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一战后的欧洲难民问题
2010年06月01日 11:08 人文杂志 】 【打印共有评论0

在欧洲,尽管反犹主义的思潮和暴行始终存在,但德国一直到20世纪30年代之前,相比其他中欧、中东欧和东南欧国家,德国尽管限制犹太移民的涌入,但还是给予了犹太移民以更多的宽容与接纳。正如德国著名移民研究专家KlausJ.Bade教授所说:“在德国的魏玛共和国时期,针对东欧的犹太人的迁移,德国的移民政策和一体化政策就对其进行限制。从1880年到1929年差不多半个世纪里,大约有350万犹太人离开了中欧、中东欧和东南欧地区。他们移民的主要目的地是美国,德国——对于中欧、中东欧和东南欧地区的犹太人来说,只是他们海外迁移的中继站。汉堡和不来梅对于外迁犹太人来说是最重要的外迁港口。尽管普鲁士德国对穿越德国的犹太移民实行限制政策的同时,也提供了一些帮助,但从1880-1914年只有10000东欧的犹太人来到了德国。他们只是构成了在这一期间的、200万来自于中欧、中东欧和东南欧地区的、通过汉堡和不来梅港口离开欧洲、实现海外迁移的犹太人中一个很小的组成部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来自于中欧和东欧国家和地区的犹太人的数量得到了明显的提高。出现这一情况的背景是德国的招募政策(Anwerbepolitik)。此时,在德国军队所占领的俄罗斯—波兰的广大地区,由于军人数量的减少和劳动力的缺乏而在帝国的范围内招募了大约3万名犹太人。”(注:KlausJBade,JochenOltmer,NormalfallMigration.BonifatiusDruckBuchVerlage.2002.S.39.)实际上,在德国挑起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全德国54万犹太人,15%的人都自豪地与其他人种并肩作战,保卫德皇及其帝国”④⑤(美国)时代生活丛书编辑著,张显奎等译:《第三帝国:杀人机器》,海南出版社2001年版,第18、18、18页。)。

但到1918年4月,德国的这项招募犹太移民劳动力的政策被禁止。原因是德国实施了由反犹太主义思想所推动的针对中欧、中东欧和东南欧国家和地区的犹太移民问题的拒绝政策。依据这项政策,德国战时经济的劳动力供应必须对军事机构负责,而犹太移民不能成为战时经济的劳动力。但在战争的最后岁月和战后年代的动荡中,这项有计划地限制犹太移民的政策失败了。由于蔓延极快的反犹主义在中欧和东南欧国家,首先是在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后来是在巴尔干国家、乌克兰也有了反犹主义的市场,尽管来自于德国的犹太回迁者也在增加,但与此相反的情况也出现了,由于在中欧、中东欧地区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危机,那里正形成和发生着针对犹太人的武力驱赶和暴力行为,迫使许多上述地区的犹太人积极寻求着通过“消逝的边界”的途径逃向西欧国家。于是,与中东欧、东南欧国家有着地缘政治关系的德国,就成为上述地区的犹太移民实现迁移海外的中转国家和避难国家。到1921年,来自中欧和东欧地区、逃往德国的寻求政治避难的犹太人达到了7万人,这些使“边界的阻挡作用无效”的犹太人,至少在此时的德国被同意接纳避难。此时的德国,给予了犹太人以中东欧国家所不能给予的宽容和慷慨。尽管早在罗马时代,犹太的先辈们就第一次踏上了德国的土地,但直到1871年,宪法才赋予他们完全的法律上的平等权利。与中东欧国家不断迫害和驱赶犹太人相比,德国仿佛成为犹太人真正的天堂。一个来自普鲁士下院的犹太人曾高兴地说:“终于,历经数年徒劳而漫长的等待,我们终于停泊在一个安全的港湾。”④

由于在法律上犹太人拥有与其他人种相同的权利,因此,在德国的犹太人与其他中东欧国家的犹太人相比,实现与德国主流社会融合的犹太人最多。但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曾经与德意志民族并肩作战的犹太人,却成为反犹主义和种族主义政策迫害的对象。“战争失败后,德国成为犹太人安全港湾的理想也随之破灭。”⑤

