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与反以势力:君主与海盗
2010年06月03日 20:06 凤凰网历史 】 【打印共有评论0

就在他讲话数月前,舒尔茨的安盟(争取安哥拉彻底独立全国同盟)朋友们正好在吹嘘,他们击落了数架民航客机,造成266人死亡;以及他们释放了关押达9个月之久的26名人质,其中有21名葡萄牙、西班牙和拉丁美洲的外交使节。美联社报道称,他们还宣布开始“一场新的城市暴力运动”,报道提到,当一辆装满炸药的吉普车在首都罗安达市内爆炸时,杀死了30人,造成70多人受伤。他们还抓获了欧洲人的教师、医生以及其他人。美联社报告说,大约140名外国人,包括16名英国技术人员“被扣为人质”。若纳斯·萨文比宣称,“在撒切尔首相给予他的组织以某种承认之前不会释放他们”。类似的行动经常持续发生。例如,1986年4月的一次旅馆爆炸炸死了17名外国平民,造成多人受伤。萨文比“是我们时代少数几个真正的英雄之一”,珍妮·柯克帕特里克在“保守政治行动”组织的一次会议上宣称。在这次会议上,萨文比“在他发誓要攻击他的国家内的美国石油设施后,受到了热情的鼓掌欢迎”。他杀害美国人的计划并没有促使美国启用“为防止未来袭击而进行自卫”的教条,美国曾使用这种教条去证明轰炸“疯狗”卡扎菲的合法性。相似的是,当南非雇佣军于1985年5月在安哥拉北部被抓住的时候,当时他们正在执行一项摧毁这些设施和杀害美国人的使命,约翰内斯堡也没有遭到轰炸。恐怖主义国家必须作出微妙的判断。84 对于舒尔茨、柯克帕特里克和其他领衔的恐怖主义指挥官和支持者来说,萨文比之所以有资格成为一名自由战士,是因为“安盟是南非的各个代理集团中得到最广泛支持的一个,而这些集团被用于破坏其邻国的稳定”。85

对于舒尔茨的反政府军而言,正如前面提到过的那样,他们的首要任务是使尼加拉瓜的所有老百姓在残酷成性的恐怖主义威胁下成为人质,迫使政府放弃满足大多数贫困者的需要的任何承诺,而优先考虑那些“温和”和“民主”的政策,这些政策考虑的是美国商业及其当地附庸的超乎寻常的需要,就如同其他在美国保护下的表现比较得当的国家里一样。在这种恐怖分子的指挥官和辩解人蓬勃发展的文化气氛中,舒尔茨的这些声明和其他类似的事情基本上没有引起一点的惊讶。

劫持人质清楚地被归入到恐怖主义的名目之下。那么毫无疑问,当以色列在从黎巴嫩撤退途中违反国际法将大约1200名囚犯——大部分是黎巴嫩什叶派--带回以色列的时候,就犯下了一项非常严重的国际恐怖主义罪行。以色列的解释是,他们将“根据一项由黎巴嫩南部的安全局势决定的未定的时间表”来释放囚犯,也就是说,以色列清楚地表明,这些人将作为人质,(命运)取决于南黎巴嫩“安全区”及其周边地区内处于以军及其雇佣军监控下的当地居民的“良好表现”。正如玛丽·麦格罗里所评论的--这种评论少有地偏离了一般遵守的规定——这些囚犯是“以色列监狱中的人质”;“他们并不是罪犯,他们被抢先集中起来作为当以色列最终放弃黎巴嫩时防范袭击的保证”。实际上,以色列并不打算放弃南黎巴嫩,在那里以色列维持了它的“安全区”,甚至这种部分撤军也是黎巴嫩抵抗的成果。在安萨尔囚犯营被关闭(正如最终的结果表明的那样,只是暂时的关闭)之后,140名囚犯于1983年11月被秘密带到以色列,这违反了它与红十字会达成的一项有关在交换囚犯的过程中释放他们的协议。这个囚犯营是一个充满残忍暴行的所在,经常被那些在那里服过役或是访问过它的以色列人形容为是一个“集中营”,看守们的野蛮行径使他们作呕。直到1984年7月以前,以色列甚至不允许红十字会访问这些囚犯。以色列国防部发言人纳赫曼·沙伊宣称,直到1985年6月仍然在押的766名囚犯中的400名是因为“恐怖主义行为”——意味着抵抗以色列的军事占领--被捕,“沙伊先生指出,其余的人因为其他形式的暴力较轻的活动被捕,包括政治行动主义或是组织旨在削弱以色列在黎巴嫩军事存在的活动”。86

