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忆文革著名冤案“强奸女知青案”始末

2011年10月13日 14:58
来源:光明网 作者:凡子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核心提示:在那个火热的年代,一个上海女知青真心爱上了一个农村小伙子,却被一伙想在“保卫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中邀功请赏的当权人利用。他们不顾事实真相,将农村小伙子打成了“强奸霸占女知青”的罪犯,想以此捞取政治资本。一时间,此案成为轰动安徽省的大要案。

上山下乡运动中欢送下乡知青 资料图

本文摘自光明网 作者:凡子(系当事人) 原题为:忘不掉那段情——一位上海女知青的自述

1974年,安徽省五河县发生一起轰动一时的“强奸上海女知青案”。“受害人”便是我,而“罪犯”则是我深爱着的一名农村小伙子。

我们真诚地相爱了

1969年初秋,刚满18岁的我就离开繁华的大上海,来到安徽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成为五河县东集大队集体户的一名新社员。

不久,一个小伙子引起我的格外注意。他就是我后来的恋人,生产队会计柳谷光。

谷光当年20岁,生得白白净净,一副文弱书生相。一头略显稀疏的头发,梳成规规矩矩的“三七开”,脸上总是带着苦丧的神色,好像有想不完的心事。

谷光那时候正为一桩婚事而苦恼,他有一个童养媳叫小芬儿,与他同岁,是母亲为他抱养的。谷光从小就把她当成亲妹妹,她也一直把谷光当成亲哥哥。当谷光渐渐长大成人,小芬儿也出落成一个漂亮的姑娘,父母便开始议论他们的婚事。小芬儿对谷光一往情深,谷光却无法接受这桩婚事,为了逃避,他发愤读书,以图学业有成远走高飞。1965年,他初中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县城的高中,可是,还没来得及为自己庆幸,便被一场文革风暴打回东集,成了一名“回乡知青”。谷光回乡当了生产队会计,父母便把他和小芬儿“圆房”的事提到了日程。谷光坚决拒绝这桩封建式的婚事,同父母当面争吵过,背后哭求过,婚事暂时拖了下来,可是“圆房”的阴影一直困扰着他,使他常年累月地陷在苦闷中。

开始我当然不知道这些,只感到这个小会计有点古怪。出于好奇,我便想接近他,后来,我被指派担任生产队记工员。因为会计与记工员的工作关系,我们的接触多了,我和他一起学打算盘,一起算工分账。一天晚上,谷光终于忍不住向我倾诉了自己心头的痛苦。他说得很伤心,我也陪他落了泪。

冬去春回,转眼三年过去。知青们一个接一个飞回上海,乡亲们认定我早晚也会飞走,便渐渐对我冷落了,谷光一家却对我更加关照。

1974年夏,是一个多雨的夏天。东集全村人都为烧柴发愁。那天中午,天下着大雨,我正为没有干柴做饭急得落泪,谷光抱着一捆干柴来了。我们一起烧火做饭,吃了一顿我感到最香最甜的美餐。不久后的又一个风雨交加之夜,我患了重感冒,高烧39度,躺在床上,我只想哭。正在外面风雨大作时,谷光淋着雨来查看集体户的房子,一见我卧病在床,他二话没说,转身就向公社卫生院跑去。这天夜里,谷光坐在我床前喂水喂药,陪我度过一个风雨之夜。从此以后,一种美妙的感觉开始在我心里萌生。

春节到了,我第五次请假回到上海过节。这时我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爱上了谷光,而且爱得很深,已经难以同他分开。这年春节,我只在家住了10天,就匆匆返回东集,回到谷光身边。小别重逢的那天晚上,我们倾吐了心中的恋情。

我们秘密热恋了两个多月,便被小芬儿无意中撞破了。我绝没想到这个农村姑娘,竟然出奇地宽容和通情达理。她主动解除了同谷光的婚约,我和谷光的关系从此在村里公开,我也开始改口称谷光的父母为“爸爸、妈妈”,叫小芬儿为“妹妹”。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强奸 五·七 人保组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