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女知青为助男友回城 委身于大队“革委会”主任

2012年07月13日 08:56
来源:当代人 作者:张世旺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因为,你出身不好,家里困难拿不出钱给他送礼,而你母亲又急需你招工回城好挣钱为她治病,可你……看到你那痛苦绝望的样子,我的心就像刀扎一般地难受,我多么想帮你一把啊,可我一个弱女子……最后,我只好用我的身体……

本文摘自《当代人》2005年第12期,作者:张世旺,原题:机遇

这是一个朋友跟我说的一件往事。这件往事虽然过去了三十多年,但朋友现在说起这件事来,依然显得很激动,甚至还带着一种深深的自责和内疚。

那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去湘西一个叫做牯牛寨的村子插队,同我一起来这个村子插队的,还有另外的十七个知青,但在后来招工时,我分配的单位最好。为什么?因为我遇到了一个“机遇”。

那是来这里一年后。由于大家吃不了这里的那份苦,守不住那份寂寞,都一门心思想重新回到城里去。这时,招工也开始了。但名额不多,每次一个,或者两个。

接着便有人离开这里了。当然竞争是很激烈的,甚至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

最后,这里只剩下了八个知青(当然,还有新的知青在一批接一批地来)。我慌了。接着,我便给家里写信,要求给我寄点乡下人比较稀罕的东西,我也像前面走的那些人一样,去大队干部家里走动走动。

但父亲的回信让我从头凉到脚:家里拿不出钱给我买东西送礼,而且,最近母亲得了重病,由于没钱现在躺在家里无法医治。

我绝望了(我绝望不仅是因为母亲病重无钱医治,也不是因为无钱给大队干部送礼,而是因为,我出身不好,在当时,如果出身不好,又没有钱给大队干部送礼,要想招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就在这时,就在我心灰意懒对招工不存任何幻想时,那个“机遇”降临了,或者让我无意中碰上了。可是,刚开始的时候,当那个“机遇”让我无意中碰到时,我大脑的第一反应是想杀人,想大哭一场。接下来,我就在心里冷笑了,同时,在我心里还起了一种“你不仁,我不义”报复的恨意。

接着,我便开始实施我的报复计划和心里的另一个打算。那天晚上,草草吃过一点晚饭,我便去了一个地方,隐在那栋房子前面一个较为隐蔽的角落里。这里,我曾来过多次,但今天晚上,我不能进到那屋子里去,我在等待另一个人的到来,就像一个猎手在等待他目标中的猎物。

大约过了一顿饭的时间,那个人走来了。他先在门外四下看看,然后推开那扇为等他而虚掩着的门,走了进去。跟着,屋内的灯光熄灭了。

我一阵激动。但我明白,我不能马上就行动,我必须在原地再待一会儿,然后再去踢门。

第二天,那人,那个平日见了我总是冷着一副脸孔的大队“革委会”主任,把我叫到一个僻静的地方,跟我谈了一席话。三个月后,我就招工走了,而且在当时来讲是一个很不错的单位。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女知青 男友 回城 委身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