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者讲述1966——邢台大地震
2010年04月20日 18:14 cctv 】 【打印共有评论0

1966年的那场大地震虽然被称作”邢台地震”,但邢台市因不在震中,所以市区无一人死亡,仅有几例轻伤和房屋损。所以在邢台市并没有建立地震纪念碑。

邢台市辖两区15县,当年的地震震中区位于45公里外的隆尧,因此邢台地震纪念碑建在了受灾最重的隆尧县。

隆尧县现有47万人口,是一个工农业生产比较发达的平原县,虽然隆尧县比较富有,但县城里的建筑却都不高,一般也就是两三层楼,

40年前的那场地震使县城里一半房屋倒塌,伤亡两百多人,至今人们仍心有余悸,不敢把楼建得很高,而县城北边的邢台地震纪念碑就显得十分高大。

纪念碑有19,66米高,为1966年之意,上面有李先念主席的题词,下边有一圈汉白玉的浮雕,勾勒出当年抗震救灾的情景。一场突如奇来的灾难,使毫无准备的人们伤亡惨重,活着的人从废墟中挣扎出来,抬起倒塌的房梁,救出被压在下面的乡亲。白家寨党支部书记靳景印就是其中一位。

白家寨大队支部书记靳景印:

当时我起来一看。这房子底都倒没了,我也没顾了挖我家里人,那时候没穿衣裳,衣裳在地下埋着哩,我就光着膀子开始走了。我就喊,一个是找党员赶快组织救人,一个是走到哪,不叫群众哭,赶快挖人,都赶快挖人,当时我家属就跟我闹腾,你光顾别人不顾家里人,结果把我孩子砸死了。那时侯,这也哭,那儿也哭,那时侯,我就组织党员,哪儿也不叫哭,你都乱哭怎么寻,当时群众遇到困难时党员应当是在群众前面,当时就起来组织群众抢救。

靳景印家在地震中失去了一个17岁的女儿。

马兰村的袁桂锁被别人救出以后,也营救出不少乡亲,

马兰村民袁桂锁:

把我挖出去了,我出来以后一看,整个全变为一个土疙瘩了,什么都没有了,只有单独的听见隐隐约约有哭声,我赶紧出去就说,就喊说谁也不能哭,赶紧救人,这会儿出来俺村支部书记,在大街上喊,谁也别乱跑,也不要哭,要赶紧救人,如果乱跑的话,耽误时间,马上进行挖人。就这样,在支部书记领导下,开展了滚雪球的抢救方法,就地挖,你挖我,我挖你,像这样进行挖人到八,九点钟,基本上活的人都救出来了,出去以后,我就赶紧挖别人去,挖别人,把别人都大部分挖出来了,我的闺女八九点钟才挖出来的,我闺女死了,家里还有别人也都死了。

这幅照片中是牛家桥铁姑娘班的牛平芬,她曾奋不顾身营救战友.

牛家桥村民牛平芬:

当时我13岁,就是在铁姑娘班,铁姑娘班搬到队部,我们都没在家睡,有五,六个闺女,这几个闺女都在队部睡的,那天3月8号地震了,地震了都把俺门砸到底下了,我砸的比较轻,我爬起来了,脚底下砸了点土,后来我就急忙这个喊,那个喊的,把别人都挖出来了,把邻居家人都挖出来了,我才回家,回家以后,俺娘她也砸在底下了,先开始喊,还有点儿音,越喊越挖也没音了,俺大娘也和俺娘一块睡的,才挖出来就没气了。

震波传到北京,人们赶知了地震,但具体并不明朗.

此时党中央国务院已开始动员各方面力量准备进行大规模的营救。

3月8日早晨,一份河北省地震灾情的初步报告已送到周总理面前,总理作出重要批示,并对救灾工作做了紧急部署。

这本(邢台地震对策及研究)的主编林乐志对全部经过有深入了解。

河北省地震局高级工程师:林乐志

邢台地震发生当天,周总理让他的军事秘书周家鼎同志下达了两项命令,一是通知北京军区在邢台地震现场的部队救灾,参加抢救受灾群众,第二,通知空军到现场空投救灾物资,地震当天周总理在国务院召开过紧急会议研究震后对策。

当时,驻扎在邢台地区的部队主要为中国人民解放军63军187师和一些地方部队,63军是一支在抗日战争烽火硝烟中砺炼出来的队伍,与晋察冀人民结下了血肉情谊,地震灾害袭来时,他们又冲到了灾区最前线。

3月8日当天63军就成立了以军政委蔡长元为总指挥的前线救灾指挥部进驻灾区。

63军187师副政委员:吴寿安

起来以后,我们正要开政工会议,干部都到齐了,正准备要开会呢,这时候地方来通知说隆尧附近地震死了人不少很严重,接到通知我们马上临时开了个碰头会,说咱们停止这个会,马上到灾区抗震救灾。同时及时写了个报告报军里,一边报军里,一边组织行动。

187师560团后勤处长:高流水

3月8号早晨5点多钟,团里下令说隆尧地震赶快救灾,现在马上部队集合,集合起来以后,能带铁锨就带上铁锨,接着就跑,这儿离隆尧有三十七八里不到四十里,两个小时跑到,就得两个小时,战士们累得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

公路两边都漫出水了,公路不通,只能抄近路,怎么近怎么跑。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蔡信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