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文革批斗理由:画鸡望迎春花就是仇视社会主义

2013年04月06日 10:51
来源:周末 作者:韦顺

核心提示:南京艺术学院教授陈大羽的一幅国画《迎春图》——雄鸡抖毛翘尾望着迎春花。“四人帮”说:“迎春花代表社会主义,雄鸡两眼瞪着迎春花,就是仇视社会主义。”

本文摘自:《周末》2013年1月10日第22版,作者:韦顺,原题为:《“大公鸡”事件》

1974年,我时任新华社特派记者。彭冲同志也刚被解放出来,出任江苏省委一把手。

非常时期,到处是大批判、大辩论,彭书记忙乱异常。在全国掀起批判一本“反党反社会主义大毒草”的画册中,就有南京艺术学院教授陈大羽的一幅国画《迎春图》——雄鸡抖毛翘尾望着迎春花。“四人帮”说:“迎春花代表社会主义,雄鸡两眼瞪着迎春花,就是仇视社会主义。”

一天,彭书记的秘书告诉我,学院要召开批判大会,书记要我一起去听听。

批判大会结束后,彭书记把学院党委书记找到一旁碰碰情况。学院书记见是单独向省委领导汇报,就说了心里话,大意是:陈大羽同志平时政治表现没问题,这回没想到因为这幅画闹出了乱子……怎么说呢,彭书记,你看今天批判得怎么样,以后还批吗?

听完汇报,彭书记说:“今天的批判会开得不错,大家的情绪很高很热烈嘛。不过,人在工作中,总会有这个错那个错,说错话,办错事,都是难免的。我们看人,不能只从一时一事去看,要从一贯的表现看。陈大羽,我过去接触得不多,不大了解,你们一级党委这么介绍这么认为了,是可信的。我觉得今天批判批判他,是为了帮助他,而不是要把人往死里整,至于以后这种会还要不要开,你们党委完全可以自己决定(大意)。”这看似不像表态,实际上是表了态的。

回去的路上,彭书记轻声对我说:“你看,批陈的大会是不是就到此为止?你如果没有意见,我想托你晚上去看一下陈,防止他觉得自己没错,一时想不通做出什么意外的事情来,那就不仅毁了一位学者,也会牵出更大的麻烦。”

在当时的情况下,一位刚被解放的省委书记,在一位“臭老九”正遇到灭顶之灾的关键时刻,想着派人去打个招呼,安慰一下。这对当事人来说是雪中送炭,而对自己来说,却是冒着生死荣辱的风险。

当天晚饭后,我去拜访了陈教授,自报家门:“我是新华社记者,彭书记叫我来看看你。”

听到这句话,陈教授似乎明白了我的来意,紧张的神色转成了微笑的表情。他请我坐下,转身去拿茶具,以他福建家乡隆重礼客的功夫茶待我。

我们一口一口慢慢品着茶,感到很亲切。当时,外面的形势虽然是“黑云压城城欲摧”,室内的气氛却是轻松的。

聊天中,我把彭书记要陈教授宽心、安心的话,既隐约又肯定地转述了。他不停地点头,也轻声地说些心里话:“作为共产党员,只要心底无私,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受点屈、吃点苦没啥,我谢谢领导,谢谢。”

几壶茶过后,陈教授带着感激和兴奋的心情要为我作幅画。我惊喜地表示感谢。他问:“你喜欢什么?”我脱口而出“大公鸡”。他一愣,以为我开玩笑,正在批判的画,怎么能画呢?我又重复了一遍:“我只要大公鸡!”这时候,他忽地昂然一笑:“你真敢要,我就敢画!”于是他收拾茶具,磨墨展纸,兴冲冲似乎忘了白天挨批的事了。

一会儿,一只昂首凝目、挺胸翘尾的雄鸡,就单爪立于迎风怒放的绿梅丛中的巨石上。

画毕,陈教授郑重地揿章题赠,把画交到我手里。 (本文由南京党史办独家提供)

[责任编辑:唐智诚] 标签:大公鸡 社会主义 四人帮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