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赵括在中国:最好的上将营长史迪威全部真相
2010年04月12日 10:10 凤凰网历史 】 【打印共有评论0

蒙巴顿与史迪威

陈尧圣/文

珍珠港事件发生后,英、美与我共同对日作战,成立中国战区,先“总统”蒋公为最高统帅,美国推荐史迪威(General Joseph Stilwell)为参谋长,兼战区司令。史氏为人飞扬浮躁,刚愎自用,蒋公数度要求更换,最后于一九四四年十月方正式解除职务。一九四三年,英国成立东南亚战区,鲁易士·蒙巴顿(Louis Mountbatten)任最高统帅,美国即以史迪威为副统帅,真是无独有偶,两人关系,最初尚佳,不久即起冲突,最后蒙巴顿和蒋公一样,要求美国,将史氏撤职。

一九四二年四月,日军将英军赶出缅甸,英军多是印度人,本来装备欠佳,训练不严,作战时缺乏情报,更不善于在丛林中打仗,大军只能沿着道路进退,往往被日军分段截击,虽有皇家空军,飞机不多,难以配合协助,在缅境中国远征军部队,亦无力帮忙。加之缅甸人冷冰冰的,且有敌意,在此情况下,自无力抵抗日军,幸而撤退时,指挥尚佳,尚未全部溃散。

当时日军原可长驱直入,进攻印度,但考虑到交通线太长,物资已告缺乏,补给困难而中止,英军方有透气机会。远东战区司令魏菲尔(Wevell)即拟重新整编部队,加强严格训练,建立一支战斗力强大新武力,将来可反攻缅甸,只是士兵素质差,新式武器缺乏,同时也要顾及印度本身的需要和安全,此项计划,进展甚缓。英军曾在缅甸A rakan半岛作有限度反攻,不幸失败,比较满意的是温格特(Orde Wingate)少将领导的Long Range·Penetration Group在缅甸敌后的破坏工作。

一九四三年五月,英国三军参谋总长,检讨远东战局,认为有成立新战区,由年富力强,具作战经验者来指挥之必要,此建议获得魏菲尔及印度区司令奥钦尼克(Anchinlock)之赞同,主张最力者是印度大臣艾末雷(Leo Amery),于五月卅一日向邱吉尔首相提出,为后者接受,在魁北克(Quebec)会议中正式讨论,罗斯福总统深表同意,遂成定案,即开始甄选适当最高统帅人选,有好几位阶级较高陆军将领均被提出考虑,有的已在艾森豪威尔部下任职,艾氏不肯放走,有的邱吉尔反对,有的阿特里和艾登不赞成,最后邱吉尔决定属意于蒙巴顿,罗斯福和艾森豪威尔都同意。但亦引起若干英国将领不满,而有微词。

东南亚战区包括缅甸、锡兰、泰国、马来亚、苏门答腊,除去锡兰和一小部分靠近中国的缅甸外,其余均已被日军占领。蒙巴顿为最高统帅,美国以史迪威为副统帅,原因是要保持中国战区的重要性,英、美两国对于东南亚作战目的与方式意见分歧,英国目的要先收复缅甸,作为南下进取马来西亚、新加坡甚至印尼的跳板,美国认为应首先积极支援中国,将来可从中国打败日本。其重点在中国——印度——缅甸;阿萨姆(Assam)及缅甸北部是物资空运接济中国基地,将来更可改用公路。因此,东南亚战区的行动只限于清除缅甸北部的日本军队,以便改善通中国的交通,美国的军援物资,就不能消耗在追寻帝国主义旧梦冒险而且浪费的企图上。

在早期蒙巴顿心目中,史迪威是一个意志坚强、勇敢有为的作战司令。只是胸襟狭窄,脾气太坏,没有行政经验,对于整个世界,深深厌恶,以为别人都反对他,故必须不计手段来报复,讲话刻薄伤人,乃有Vinegar Jo 的绰号,受他政治顾问戴维斯(John Paton Davies)影响甚深,听他的话,后者告诉史迪威,大英帝国全凭经济榨取、政治压迫、武力统治海外殖民地而起家,史氏应付英国人,就以此立场为基础。马歇尔(George Marshall)从华盛顿一再告诫他,不要过分猖狂,千万要与人合作。韩代(General Thomas Handy)也劝他说即使他不肯和人一同唱英国国歌,至少也应当站起来。史迪威责骂中国,不亚于英国,他说:“中国政府是盖世太保(特务)把持的一党政府,操纵在一个昏庸无知人手中。”总而言之,史迪威讨厌美国人以外所有种族的人。

蒙巴顿也知道任用史迪威为副手会有麻烦,首先他不肯归东南亚战区陆军总司令杰发尔特(Giffard)指挥,结果改隶于史林(Slim)中将。他对人说:“我情愿听命于一个伍长,只要他肯让我去打仗。”这种行为和言论,以后很多,马歇尔向蒙巴顿表示歉意,说史氏不过是为了要把事情做好,不肯耽搁。缺少些保守性和忍耐心,可是在紧急时,很有办法,能作能为。

蒙巴顿十月六日到达新德里,觉得应该到重庆,向蒋公和夫人致敬,同时,他必须与史迪威建立良好关系,如果在重庆和他见面,也许比较适宜,可能这一次也是最末一次见面,因为宋子文在新德里已告诉他,蒋公对史已无信心,假如史来做副统帅,后果不堪设想。十月十二日,蒙氏收到邱吉尔来电,说史氏在华盛顿声望颇低,可能蒋委员长的意见会使史去职。

十月十六日,蒙巴顿前往重庆,启程前接获情报,日本飞机在追寻蒙氏座机,因此临时延迟到天黑才起飞,晚到了五小时,害得不少中国将领在机场等侯。他深觉不安,在日记中写:“这件并非故意失礼的事情,使我非常沮丧。”他的中文翻译陶百胜(Doboson)中校向他保证这是很好的开始,对他有面子,蒋委员长也不会怪他的。

当晚饭后回到住所,蒙巴顿打算看些文件,灯光不够亮,字看不清楚,就叫陶百胜把台灯上面瓷制贵重灯罩取下来,陶束手不肯,神色惶恐地说:千万不能取下,否则主人一定会觉得招待不周而失礼。他在日记上记着:“这晚只能在半黑暗中度过。但内心却感到十分有礼貌。”十月十七日中午十二时半,宋子文对蒙巴顿说史迪威一定会调职,可是几小时后,情势变了。史已与蒋公和解,保持原职。当天下午他看到史迪威,问他是否愿意继续下去,史回答要的,他就答应帮忙。托美国海军上将索末维尔(Somervell)转告蒋公说:将来反攻开始,如果中国军队,不是史迪威而由另一个人来指挥,他(蒙氏)会感到非常失望的,结果史氏并未调动,蒙深感欣慰,告诉邱吉尔说:“我很高兴史迪威并未在我到达重庆后立刻被撤职,否则此地的美军一定会批评说是我的原故。”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吴相湘 编辑:石立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