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干达人质危机:以色列用突袭回应恐怖劫机者
2010年06月02日 20:41 凤凰网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第二日 6月28日 星期一

解说:凌晨3点15分我们降落在乌干达,现在是10点钟,机长精神奕奕地对我们说,这一定是我们大多数人第一次有机会参观乌干达。

——人质莎拉过·戴维森的日记

伊迪·阿明(乌干达领导人):乌干达,噢耶,非洲,噢耶。

解说:乌干达地区的领导人,是非洲最有争议的领袖之一,这就是伊迪·阿明·达达。

伊迪·阿明:非洲必须为自己讲话。

解说:他正等待着欢迎那些不幸的游客们。

曾子墨:至于飞机为什么会被劫持到乌干达,这里面自由来头,虽然乌干达总统伊迪·阿明,曾经是以色列的朋友,1971年1月阿明发动军事政变时,以色列军事顾问曾经对他鼎力相助,但是,自从以色列拒绝向乌干达提供用以进攻邻国坦桑尼亚的武器之后,阿明立刻翻脸,成了憎恨犹太人,钦佩卡札菲的人物,因为后者是利比亚总统,向阿明提供了所需要的武器。

1972年,伊迪·阿明同以色列断交,把前以色列大使馆,转赠给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作为据点,甚至巴勒斯坦激进组织,也被阿明获准进入乌干达安营扎宅,在首都堂而皇之的设立了正式办公室。由此看来,阿明总统对这次针对以色列人的劫机行动,自然是乐观其成。

沙拉·戴维森(人质):他是伊迪·阿明·达达元帅陛下,他是如此巨大,大脸、大头、大手,所有一起都这么大,甚至这一切都统一在他身上使他看起来更可怕。

解说:多年来阿明和以色列一直交好,以色列人甚至曾经帮他训练军队。

记者:你有没有见过阿明?

约什亚·沙尼(以色列空军中校):有,我遇到过他一次。

记者:他什么样子?

约什亚·沙尼(以色列空军中校):他当时喝醉了,我想他正拿着一瓶JohnnieWalker(尊尼获加)酒,直接从瓶子里喝,所以他很高兴。

解说:阿明大摇大摆走到人质中,并向人质们承诺,保证会释放他们,许多人相信了他,认为阿明是他们通向自由的救命稻草,但13岁的人质班尼·戴维森不太相信。

本尼·戴维森(人质):我准确的记得,他用了大段时间,向我们讲述最后期限的问题,我们对此都非常害怕,因为在英语中,最后期限就意味着死期,这就是为什么它叫做最后期限。

解说:在恩德培机场人质们的生死,被当做一场政治游戏的棋子,而那个逃脱了的人现在到家了,当特里西亚·马特尔降落在伦敦,她给以色列的情报机构提供了重要信息,她描述了劫机犯,有两个自称来自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的阿拉伯人,还有一名德国男子及一名德国女子,他们全都全副武装,策划此次劫机事件的,似乎是一个被成为“恐怖国际”的组织。

曾子墨:说起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恩怨,已经持续了几个世纪,巴勒斯坦位于亚洲西部地中海沿岸,包括现在的以色列、加沙、约旦河西安和约旦,历史上犹太人和阿拉伯人,都曾经在此居住过。19世纪末,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在世界各地兴起,各地的犹太人大批移入巴勒斯坦,随后就是犹太人与当地的巴勒斯坦阿拉伯人流血冲突不断。

1947年11月,联合国通过决议,规定在2.7万平方公里的巴勒斯坦领土上,建立犹太国和阿拉伯国。随后,以色列国宣告成立,但是由于这项决议遭到巴勒斯坦人以及阿拉伯世界的强烈反对,巴勒斯坦国却未能诞生,此后,阿以之间爆发了5次大规模的战争,全部都以以色列的获胜而告终,以色列通过战争占领了,包括耶路撒冷在内的大量的巴勒斯坦领土,数百万巴勒斯坦阿拉伯人被逐出家园,沦为难民。

1964年5月,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简称巴解组织正式成立,巴勒斯坦人开始了武装斗争,其后这些斗争中,有不少是巴勒斯坦各激进组织,在阿拉伯国家,以及世界各地针对以色列策划实施的突然袭击。有专家认为,这些突然袭击形成了“恐怖主义”的开端。

解说:在20世纪70年代,恐怖国际凭借各种伪装策划的血腥事件,似乎无处不在,他们在慕尼黑奥运会上杀死以色列运动员,在约旦炸毁劫持的飞机,在欧佩克绑架石油部长,以及在罗马和特拉维夫机场杀害旅客。

那两个德国劫机犯,威尔弗雷·百色和库尔曼来自一个被成为“革命细胞”的小型组织,他们和两名巴勒斯坦劫机者,在恩德培当地被行动领导人扎伊尔·阿尔扎耶和法耶兹·贾比尔,派遣执行此次行动,他们有着共同的敌人,以色列,以及共同的理想解放巴勒斯坦。

劫机者们提出要求,释放40名被关押在以色列的巴勒斯坦囚犯,以及百色和库尔曼在德国的6个同志等总共53名囚犯,他们定下了最后期限,周四下午2点,也就是3天以后。

莎拉·戴维森(人质):伊迪·阿明说有一个最后期限,如果要求得不到满足,或者如果以色列不打算进行谈判,并给出他们想要的,他们将开始杀害我们。

解说:对于劫机者中的法耶兹·贾比尔来说,这些要求是处于私情的,在要求释放人员的清单上,他的堂兄弟兼童年玩伴,阿卜杜勒·拉希排在第一位,他是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的一名高级指挥官,被判无期徒刑。

记者:你真的相信你们会被释放?

阿卜杜勒·拉希·贾比尔(法耶兹·贾比尔堂弟):噢,是的,我有这么多的希望,我几乎觉得自己已经离开监狱,这是一个很强烈的感觉,因为劫机发生在离以色列那么遥远的地方,因此我知道以色列人很难去营救他们。

解说:一些以色列军队已经在考虑一场救援行动的可能性。

丹·绍尔曼(以色列国防军准将):这些人质被关押在一个相当小的的客运楼里,他们被荷枪实弹的恐怖分子包围,他们可以在瞬间开枪射杀人质。

解说:只有三天时间拿出一个拯救计划,成功的机会似乎渺茫,劫机者仍然控制着局势。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