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万里追杀纳粹余孽 摩萨德一“捕”成名
2010年06月02日 19:53 凤凰网历史 】 【打印共有评论0

把艾希曼带出阿根廷的方案,经过哈雷尔的周密考虑后开始付诸实施。

一名摩萨德特工住进了当地的一家医院,病因是他在一次精心策划的“车祸”中得了“脑震荡”。按照哈雷尔的要求,这位“病人”住院后,必须表现出他的智力状况每天都在缓慢的好转。这样,他就可以得到一份由阿根廷医院签署的医疗证明,和一份允许他返回他的祖国以色列“继续治疗”的许可证。

5月20日,这一切都如愿以偿了。

“病人”刚一出院,所有的文件便交到了那位精于伪造证件的摩萨德特工的手里,两个小时之后,“病人”已经变成了艾希曼。他的照片赫然贴在了原“病人”头像的位置上,并有一行小字写下了他的面目特征。

这一切全都干得天衣无缝。

1960年5月20日20时(布宜诺斯艾利斯时间),特遣队的医生给艾希曼打了支药力极大的麻醉剂,令他昏昏欲睡,即使有人盘查,也说不清个所以然来。

车队来到机场,一名阿根廷哨兵见是专机机组人员专用车,又看他们兴高采烈说笑着,认定这是对阿根廷有好感的客人,只朝车内瞟了一眼,连证件也不看,就挥手让车子驶入机场了。

23时50分,预定起飞的时间到了,但专机却没得到准飞许可,把机上的以色列特工吓个半死,以为阿根廷警方发现什么问题了。

到了21日0点05分,控制塔传来准飞令,专机立即呼啸着腾空而起。顿时,机舱内爆发出热烈的呼声。

24小时后,专机安全抵达以色列利达机场降落。哈雷尔一下飞机便直奔总理办公室,他对着本·古利安说:“我给你带来了一件小小的礼物。”

本·古利安惊呆了。瞧,这些勇敢的小伙子们还真把艾希曼给带回来了。

几个小时后,本·古利安走上议会大厦讲台,他用颤抖的声调,对着议员们说:“我应当通告诸位议员先生,以色列秘密情报局的特工人员不久前已经抓获最大的纳粹罪犯之一,阿道夫·艾希曼。他目前已经处于以色列的监禁之下,不日将送交以色列法庭审判。

随后,议会大厅里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伊塞·哈雷尔坐在医院席的后排,领受着人们的掌声。

1961年4月11日,审判开始,全世界的新闻媒介都作了报道,艾希曼的辩护只有一句话:它只是在执行命令。

1961年12月25日,以色列最终判他灭绝人性罪,处以绞刑。

艾希曼临刑前对摩萨德采取的行动作了一番评价:“这件事(绑架)办得很在行,组织和计划工作很出色。我对此发表自己的看法,是因为本人在警察和特工部门积累了亲身经验。”

艾希曼被绞死在拉姆勒监狱,由于他的子女们不敢露面来领取骨灰,1962年6月1日,以色列海军奉令将艾希曼的骨灰倒在公海里,以免犹太国领土受玷污。

万里擒魔,使以色列摩萨德声名鹊起。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申晓若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