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知青回忆:农村揪黑帮行动掺杂宗族矛盾

2011年08月19日 09:43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谭全民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核心提示:村里还揪出了几个“黑帮”分子,大约有五、六个人,都是二十多岁的年青人。因为在出身上找不出麻烦,就定为“黑帮”。我们知靑很明白:我们不能参与这夹杂着宗族矛盾的斗争,这与我们无关,我们并不想在这里待一辈子。

下乡时的谭全民(供图:作者)

凤凰网历史专稿,作者:谭全民

80后、90后的青年们,当你们在网络上说起“溅溅”语、打着酱油作俯臥撑时,请你们在我这篇回忆中了解一下我们那个年代的流行语和状况。你们的时代才刚刚在我们的时代走出不久,了解我们会成熟你们。

在我上山下乡三年多离开插队的农村被招工回城时,县知青办给我的评语中有这样一句话:“阶级敌人恨,贫下中农爱。”没听过吧。在那个荒诞疯狂带着原始偏执的时代,每个人就是角斗场上的角斗士,你被迫把朋友当成敌人,必须去杀你本不想杀的人。那是一个制造敌人,以迫害作为革命实践,以精神疯狂作为社会时尚的年代。因此在我写这篇回顾文章时,我原谅了所有伤害过我的人,(我压根儿就不是他们的敌人)也请被我伤害过的人宽恕。(他们从来就不是我的敌人)文章写的是过去,那是一个身不由己的时代。无论文中触动了谁的不快,至今你们都是我的爱。愿你们海涵天盖。四十年让我明白了一个最简单的道理:我们要相依相偎的活下去,不要对立不要仇恨。不要!

无知的我们走向未知

1968年12月28日,我背着行李,忍住鼻子和心的酸楚,头也不回的走出西安市安居巷26号那扇破木门。我知道妈妈在后面,她一定是一脸的惊恐,不知儿子此去福兮祸兮。我知道爸爸在后面,他一脸的苍桑,不知该给儿子再说些什么。我只能义无反顾地走,无法选择。哥哥用到处搜集来的木板给我钉了一个箱子,表面太难看,用纸糊了一层。但很结实。他去送我,他同样不知我去何方。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动员早就开始了。政府发动那些於己无关的街道老太太、小学生和教师们敲锣打鼓地上家里动员。我不想去,就整天在外面躲避动员。敲锣打鼓的人到家里总是扑空。和我想法一样的人好多。可是不久毛主席“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的指示发表了。一锤定音。那个时代毛泽东的话是一句顶一万句的绝对权威。我的命运从此奔向淳化,我二十岁的生命里压根就没听过这个名子,那是个矿石收音机时代。我要去的是什么鬼地方?

寒风凛冽,一长串拉着知青的大卡车从欢送的人群中驶过。马路上有人给车上扔宣传画。送行的人群抽泣着。一脸茫然的我们旣哭不出来也笑不出来。只是任由汽车拉着麻木地穿过大街。车一出城,开始飞也似地奔驰,风速加上车速,我和同学们都系紧了棉帽的带子袖着手。车上无人说话。过了咸阳桥,飞越周陵,闪过繁华的三原大镇,到广阔的泾三平塬。我们抬头看见了远处的绰约山峦。我心不由一阵紧缩。我暗暗祈祷,万万不可进山。万万不可去那穷山恶水魂飞苦的地方。

[责任编辑:官君策] 标签:下乡 知青 陕西 宗族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