这些知识青年的利益正在受到严重损害。他们不是受人尊敬的劳动者,而是被一些人当做了“二劳改”!毛泽东同志曾经说过:青年人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青年是民族的未来。从本质上讲,对待青年的态度就是对待民族百年大业和根本利益的态度。

作为一个延安时代的老共产党员,一个人民的新闻工作者,他有什么理由不起来捍卫人民利益而患得患失心有余悸呢?黎明深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早晨,多么美好,但是阳光下依然有罪恶的幽灵游荡。他感到一种久违的临战前的亢奋渐渐充溢胸间。

他,记者,一个小人物,不论内参材料后果如何,也不管他和他的家庭将因此再下几次地狱,他宁愿冒一万次命运的风险也决不当一回人民的罪人。他决心为维护真理而战!他长长吁出一口气,转身回到桌子跟前,提起笔来。“敬爱的毛主席、党中央……”……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新华社 云南建设兵团 知青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