从1919-1923年间,中欧国家、东欧国家和东南欧国家驱逐、迫害犹太人的烽火开始蔓延到德国,于是,德国国内反对犹太人的势力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已经出现了针对外国犹太移民的公开的暴力驱逐活动。与这种民间的反犹主义势力急剧发展相伴随的是,希特勒领导下的德国国家社会民主党的排犹、反犹主义的宣传和政策,对德国最终形成驱逐和灭绝犹太人的种族主义政策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于是,在政党、国家层面上的排犹、反犹主义的种族主义政策逐步得到了强化。在这种背景下,从1925年到1933年,在德国的犹太人不仅在政治、经济、文化上的地位每况愈下,而且人身安全也不断遭受到纳粹分子攻击和威胁。于是,在德国的犹太人被迫流亡海外或逃亡其他国家,从而使在德国的犹太人的数量锐减。我们可以从德国移民专家KlausJ.Bade教授关于德国的巴伐利亚个案研究中,清晰地看到德国的犹太移民沦为难民、被迫流亡的情况。“在巴伐利亚,到1923年,针对来自中欧、中东欧和东南欧国家和地区的犹太人,出现了在官方层面上反犹主义的拘留和驱逐犹太人的浪潮。在普鲁士,1919年还为中东欧、东南欧遭驱逐的犹太人的避难提供庇护,而现在的对犹太人的庇护政策却受到了强烈地限制。通过反犹主义的驱逐政策——这种政策在魏玛共和国时期的、日益增长的进行限制的庇护政策和越来越恶化的经济状况——而推动的这种犹太人在德国的继续迁移,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战后的时间里,犹太人的数量骤然下降。到1925年,人口统计中尚有10.8万东欧犹太人,这一数量与1910年的数量相比,仅仅提高了3万人,尽管从1914年到1921年,大约有10万犹太难民已经迁移出去。到1933年的人口统计,东欧犹太人的数量又下降了1万人,降到了9.8万人。”(注:KlausJBade,JochenOltmer,NormalfallMigration.BonifatiusDruckBuchVerlage.2002.S.41.)众所周知,这不是德国针对犹太人的最终结果。对犹太人更严重的迫害和灭绝,是发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欧洲犹太难民问题,将在随后的其他论文中讨论,在此不再赘述。

三、小结

通过对一战后的欧洲难民问题出现的成因、难民类型和难民进程的考察,我们可以得出下列结论:

1.跨越国境的国际移民,历来与国际政治格局、地区民族关系、国家与地区的社会政策和生存环境(包括社会环境和自然环境)的恶化等变量,存在着密切的因果关系。一战后的欧洲难民问题的出现正是上述四个重要因素共同作用的必然产物。

2.尽管一战后的欧洲难民主要可分为德国难民、俄罗斯难民和欧洲的犹太难民三大类型,但从移民类型学的角度来看,一战后的欧洲难民实际上也涉及到跨越大西洋的海外迁移移民和跨越国境的工作移民两种类型。这突出表现在欧洲的犹太难民的海外迁移和工作迁移的进程中。但与一般移民的海外迁移和工作迁移不同的是,欧洲犹太难民的海外迁移和工作迁移,并不具有主动的性质,而是具有明显的被动特征。

3.严重的欧洲难民问题直接导致了国际难民组织的诞生。一战后欧洲大陆上到处涌动着飘泊、流浪的难民潮,解决欧洲难民问题越来越引起欧洲国家的关注。但显然,解决欧洲的难民问题不可能通过一个国家的努力来完成,而需要国际层面上的共同协作。为此,1921年,国际联盟设立“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推选挪威人弗里德约夫·南森为难民事务高级专员,主要帮助俄国难民。1924年以后,“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的工作对象扩大到亚美尼亚难民,随后又扩及亚述难民、亚述—迦勒底难民和土耳其难民。为了使难民身份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南森发明了难民的旅行证件———“南森护照”,从而使成千上万的欧洲难民能够返回家园或被安置在其他国家。1931年南森逝世后,国际联盟成立了“国际南森难民署”,作为国际联盟领导下的一个自治机构,专门从事人道主义救助(注:吴慧:《国际法中的难民问题》,《国际关系学院学报》,1998年第4期,第7-12页。)。毫无疑问,如果没有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欧洲难民问题,就不会有国际难民组织的诞生。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宋全成 编辑:蔡信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