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德以《卢森堡条约》的背景及影响
2010年06月01日 16:22 经济与社会发展 】 【打印共有评论0

三、瓦森纳尔谈判

1952年3月20日,德以赔偿谈判在小城瓦森纳尔秘密举行。犹太人世界提出的要求可以归纳如下:第一,给予以色列国作为安置难民之用的总赔偿额为10亿美元;第二,给予“要求赔偿联合会”作为无继承人要求的总赔偿额5亿美元;第三,修订和统一德国国内赔偿法以解决受害者的个人要求,这些个人要求不应受总解决的影响”。

以色列和联邦德国的谈判充满了波折。尽管阿登纳曾接受了以色列提出的10亿美元作为谈判的基础,但当时正在召开的伦敦债务会议却使德国代表不敢对此数额作出保证。因为此次会议将决定联邦德国获得国外贷款的最高额度,而美、英、法三个占领国依然控制着西德的外汇支出,这促使联邦德国代表坚称只拥有有限的支付能力,要求以色列降低赔偿数额,延长赔偿期限。4月7日,伯姆教授提议等伦敦债务会议结束后决定赔偿的具体数额和支付方式,遭到了以色列方面的强烈反对。双方谈判陷入僵局,5月6日,以色列议会决定暂时停止谈判。联邦德国代表对自身财政困难的顾虑显然并不能让犹太人方面满意,美国和英国政府也警告联邦德国不要使瓦森纳尔的谈判失败。各方面的压力迫使阿登纳总理采取主动行动,把对犹太人赔偿的道义性质凌驾于实际困难之上。5月23日和28日,伯姆教授和阿登纳总理先后在巴黎与戈德曼进行会谈,表示德方愿意提高赔偿总额,尽力满足犹太人方面的要求。6月10日,德以双方代表在波恩举行秘密会谈,就所有重要问题都达成了妥协。阿登纳称这次会议“产生了一个决定性的转折”,为瓦森纳尔谈判重新开始铺平了道路。

6月28日,瓦森纳尔谈判正式恢复。因为有此前秘密会谈的铺垫,谈判进行得很顺利。1952年9月10日,同样是出于安全考虑,德以双方选择在卢森堡市议会大厦签订赔偿条约,史称《卢森堡条约》。条约正文大致内容是:德国赔偿总金额为34~35亿马克,到1954年3月31日止,每年支付4亿马克,从1954年4月1日起,每年2.5亿马克,十年支付完毕,总额折合美元数为8.22亿。以色列有权在联邦德国使用赔款购买物资运往以色列。

四、《卢森堡条约》的积极和消极影响

联邦德国领导人殷切期望通过向犹太人赔偿釆改善德国的国际形象,重新赢取西方盟国和世界人民09,信任。事实上,通过在瓦森纳尔谈判上的主动让步和《卢森堡条约》的签订,阿登纳政府达到了他们的目的,证明了联邦德国与过去决裂的决心,得到了世界舆论的普遍赞赏。阿登纳总理称该条约的签订是“一件可以同德国条约或欧洲防务集团条约相提并论的大事”。这是联邦德国建立后第一次在战争赔偿问题上与他国签订条约,把德国人民道义上的义务变成一种法律上的义务。条约的签订促使德国人民自上而下对过去的战争罪责进行反思,其警醒的作用不可低估,条约签订后,联邦德国与犹太人世界的关系明显缓和,同时其国内赔偿法的修订为日后犹太人受害者以个人身份向联邦德国索取赔偿奠定了法律基础。事实上,从1962年起,个人赔偿的支出已经超过对以色列国家的赔偿,直至今日尚未结束。由于联邦德国经济在20世纪50年代开始起飞,国内生产总值连,年成倍增长,对以色列的赔偿不仅未造成财政上的困难,反而促进了西德某些行业的发展。例如以色列使用德国赔偿的马克在西德大量采购商品,有大约6亿马克流向了德国造船业,大量的订单使该行业迅速复苏。

联邦德国向以色列支付的赔偿无疑是雪中送炭,迅速改善了以色列建国以来极为艰难的处境,并促进了以色列经济的起飞。1954年,德国赔款占以色列全部投资的1/3和以色列总收入的1/8,1960年的赔偿额占到全年流入以色列外资的48.5%。与此相比,作为以色列长期盟友的美国在1952~1961年间也仅向以色列提供了3.74亿美元的援助。美国《纽约时报》后来曾评论道,德国赔偿成了“以色列经济增长的最重要基础”,1950年到1967年,以色列经济增长率高达9.3%。因为《卢森堡条约》的签订,联邦德国也成为以色列长期稳定的经济伙伴和政治盟友。

尽管《卢森堡条约》使德以双方实现了某种程度的双赢,但该条约给中东乃至世界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是不容小视的。最直接的影响表现在联邦德国的赔偿援助大大加强了以色列的经济军事实力,使中东地区陷入长期的动荡。以色列建国之初在中东立足未稳,四面环敌,单靠自身的力量是无法与周边阿拉伯国家对抗的。联邦德国的赔偿帮助以色列建立起稳固的基础工业,从1959年起又秘密向以色列提供武器。没有联邦德国在背后倾力支持,以色列在第二次和第三次中东战争中轻易取胜是难以想象的。

另一方面,联邦德国向以色列提供大量赔偿援助对德国与阿拉伯国家间的传统友好关系造成了致命打击。自19世纪末以来,阿拉伯国家就同德国发展了友好关系,20世纪50年代初联邦德国和新兴的阿拉伯国家重新发展了经济关系和文化交流。但因为与以色列的敌对关系,阿拉伯国家对《卢森堡条约》的签订表示了强烈抗议。随着德国对以色列援助的不断增长,德阿外交逐渐陷入了绝境。1960年,阿拉伯联盟决定向其成员国建议,根据第三对犹太“复国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政策来决定自己对它的态度。1965年5月12日,德以两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以埃及为首的绝大多数阿拉伯国家当即与联邦德国断交,德国的中东外交损失惨重。

德以赔偿谈判从筹备阶段到最终签订条约,我们都能看到幕后推动者美国的影子。美国政府从自身利益出发,凭借其对联邦德国外交的巨大影响力,不断推动阿登纳政府向以色列和犹太人世界妥协。一旦联邦德国表现出些许顾虑,美国就通过外交或舆论手段对其进行敲打,迫使其不断作出让步。美国这种支配性地位的后果是,后来联邦德国对以色列的政策长期受到美国的影响和制约,无法根据自身利益作出适时的调整。联邦德国扮演的这种傀儡角色,对其战后外交战略产生了深远影响。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孙文沛 编辑:蔡信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