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科:我的知青岁月(21-30)
2009年05月12日 18:19凤凰网 】 【打印已有评论0

(21)

1976年,对于所有的中国人来说都是不平静的一年。

9月9日,毛主席逝世,举国上下沉浸在极度的悲痛之中;10月6日,祸国殃民的"四人帮"倒台了,全国上下一片欢腾。

结束了"四人帮"专制政治的时代,就预示了民主、科学、进步时代的到来。知青们都在设想--政治局势的演变是否将会给我们带来命运的变化?这一时期,小平同志重新主持中央的领导工作,将会给中国未来实现四个现代化带来怎样的影响?知青们对于自己未来的命运,寄予了更多的企盼。

毛主席逝世以后,中央有关知青的政策有所松动,由过去坚持知青上山下乡的铁板政策,改变为可以病退、考学、返城、接班、参军等多种渠道并举的过渡性返城政策,使我们看到了希望和美好的未来。

但是,能够上大学和参军的知青毕竟是少数,大多数的知青还是要坚守现实的工作岗位,我们只能在心里默默期待着返城那一天的到来。

这一时期,直属连基建排经常下连队施工,每天都是4时上班,晚上8时下班,每天要工作16个小时以上,而知青每天还是1.255元的低廉收入。我们付出的劳动与收入严重失调,难以数计的剩余价值被"蒸发",知青们仍旧过着十分贫寒的生活。

金秋时节,我们去39连援建知青宿舍,并且限期20天完成全部的土建、墙体砌筑及后期的内部抹灰和简单的装修。这对于仅有30人、没有任何机械设备的基建排来说实在是一块硬骨头。

由于39连是新建连队,基础建设十分落后,我们就挤住在不足30平米的宿舍里,且由于是新砌的炕,十分潮湿,我只睡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怎么也起不了床,双腿已不听使唤,好像已不属于我自己。后经连队的赤脚医生诊治,是因为潮湿所致,使得双腿的膝关节行动受限。不得已,我只能扶着墙从卫生所挪回宿舍。

2天后,我的腿可以走路了。我算是真实地体会了一次失去双腿功能的感觉。

39连比邻张广才岭的南隅,是一处清静的世外桃源 。

每当我站在脚手架上时,可以远眺孤山绿野,一派郁郁葱葱,极富诗情画意。待到晚上下班后,一片晚霞映红了半边天。此时此景,让我想起了故乡的松花江……在那碧波荡漾的江面上,金波粼粼,片片扁舟在晚霞的辉映下镀上一层金色的霞光,让人感到几许温馨,几多罗曼蒂克情怀。

每天的施工进度很紧张,我们总是感觉很疲惫的。不过,我的职业技能已经炉火纯青了,可以熟练地砌砖,抹灰,且身上不会沾上一点水泥。我还带了2个徒弟,一个是吴淑英--一个大大咧咧的北京女知青;另一个是王薇云--十分热情但缺少灵性的上海女知青。我们的师徒关系非常简单,就是我比她们多干些活罢了。

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话还真的有些道理的。我们师徒三人每天工作下来,我的衣服总是干干净净的,而那2位徒弟的身上却是撒满了水泥灰浆,甚至有些狼狈至极的味道。

那些极度劳累但颇富情趣的经历,永远地留在了我的记忆中。

我时常会反思上山下乡运动的发展与演变,并不是一个孤立的历史过程,接踵而至的政治运动,以及经济建设中的一再失误,无不给社会的发展带来直接或间接的影响。

知青运动又是一面镜子,不仅映射出知青们蹉跎与奋进的身影,而且集中反映出共和国曲折发展的足迹。因此,这是一段内容异常丰富又非常值得重视、值得研究的历史。

那么,我们在寻找已逝的浮躁、颓废、困顿、彷徨;泥水、烈日、汗珠、雨淋的知青经历时,应当从上山下乡运动中吸取什么样的教训呢--

作为国家,不要封建特权,不要束缚人的个性;要彻底摒弃农民意识,要实行民主政治,要切实尊重知识、尊重人才;要更快地发展生产力,要真正地缩小城乡差别;要从根本上解决就业和社会保障问题。

