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析犹太恐怖主义的发展、演变
2010年06月03日 19:55 世界民族 】 【打印共有评论0

由于巴勒斯坦地区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间的民族对立情绪日益激化,英国委任统治当局面临阿拉伯人对它的越来越大的压力。二战全面爆发使英国更加认识到中东对大英帝国的重要意义,要想确保大英帝国石油供应和战略交通线的稳定,赢得阿拉伯人的支持已成当务之急。严峻的战争形势迫使英国放弃先前的“扶犹制阿”政策,转而执行“亲阿疏犹”的新政策。在二战全面爆发前不久,英国颁布了限制犹太人移民到巴勒斯坦和在巴勒斯坦购买土地的“5·17白皮书”,而且还严厉打击非法的犹太移民,即使是从德国纳粹屠杀中幸存下来的犹太难民也概莫能外。因此,巴勒斯坦地区犹太移民在同拉伯人作斗争的同时还得面对英国委任统治当局的打压。

由于处在阿拉伯人包围和英国打压之下的生存环境极其恶劣,犹太人的安全根本得不到有效的保障。为捍卫犹太人在巴勒斯坦的生存权益,特别是保护具有犹太民族特色的集体农庄性质的“基布兹”和犹太社团定居点(Yishuv,音译为“伊舒夫”),很多犹太人开始意识到,暴力将是最终解决阿、犹民族冲突的惟一手段。他们开始有计划地武装自己,并从事一些针对阿拉伯人的自发或有组织的暴力活动。(注:参见张家栋:《浅析犹太恐怖主义》,载《太平洋学报》,2004年第2期。)

(二)犹太人军事组织的建立

一战结束后,阿拉伯人在加利利和雅法等地频繁袭击犹太人,严峻的局势迫使犹太人团结起来反击阿拉伯人发动的系列暴力袭击,犹太人有组织的常备武装力量便应运而生。1920年,以退伍军人为核心的地下军事组织“哈加纳”(Haganah,希伯来语意为“防卫队”)在巴勒斯坦成立。它是以色列建国前最重要的军事组织之一,后来发展成为以色列国防军的骨干,对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以色列国起了决定性作用。当时“哈加纳”的主要任务是协助犹太移民在巴勒斯坦定居和为他们建立起夜间防卫设施。(注:参见杨曼苏主编:《以色列——谜一般的国家》,第132页。)“哈加纳”与英国委任统治当局一直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合作关系,其活动基本上都是暗地进行的,但还是会遭到英委任统治当局的武力镇压,因此“哈加纳”在英国委任统治期间一直以半合法状态存在。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二战爆发后,英国迫于巴勒斯坦地区的复杂局面,支持“哈加纳”在1941年组织一支被称为“帕尔马赫”(Palmach,希伯莱语意为“突击队”)的精锐部队以执行特殊任务。“哈加纳”、“帕尔马赫”在二战前后极端严酷的条件下积极争取建立以色列国,也曾使用过包括恐怖袭击在内的各种手段以实现建国目标。

“哈加纳”和“帕尔马赫”多坚持正面的、合法的防御战争为主,但也间或发动秘密的恐怖袭击。而地下恐怖组织“伊尔贡”(Irgun,1931年从“哈加纳”极端分子中分离出来的一支秘密恐怖主义武装)和公开宣称奉行恐怖主义的“斯特恩帮”(Stern Gang,又名斯特恩集团,是1940年拒绝同英国合作从“伊尔贡”中脱离出来而组建的武装组织)则完全以极端的恐怖手段组织和参与针对阿拉伯人及英国委任统治当局的袭击。它们的主要活动方式是抢劫银行、袭击英委任统治当局的警察和暗杀英国政要等,并主张用更强硬和更残酷的手段对付敌人。在它们看来,只有这样才能对英国施加持续的军事压力和政治影响,最终迫使英国委任统治当局从巴勒斯坦地区撤离。这些激进的犹太恐怖组织四面树敌,既打击英国委任统治当局,又敌视反对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民族家园”的阿拉伯人,对较温和的犹太复国主义者也心怀不满,因此它们疯狂的恐怖活动往往会激起巴勒斯坦各派势力的反感而遭到镇压。

以色列建国前,巴勒斯坦局势的复杂性决定了犹太人斗争形势的严峻性。尽管各个犹太军事组织之间存在一定的矛盾甚至严重的对立,但为了建立一个统一的以色列国,各派之间基本上能够达成这样的默契:“哈加纳”、“帕尔马赫”等合法、半合法的武装组织正面进行积极防御,“伊尔贡”、“斯特恩帮”等极端军事组织秘密进行抵抗性的恐怖主义袭击。犹太军事组织或明或暗、或正或邪的配合搞得英国委任统治当局狼狈不堪,反对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民族家园”的阿拉伯人也受到了很大打击。尽管“伊尔贡”和“斯特恩帮”等恐怖组织在通常情况下并不完全配合“哈加纳”等犹太人武装组织的行动,甚至在很多问题上存在较大的分歧,但总体上而言,它们对犹太复国主义的正面配合作用是最主要的方面,而且基本上都是在犹太人合法组织的默许或暗示下,从事合法、半合法武装想做而不敢做或不愿做的事情。就实力而言,这些犹太恐怖组织远不及“哈加纳”,因此它们在多数情况下不得不受制于“哈加纳”。犹太人合法、半合法以及非法的军事组织各施所长,很好地维护了巴勒斯坦犹太移民的利益,而且还为以色列培养了一大批政治精英(本-古里安、达扬、艾西科尔、沙米尔、贝京、沙龙、佩雷斯等以色列政治领导人都先后参加或介入过巴勒斯坦地区犹太人军事组织的活动),(注:参见朱威烈、金应忠主编:《’90中国犹太学研究总汇》,上海三联书店,1992年,第128—131页。)从而为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建国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犹太人自己的军事组织,就不可能有1948年以色列国的诞生。

(三)防御性的“抵抗型恐怖主义”

二战结束后,英国拒绝犹太人提出的废除“5·17白皮书”的要求,并继续实行限制犹太人移民到巴勒斯坦的政策,坚持战前的“亲阿疏犹”政策。由于犹太人在欧洲曾遭到德国纳粹的疯狂迫害,英国此时仍坚持的“亲阿疏犹”政策激起了巴勒斯坦乃至全世界犹太人的愤怒,犹太各派武装组织发起了反对英国委任统治的一致行动,即使是相对温和的“哈加纳”和“帕尔马赫”也强烈反对英国的顽固立场,并发动了针对英国委任统治当局的系列恐怖袭击。1945年11月1日,“哈加纳”武装部队袭击了巴勒斯坦铁路系统并造成了严重的后果;就在同一天,“帕尔马赫”在海法和雅法击沉英国殖民当局的3艘警艇。此外,在1946年6月18日,“哈加纳”炸毁了巴勒斯坦边界的8座桥梁,使巴勒斯坦同邻区的联系陷于瘫痪。(注:参见〔以〕阿巴·埃班著、阎瑞松译:《犹太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6年,第422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杨显生 编辑:蔡信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