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尼黑黑九月事件与巴以冲突
2010年06月02日 19:20 凤凰网历史 】 【打印共有评论0

但是,慕尼黑事件遭到了国际社会比较普遍的谴责,就连约旦国王侯赛因也指责它是“对文明的野蛮犯罪……是头脑有问题的人干的”[6](P124)。慕尼黑事件并没有达到赢得世界同情的目的,正如黑九月事件策划者阿布·达乌德在20年后出版的自传《巴勒斯坦:从耶路撒冷到慕尼黑》中承认的,慕尼黑事件“遭到了世界的强烈抗议,而不是他所希望的对巴勒斯坦事业的同情”。巴勒斯坦人在国际社会已经赢得的同情因其恐怖活动而大大抵消,使自己在巴以冲突中处于十分不利的地位。

巴以冲突从一开始就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关注,而且随着巴以冲突的日趋激烈,国际社会关注的程度也在不断加强。只是由于美国长期以来对以色列采取偏袒的立场,导致巴勒斯坦问题的政治解决举步维艰。但从1969年开始,美国中央情报局开始与巴解组织进行秘密谈判。美国总统尼克松和国家安全助理亨利·基辛格认为“法塔赫”是巴解组织中较为稳健的派别之一,美国试图通过自己的努力推动中东问题以对话方式和平解决。阿拉法特也认识到了美国是能够压制以色列的唯一国家,因此派萨利迈作为自己的个人代表进行会谈。但在慕尼黑事件后,中央情报局中断了与萨利迈的联系,因为它不确定后者卷入黑九月事件的程度。1973年2月,发生了“黑九月”分子袭击沙特阿拉伯驻苏丹大使馆并杀死美国驻苏丹大使的事件。华盛顿十分震怒,以至于美国人随后在以色列袭击贝鲁特时抱旁观态度。

鉴于国际社会对恐怖主义强烈憎恶的态度,加之以色列对“黑九月”组织的沉重打击,尤其是以色列对巴解组织实际控制下的贝鲁特发动的“青春之泉行动”,促使巴解组织采取了新的斗争策略:放弃了“武装斗争是解放巴勒斯坦的唯一正确途径”的僵硬观点,努力争取国际上对巴解组织的承认,同时停止在反对以色列的斗争中使用恐怖手段[14]。萨利迈也变得前后判若两人,确信必须在政治外交领域里赢得反对以色列的斗争。1973年11月,萨利迈作为阿拉法特的官方代表在摩洛哥秘密会晤了中央情报局的代表,同意代表“法塔赫”参加中东和平进程。在美国的支持下,1974年11月阿拉法特在联合国发表了讲话。1977年3月通过的《政治宣言》“强调用各种形式进行斗争,无论是军事的、政治的,还是群众性的”,首次明确宣布巴解组织有权“独立、平等地参加有关巴勒斯坦和有关阿拉伯一犹太复国主义冲突的一切国际会议和努力,以争取恢复巴勒斯坦人民不可剥夺的权利。”此时,阿拉法特认识到“黑九月”已经成了巴解组织的负担:随着巴解组织受到越来越多的国家的承认,强调通过国际努力和常规战争取得巴勒斯坦人的目标,该组织的任何恐怖行动都会破坏已经取得的成果,并败坏巴解组织的国际形象。“考虑到在国外开展恐怖活动对巴勒斯坦人的事业不会带来什么好处”,1973年9月,即在黑九月组织建立两周年的时候,巴解组织中止了黑九月组织的活动[4](P383)。不久之后,阿拉法特命令阿布·伊亚德“解散‘黑九月’”。1974年春,阿拉法特命令巴解组织停止对以色列、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暴力活动。

最后,以色列以暴制暴的行动遭到了国际社会的谴责,也被迫走上了政治解决为主的道路。

以色列人是黑九月事件的受害者,得到了除阿拉伯世界之外的国际社会的比较普遍的同情。因此,当以色列进行军事报复的初期,国际社会暂时容忍。如1973年4月,以色列国防军特种部队发动了“青春之泉行动”,不仅打死了“法塔赫”组织的三个重量级人物,还进攻了难民营和几座军火仓库,造成几百名巴勒斯坦人的死伤。考虑到这次行动在政治上具有巨大的国际和地区影响,以色列领导人担心这会引起世界各国和联合国的谴责,甚至引起经济制裁。但是,对于以色列这一残忍的以暴制暴的恐怖行为,西方媒体并没有给予应有的谴责,有些媒体在报道时反而带着某种程度的赞赏。所有的报纸都认为,这次进攻反映了典型的以色列眼光和军事创造力。

但是,以色列所采取的以暴制暴行动显然也是一种极端的、恐怖主义的行为。虽然“摩萨德”首脑扎米尔声称以色列人的目的是“在欧洲结束这种恐怖”,但其行为与“黑九月”如出一辙,其残忍程度与慕尼黑事件有过之而无不及;况且以色列是一个民主国家,它的这种做法自然更为国际社会所不齿。美国学者西蒙·瑞福认为,虽然以色列官员声称“上帝之怒行动”是为在慕尼黑被杀害的运动员家庭报仇,但是“很少有亲属想要对巴勒斯坦人进行这样一种暴力的清算”[8](P207)。尤其是1973年7月,“摩萨德”特工在挪威追杀萨利迈时发生了误杀事件,引起国际舆论的严厉谴责。“摩萨德”名声一落千丈,其处境正如扎米尔在一次“摩萨德”会议上指出的那样:假如巴黎的一辆公共汽车压死一个巴勒斯坦人,人们都会指责是“摩萨德”把他搞死的[8](P207)。迫于压力,梅厄总理暂停与“上帝之怒行动”有关的一切行动。1974年初,扎米尔被解除了“摩萨德”首脑的职务,他一手策划的“上帝之怒行动”实际上已经停止。之后,随着国际社会对巴以冲突问题越来越重视,许多参与当年报复活动的人也对以色列行动的效果进行了反思。如坚决主张对黑九月进行恐怖报复的雅里夫将军反思说:“如果冷静思考一下的话,我会问杀害这些人在政治上有什么益处?它使我们更加接近和平了吗?它能使我们与巴勒斯坦人相互了解吗?我认为没有!”[8](P134)“上帝之怒行动”的总指挥巴拉克后来也成了中东和平的积极鼓动者,1999年7月出任联合政府总理后更加热情地推动巴以冲突的和平解决,积极与阿拉法特谈判,并于同年9月达成了沙姆沙伊赫备忘录。

慕尼黑黑九月事件是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巴以冲突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它导因于巴以冲突,又使巴以冲突更加激化。它以恐怖为开端,又带来了更多而且更加血腥的恐怖。它虽然暂时为阿拉伯人出了气,但是由于以色列人的报复和阿拉伯人的反报复,因而成了此后双方无休无止的恐怖活动的开端。慕尼黑奥运会事件“延缓了中东的和平事业许多个月甚至许多年”。这种以暴制暴、以恐怖对付恐怖的手段的结果完全无助于巴以冲突的解决。双方后来都认识到了这一点,并且在国际社会的干预下坐在了谈判桌旁。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赵文亮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