以色列答应在6月10日释放这批人质中的340人,“但是在最后一刻因为安全原因撤销了释放的决定,而这些安全原因从来没有得到过完整的解释”。87 4天后,黎巴嫩的什叶派分子——据报道称是以色列所扣押人质的朋友和亲戚88 ——劫持了美国环球航空公司TWA847航班。他们劫持人质,试图使以色列扣押的人质获得自由。这在美国引发了又一轮经过精心策划的歇斯底里发作,它具有明显的种族主义色彩,并对媒体进行了大量的谴责,因为媒体给予劫持者一个少有的解释自己立场的机会,因而妨碍了一项在自由社会内部被视为是合适的纪律。以色列的绑架者不需要进入美国媒体的特殊通道,美国媒体乐于为他们传达信息,经常是以“新闻”的形式。

媒体因为允许恐怖分子表达自己的立场被普遍谴责为“支持恐怖主义”,但是无人提及的是,罗纳德·里根、乔治·舒尔茨、埃利奥特·艾布拉姆斯和其他首要的恐怖主义的指挥官和支持者经常(出现在媒体上),他们可以在不受反驳和评论的情况下发表他们的意见,为新闻报道和评论提供了一种概念和前提的框架。

新闻界对环球航空公司TWA847号航班的劫持者的声明嗤之以鼻,他们希望释放以色列扣押的人质——在美国的用法上,他们不是人质,因为他们是被“我们这边的”扣押的。什叶派分子的借口的荒唐性被轻易地予以揭露。杰出的评论家福洛拉·刘易斯解释道,“什叶派武装分子赞美殉道,毫不犹豫地取走他人性命,但是如此关心释放囚犯的时机则不是他们的作风”。关于这种有用概念的另一个版本是,下等人感觉不到痛苦。在没有引用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时代周刊》的编辑们声称:“以色列上个星期(也就是劫机前几天)计划安抚怨恨的什叶派分子,但是由于驻黎巴嫩的联合国芬兰部队的一些士兵遭到绑架而被拖延了”;在一条90个字的新闻条目中,《时代周刊》提到了这件毫不相关的事件中芬兰提出的指控,“以色列的军官看着黎巴嫩武装分子毒打被绑架的在联合国驻黎巴嫩部队中服役的芬兰士兵,但是没有提供任何帮助”,当时“他们正被南黎巴嫩军的成员用铁棒、水龙带和步枪击打”。“那里存在着大量的罪行”,《时代周刊》狂怒地写道,谴责着劫机犯和希腊政府(因为他们的松垮作风),甚至谴责美国,因为它“未能因为伊朗庇护了去年在一次劫持中杀害了2名美国人的凶手们而惩罚伊朗”。(见本章注释77)但是以色列的扣押人质行为则不属于这些罪行。89

普林斯顿大学的中东史专家伯纳德·刘易斯毫不含糊地断言(他的学术声望使得证据变得无关紧要),“劫机者或是他们的指使人肯定非常明白地知道,以色列已经计划释放这些什叶派和其他的黎巴嫩俘虏。这种形式的公开挑战只会延迟,而非加速他们的释放”。他们能够进而“挑战美国,羞辱美国”,因为他们知道无能的媒体会“给他们提供无限的公开报道,可能甚至是某种形式的支持”。记住这是一名有名望的教授在一家有名望的杂志上发出的声音,这个事实再一次为看穿这种处于统治地位的知识界文化提供了某些洞察力。《新共和》的编辑们将什叶派要求释放以色列扣押的人质的呼吁斥之为“十足的废话”:“劫持、绑架、谋杀和大屠杀是什叶派和黎巴嫩其他派别从事政治活动的方式,”并且“每个人都知道”,以色列扣押的囚犯都是排定日期要被释放的--当以色列准备好的时候,如果的确存在这样的时候。里根总统将这种歇斯底里的声调继续拔高一度,他解释说,恐怖主义的“真正目标”是“将美国驱逐出世界”,至少是如此。尽管指出使用武力可能导致了美国人质的死亡,诺曼·波德霍雷茨仍然谴责里根未能“为保卫国家荣誉而冒生命本身(也就是别人生命)的风险”。纽约市长爱德华·科克呼吁轰炸黎巴嫩和伊朗,而其他人则摆出了恰当的英雄姿态。90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乔姆斯基 编辑:蔡信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