作为个人,不要轻信盲从,不要随波逐流,不要功利主义,不要虚无主义,不要作茧自缚,不要自暴自弃;要破除封建愚昧,要理性思维,要主动选择,要学会放弃,要张扬个性,要主动参与竞争;要自尊、自重、自立、自强……

知青这一代人的经历已经超越了个人命运的局限,我们懂得从历史发展的目光,反思那段经历和整个民族的历史。由此,我们将以从未泯灭过的勤劳、智慧、创造力和向往新生活的热情,去努力开创属于祖国和我们自己的美好的未来。

(22)

随着"四人帮"的彻底覆灭,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先前的很多极"左" 的做法和规定被废除了,还知青们一个更为人性化的生存环境。

当1977年的金色阳光洒满大地的时候,我和文娟坠入了爱河……

没有海誓山盟,没有花前月下,更没有"红墙人影动""柳叶绿池边"的浪漫情境。

我们以书为缘,对艺术、人生、对爱情的理解有很多的共同之处。

应该说,文娟是那种外表看似柔弱,却内心刚强的姑娘。她有着良好的读书习惯。我们总是利用每一次回家探亲的机会,带回一些外国名著,然后我们再交换阅读。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女宿舍里最后一个熄灯的便是文娟;而每天男宿舍里最晚入睡的,就是我。我们如饥似渴地从外国名著当中汲取营养,滋润自己那干涸的心扉……

人活这一辈子,总会碰到几个特别的人,这类人就是你纯粹的精神寄托,因为她对你倾注的关爱超出了一般朋友的界限,却在日常的相处当中淡然如水。

因为初恋,我们都不懂得爱情……

她,可能因为我的悲伤、难过轻拍过我的背;可能因为怕路黑牵过我的手;可能因为迷茫而哭泣被我相拥入怀……

然而,我们却又仅仅于此。

她的心时刻会对我敞开,我的肩膀可以随时让她依靠,然而,我却只能将她的容颜刻在了自己的心上。

我们任自己散发出耀眼的爱情光芒,任自己燃烧出炙热的爱情火焰。

我常常会静静地想文娟,默默地念她……

在我快乐的时候,我会在第一时间告诉她,因为我希望她能在我的身边一起分享属于我们的快乐和无忧,一同拥抱幸福;

当我忧愁烦恼的时候,我同样会想起她,我依然希望她能陪在我身边,让我们共同来分担忧愁。

尽管我不需要她的任何语言、任何安慰,只要她倚在我的身边,我就会心静如水,熬过所有锥心的疼痛……

可事实上,我却不曾向她诉说过爱,我怕属于自己的那份忧伤妨碍她平静的生活;我不想让她同我一起承担痛苦,我只是热切地希望她的世界里只有阳光的沐浴……

我或许会因为一首怀旧的老歌,一幕恋人的牵手而想起她,想起她的温情,想起她的爱;

我或许会因为一道似曾相识的风景,一种触动心灵的相似的容颜想起她,想起她的真诚,想起她的执著;

我更会因为午夜的星空、遥远的月亮想起她,想起她曾经带给我的欢乐,想起她带给我的无眠的美好……

尽管后来我和文娟并没有走到一起,在1979年知青大返城的大潮中,我们各奔东西,毕竟乌托邦式的美好难以替代现实命运的安排。我回到了哈尔滨。文娟却没能直接回到上海,她去了贵州的凯山(当时上海的一批军工大厂在贵州设立的三线工厂),直到很多年以后,文娟才回到了上海。

文娟,是我的上海之梦,是我心底里永远的爱……

<<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已有0位凤凰网友参与评论   
 
匿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作者: 姚科   编辑: 刘延清
更多新闻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