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哲理与思辨
2010年03月21日 16:50 南方网综合 】 【打印共有评论0

南方网讯 我一直觉得罗生门不是一部叙事电影.(不仅仅因为在叙事手法上的对一个事件的多重诉说,而是因为所带来的对故事本身的思索带有一种哲学思辨的味道.因为对事实真相的追寻和对真理的追寻都是一样的.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我发现黑泽明的这部电影带有很重的哲学味道。就是说,是对生活的提炼,而不是生活本身。这是小说所蕴含意义的扩展,也失去了生活本身的底蕴。大量象征的运用,极少的对白,具有在极端环境中的人的恶的展现,使这不电影不强调叙事而强调思辨。就是说,带有强烈的诗的特质。哲理诗。所以看到的人物都是带特征性的。是先验的。是超越生活的。是为了达到哲理而生的人物。所以看到的影片是推断性大于叙事性。就想表现了一场战争,不是用战争的本身,而是用象棋的形式。这部影片就象是推理而不象是纪录。缺乏细节展示的人物性格是概念的和抽象的,也是哲理的。

在哲理的时候,我们会谈到波兰导演基思夫洛思基。他的《十诫》《三色》没有人能够真正的猜透。如果导演给这些片子换个名字。比如,三色中用其他的名字。不是很强烈的表现色彩抽现。我想很多的评论家都要争论主题是什么。应该感谢导演的影片的题目。题目本身的哲理蕴含,提供了我们读解的线索活着主题。这个黑泽明的片子是决然不同的。三色中,哲理蕴含在生活中,故事里。第一个故事讲走出车祸。第二个讲婚姻的报复,第三个讲一桩诉讼案。是哲理先于故事存在。就像题目已开始就告诉我们的那样。

在这部哲理性大于故事性的电影里面。读解的快乐超过了看的本身。不是所有的图解都是机械的。起码黑泽明这部片子让我们能够有一些读哲学书的快乐。

罗生门《事实的真相》

我不是很同意那种道德提高说。就是说,在说供词的时候,每个人都是自觉把自己的道德水平提高。我更倾向于这样:每个人在诉说的时候,是自己能够记忆的。就是说,他们在说真话。对一种真相的不同诉说是因为他们心理接受的活着说一种心理期望。每个人处在一件事情的不同位置,看到的事物是不同的。这是由于当事人的主观性决定的。心理学家作过的试验是这样的:在一个开会的大厅,大约有50个人。突然重进去一些人,这些人在里面搞了一些破坏以后。又逃走了,前后时间大约几分钟。在对大厅里面的人进行的采访可以发现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准确描述人的特征。做事的顺序。待的时间等等。作为旁观者的眼睛尚且如此,当事人更具有这种不准确性。可是过去的事实只有一个。

关于武士的死亡具体的方式。电影本身没有揭示。我们却可以通过一系列细节来想到。多襄丸和樵夫都认为武士是多襄用丸长剑杀死的。武士和真砂认为是用短刀杀死的。先不说多襄丸。樵夫这么份明的强调用长剑杀死。有一种无银300两的味道。后来庶人分析说是樵夫拿走了匕首。樵夫也默认了。那么,用长剑杀死的,是值得怀疑的。在武士自己的诉说里面,是自杀。后来有人来拔掉短刀。当时在场的樵夫表现异常。也无疑证明了这一点。

让我们假定樵夫的诉说是正确的版本(更确切的说是黑泽明和桥本忍的版本。是他们对于小说的认识)。(除去最后一段)。来分析每个人的话。在占有真砂的时间是故事的争论时间。我们来分析这段时间发生的事。

罗生门——人性的恶。

对待弱者的态度是能够看人性的。在故事的高潮尾部。对待这孩子。庶人剥走了御寒的长衣。当樵夫来阻止的时候。他充分显示了恶的一面。不但理直气壮,而且动手大樵夫。面对无法保护自己的孩子。他的态度是从弱者身上获得。在没有出现的孩子的父母,对这个孩子的遗弃者来说,他们不是不知道孩子的将来的悲惨结局。还是狠心遗弃了。孩子是弱者和无辜者,所以命运是最惨的。孩子的父母良心遭受谴责。庶人呢,还会去剥夺更多的弱者的衣服。我觉得最后的结局是一种小寓言。是对整部片子的浓缩。如果把真砂看成孩子(无力自我保护者),武士看成孩子的父母(对孩子应承担保护责任,却因为荣誉而遗弃他),多襄丸(对弱者通过暴力的利益获得者)。树林中的悲剧在罗生门重演。也暗示这种故事在任何地方都上演着。格言不能代替生活本身。寓言的故事远不及电影的正文来的强烈和复杂。那么这个强与弱的对话是怎样的过程?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