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赵括在中国:最好的上将营长史迪威全部真相
2010年04月12日 10:10 凤凰网历史 】 【打印共有评论0

中美关系论文集

梁曾先后撰刊有关中美战时战后关系变化的经纬于《传记文学》或《联合报》、《中国时报》。一九八二年十一月,将其汇辑成《中美关系论文集》一册。梁于《自序》有云:

“余重抚旧作,弥增新慨,中国何幸得富强盖世如北美合众国者为盟友,率赖其力,完成抗日救国之盛业;中国又何不幸,遇一二见事不明、为德不卒之北美执政,于我比肩杀敌喘息方定之际,即背弃装备吾国部队之诺言,变更输运吾国复员之原议,甚至以物资之给予,为干涉内政之迫胁,使我国家不数年间重沦于斗争板荡之域。谁实为之?孰令致之?吾书至此,真欲掷笔三叹,愤恨难平也。

“中美之交,以开罗会议为分水岭,此世人所共知也。开罗会议之后,有德黑兰、魁北克、雅尔达诸会议,中国为四大战区统帅之一,乃不得在此诸会议中,位一席,出一筹,已属万分可诧;而雅尔达会议时中国之土地与权益,忽被列为几上之俎肉,供列强宰割之对象,而中国尚茫然无所知;操刀宰割之人,不为敌人,而为战伴之苏俄,同意宰割迫我接受之人,不属于泛泛之朋友,而竟属于平昔所最敬爱之美国。嗟乎,天下不测不平之事,所在多有,而世情幻变,震骇怪异,至于此极,则为历史之所创见。

“马歇尔之来华也,啣专使之名,而未尝以其任务咨商于我政府与外交部,殊为失礼,蒋公于得到使馆报告消息之后,尚以‘马歇尔到此何事’一再询问于魏德迈,是为我政府未接美国正式咨商之明证。美国对于国交,素重礼节,何以于此独付阙如,杜鲁门心目中未尝有中国之地位可知,杜在谈话中每对人言‘中国只是地理之名词,无近代国家之地位’。当时美国执政轻蔑我国,有如此者,宁不可慨!

“尤可异者:杜鲁门于联合政府不受美国选民欢迎之时,忽告新闻记者,伊平生最厌共产党。记者问:然则何以要中国国共合组联合政府?杜答:我不会命马歇尔作如此建议,马歇尔亦断不会作如此建议。记者返问马歇尔于国务院,马含糊答复谓:‘中共现已称兵作乱,国共应否建立联合政府乃蒋委员长之事,无可奉告’而罢。夫中国必须改建国共联合政府美国始肯援华,乃马歇尔在华时,艾契逊与范宣德所议定之政策,经杜鲁门之批准,今尚载于美国之外交文书中,而杜鲁门竟否认之,马歇尔亦讳言之。美国对华政策价值如何,美国总统外交言论价值又如何。吾愿国人深思之。”

是书内容论文十七篇:①中美关系起落之分水岭。②雅尔达秘密协定始末。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之签订与其影响。④赫尔利调停国共之经过。⑤马歇尔使华。⑥抗战胜利后的中美关系(一九四五至一九四九)。⑦美国对华白皮书之经纬与反应。⑧白皮书上面的几点辨正。⑨韩战爆发之谜与中共参加韩战之秘密。⑩韩战期间之中美关系。韩战期中我国国际地位之震撼。美亚报告之分析与补充。美亚文件进一步检讨。中国东北宜为“日俄缓冲国”之谬议。卡特“中国牌”政策之历史背景。台湾关系法“人权”条款议订之经过。关于美国台湾关系法案。

其中《马歇尔奉使来华》文中(“论文集”第124页)正文末三行及注是梁当年亲往密苏里州杜鲁门图书馆中阅及。又“论文集”第142页及第143页正文与注引用陈立夫著《我与马歇尔将军》(未刊印)两项资料,比较珍罕。梁自言:“马氏当时所持之对华政策,为美国利害言,真不愿削弱已受多年培植之国民政府,而支持绝无亲美可能之毛政权。伊其时手握远东政策之大权,不能以奉命行事之平常特使相比,拙文只欲就此点立论,以证美国秉政之无人,并非为蒋申辩——此次拙文中已露出蒋公失策之处,明眼人自亦知之——此将于此后各章节中阐明之。”

“论文集”中有《卡特“中国牌”政策之历史背景》,原刊于一九七九年三月号之《传记文学》第三十四卷第三期。一九七九年六月二十九日,美国总统卡特伉俪忽寄函向梁道贺其八十七寿辰。梁深感“奇突。真不知贱名草莽,乃至贱辰,竟均已揽入白宫注意范围,使人憬然”。但梁仍于七月四日复信致谢:“接奉惠书,猥以八七贱辰,辱承笺祝,曷胜荣幸。内子蕴椒连同本人以及阖家,佥愿假此机缘,对公伉俪垂念加礼之情意,倾诚申感,尤其在大旂归装初卸,甫越太平洋之后,即赐此笺,尤致铭篆也。政辉在望,敬颂昌胜。”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吴相湘 编辑:石立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