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禁忌语看日本人的心理特征
2010年03月21日 18:55 考试周刊 】 【打印共有评论0

核心提示:任何一种语言都不是孤立存在的,语言的背后有种种心理与文化的背景,同样,任何一种心理意识也不仅仅停留在思维上,而总是通过语言或行为表现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本文探讨了日语禁忌语以及日本人的心理特征,希望能给中日文化交流带来少许裨益。

在漫长的人类发展过程中,由于人类对自然现象缺乏科学的认识,不能够合理解释某种反常的自然力,语言被赋予了它本身原本没有的超自然的力量。人们以为语言如同大自然的风声、雨声和雷声,有一种超自然的神力,既可降福消灾,也会给人带来苦难。因此人们将言语所代表的事物和言语的本身等同起来,也就是将表示祸福的词语看成祸福的本身,并且在言谈中非常小心谨慎地使用词语,唯恐触怒神灵。冒犯了神灵要遭受惩罚,沾染了晦气则会倒霉。

自古以来,日本民族是个崇尚万物有灵论的民族,并深信语言的灵性。语言有灵,便会产生灵力,给人类带来幸福或不幸。早在日本最古老的和歌集《万叶集》中,柿本人麻吕有这么一首诗歌:しきしまの日本の国は言葉の幸はふ国ぞま幸くありこそ。意思是:日本是一个“言灵”带来的幸福的国家。让我们为今后的航海安全祈祷吧(只要你这么说,安全就会实现)。《万叶集》讴歌的“言灵信仰”,在现代的日本仍然存在。在日本社会,禁忌涉及的内容非常广泛,小至衣食住行、社会交往,大到政治、外交、文化等活动都有禁忌的身影。本文拟从称谓禁忌、疾病与死亡禁忌、有关生理行为的禁忌、数字与植物禁忌等几个方面简要介绍日语中的禁忌表达及日本人的心理特征,希望能给中日文化交流带来少许裨益。

称谓禁忌

日本是典型的群体主义社会,而群体主义社会的基本特征是横向有内外之分,内部的上下等级森严,上对下来说就意味着权力、权威。日本人在人际交往中对称谓的选择就充分地反映了现代日本社会的等级特征。称谓禁忌一般表现在下对上的称谓上,即下级、晚辈等不能直呼上级、长辈的名字,其原因就是由原始社会对神秘力量的盲目崇拜和敬畏,发展成为对现实的权利的尊敬和敬畏。

比如责备自己的孩子的时候可以用「おまえは」,但对公司的上司却不能用「あなたは」。「あなたは」一般用于稍微年长的女性称呼自己的丈夫。对于公司里的上司,一般使用「部長」、「課長」等职衔名称来称呼的。对部长使用「あなたは」那差不多是冲着部长吵架了。商店里的店员对客人也不能说「あなたは」,而应该说「お客様は」。

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十大诫命”之一就是不可妄称上帝的名字。凡是妄称上帝者,“耶和华必不以他为无罪”,死后定被罚入地狱。日本有句谚语,叫做「名は体を表す」(名示体)。名字不仅是人的识别符号,而且往往被认为具有神秘的力量。日本著名语言学家金田一春彦在其《日本人の言語表現》一书中,提到他读中小学时,每年都要数次聆听校长宣读《教育勅語》,每每在读到结尾处署名“睦仁”并签章处,校长先生对直接读出“睦仁”二字深感诚惶诚恐,而必定读为“御名御玺”。这种避免说出天皇或者尊长者名字,以示对其人的敬畏,就是名字禁忌的一个表现,这亦称之为避讳。

疾病和死亡禁忌

自古以来,疾病和死亡都是人们忌讳谈论的话题。在言谈中,众人一起评论他人时,忌讳谈人的生理缺陷。注意对残疾人不能直言“残疾”,而要称呼其为「身体障害者」。称呼盲人不能用「めくら」,要用「目の不自由な人」;哑巴不能叫做「おし」,而是「口の不自由な人」;聋子也不能称作「つんぼ」,而是「耳の不自由な人」;瘸子不叫「ちんぼ」或「びっこ」,而是「足の不自由な人」。因为在日本,人们对残疾人十分尊重。在马路上有专供盲人使用的盲道,十字路口绿灯出现时有规定的音乐随同播放以引导盲人横穿马路。

 

死亡是困扰人们生活的可怕阴影,尽管人人都知道它的来临是不可避免的。无论是自然死亡,还是被迫死亡,人们都发明了一些听起来不是十分可怕的委婉语。“死”是个人人都认为不吉利的字眼儿,于是,人们就避免谈到“死”字,遇到非说不可的时候,就用许多别的字眼来替代它,如说「亡くなる」、「世を去る」、「こときれる」、「息絶える」、「永眠する」、「昇天する」、「他界する」、「往生する」、「不帰の客となる」、「果てる」、「くたばる」、「没する」、「土になる」等等。中国人也不喜欢用“死”这个字眼,而是说成“见阎王”、“升天”、“见上帝”、“去见马克思”等等,据统计,汉语中从古到今有关死的禁忌语、委婉语达到三四百之多。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龙臻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