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以色列以及地缘政治
2010年06月01日 14:55 lz.book.sohu.com 】 【打印共有评论0

巴基斯坦有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古印度文明实际上在今天的巴基斯坦境内,在印度河流域。印度次大陆插入欧亚大陆之下,地质断层线大致在巴基斯坦靠近阿富汗一线。在巴基斯坦与阿富汗接壤的西北部是部落民的居住点,较少受到政府的控制,非常独立。这些部落民同情塔利班,据说还保护了本·拉登。巴基斯坦与阿富汗的边界也是南亚和中亚的界限。自古以来,经陆地而来的入侵者大都通过巴阿边界上的开伯尔山口进入次大陆。巴基斯坦与阿富汗有密切的关系,塔利班的骨干有许多是从巴基斯坦的宗教学校毕业的。这段边界很容易渗透,而且渗透的不仅是塔利班成员,也包括从阿富汗起飞的美国无人机,它在巴基斯坦一侧杀死了许多平民。由此产生的仇恨在数十年内都不会消失,并动摇了巴基斯坦现政府的基础。

2008年以来,巴基斯坦更多地倒向美国,美国也更加支持巴基斯坦,这种情形已经引起了印度的担心。实际上,由于巴基斯坦国内存在着强大的反美力量,与美国的更密切合作将削弱巴基斯坦的力量。在与印度的力量对比中,巴基斯坦将进一步下降。当美国和它的军事盟友们撤离阿富汗时,这个地区将更加混乱。自独立以来,巴基斯坦一直被当作地缘政治的一个棋子,没有成为一个“自在”的权力。在冷战期间,巴基斯坦是美国围堵苏联的一个盟国,特别是在苏联入侵阿富汗之后。巴基斯坦是目前世界上唯一拥有核武器的伊斯兰国家,但从经济和政治的角度看,巴基斯坦不是一个成功的国家,国内的伊斯兰极端势力也很强大。如果巴基斯坦出现大的混乱,必将打破该地区的战略均势。因此,各大国有责任帮助维持它的国内稳定。如果巴基斯坦国内局势动荡,中国可能会失去一个重要的盟友,而且动荡可能波及新疆甚至更多的省区。伊朗将能够从动乱中渔利。因为有相似的宗教和民族背景以及历史渊源,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伊朗的影响力不会遭到太激烈的反抗。印度不会得到好处,它将面对更多的敌人。阿富汗有可能重新成为极端势力的大本营。而美国及其盟友将面临更强大的抵抗。

巴基斯坦是中国与中东之间海洋航线的中继点。但由于前面提到过的地理的限制,巴基斯坦不太可能成为中国西北的出海口。新疆的发展仍将受到大山和沙漠的限制,短期内没有克服的可能。中巴贸易将仍然以海运为主。中国修建的瓜达尔港靠近伊朗,距离霍尔木兹海峡已不遥远。这个港口位于巴基斯坦偏远的西南角,可以是一个很好的补给站,却距离巴国内的市场很远。

巴基斯坦和中国有相同的地缘政治利益。但巴基斯坦的国内政治决定了这是一个不稳定的友邦。巴基斯坦安全政策的首要目标是制约印度。巴基斯坦国内的宗教极端势力使它难以在克什米尔问题上妥协,而且时刻威胁着政局的稳定。总统多次遭遇暗杀,总统候选人被暗杀。巴基斯坦的正常权力更迭不会对中巴关系产生大的影响。非极端势力的政变也不会改变中巴关系。但不能排除巴基斯坦陷入阿富汗在1990年代的那种混乱局面。如果巴基斯坦出现大的动荡,印度的安全局势将更加严峻。巴基斯坦的核武器与核技术可能扩散,特别是向伊斯兰国家扩散。美国可能不得不进行军事干涉,而美国与印度的关系就会更加密切。现在美国已经在拉拢印度,开展针对中国的军事合作。中国的西部边疆面临伊斯兰极端势力和美印军事的双重压力。现在这个压力已经存在,将来会更大。不过,无论中国、美国、印度,都不会从巴基斯坦的动荡中得到好处。各国目前有必要为维持巴基斯坦的稳定而合作。中国将从巴基斯坦的长期稳定中获得很多好处,因此应该帮助巴基斯坦找到一条通往长期稳定与繁荣的道路。这是中国国家利益之所在。

虽然海外投资能力有限,而且盈利能力更有限,中国仍可以多尝试与邻国实现共同繁荣。应该找到一条路,扭转一些国家的困境。这些国家有巴基斯坦、缅甸和朝鲜。它们的经济不景气,但它们对中国有着至关重要的地缘政治价值,中国不可能看着它们的相对落后。合作应该走中国长期坚持的外交路线,即不附带政治条件。但是,合作也不应该是中国单方面的援助,而是这些国家一揽子经济改革中的一部分。只有在这种时候,援助才是有效的。邻国的稳定和繁荣是对中国最好的回报。当巴基斯坦的经济好转之后,不仅有助于它国内的稳定,还能够把繁荣传给阿富汗,从而减少阿富汗的暴力冲突,进而给中国的西北地区带来安全。在另一个方向,繁荣将减少好斗分子对印度的挑斗,也将减少印度对巴基斯坦动武的诱惑力。

破碎地带上大多是伊斯兰国家,而西亚则是阿拉伯国家,伊斯兰教的发源地。在创立后不久,伊斯兰教就进入了迅速扩张期。在信仰的支持下,阿拉伯人从阿拉伯半岛出发,征服了众多的民族,使他们改信了伊斯兰教。欧洲也受到穆斯林的攻击。进入上一个千年之后,欧洲开始反击。1095年,在教皇的召集下,基督教徒们着手组织第一次十字军东征。他们向圣地耶路撒冷进攻。现在,基督教在宗教冲突中占了上风。从一开始,这场千年冲突夹杂了许多因素,现在既是宗教战争,也是地缘政治之争;既是意识形态冲突,也是赤裸裸的能源之争。

伊斯兰地区以大中东为中心,包括北非、南欧的巴尔干部分地区、中亚,向南方海岛延伸到印度尼西亚,以及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许多国家。一些基督教国家也有了相当可观的穆斯林人口,如在法国有近10%的人信仰伊斯兰教。各个伊斯兰恐怖组织没有形成一个严密的全球网络,但它们在意识形态上是一致的,就像冷战时期遍布世界各地的共产主义游击队一样,主要向基督教的西方传统价值发起挑战,也有地方自治或独立的诉求。恐怖主义袭击表明了伊斯兰世界的愤怒和无力感。可以说,破碎地带主要是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世界的分裂造成的,并将随着它们的发展而弥合。

伊斯兰世界从来都不是统一的。这一地区常常被描述为一个“不稳定的弧”,丰富的石油资源更加深了该地区的不稳定。虽然有人观察到许多伊斯兰国家正在经历着深刻的社会变化,正在走向世俗的、现代的社会。在可预见的将来,破碎地带仍将是分裂的、动荡的,在经济和技术上与西方的差距不会很快缩小,与西方1000多年的对立也不会立即消失。在一些不公平,或疑似不公平现象的刺激下,双方的对立还可能被激化。今后仍然会有“圣战”和“十字军东征”。虽然“十字军东征”一词有强烈的宗教和历史含义,小布什也许并不了解其本源,他在911之后使用这个词描述对恐怖主义的战争,揭示了这场冲突的历史渊源。

西亚实际上介于亚洲和欧洲之间。当年地理大发现的促因是南欧人寻找通往东方的航线,避开西亚的阿拉伯人对东西方贸易的控制。在文化地理上,西亚与北非连为一体。这两个地区的国家大都信奉伊斯兰教,只有少数例外,如以色列(犹太教)和亚美尼亚(基督教)。西亚的主体居民有阿拉伯人、突厥人和波斯人。西亚的一个特点是盛产石油,大油田一直向东延伸到中亚。在西亚和中亚,石油蕴藏和伊斯兰教的范围似乎是重叠的:产油国都是伊斯兰教国家,伊斯兰教国家大都盛产石油。伊斯兰教和石油是目前国际政治中最热点的问题。这两个问题在西亚的重叠使它们变得更为复杂。比如,沙特阿拉伯是伊斯兰教的圣地,有麦加和麦地那,也有大油田。沙特王室是美国的盟友,但许多沙特人是反对西方的,他们是虔诚的穆斯林。一些最重要的恐怖主义领导人是沙特阿拉伯人。因此,美国更要扶持沙特的王室。

里海地区和中东地区同是破碎地带的一部分。它们有相似之处:丰富的石油储藏、穆斯林国家、干旱的气候。但里海地区从前是苏联的一部分,没有以色列,也不靠近大洋,再加上强烈反美的伊朗,新近出现在该地区的中国,缺少坚定盟友的美国想在这里扩张,要比在中东困难得多。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蔡信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