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精卫在投日前的抗日言论
2009年12月07日 15:46凤凰网历史综合 】 【打印共有评论0

汪精卫在庐山第二次谈话会上讲话

(一九三七年七月二十八日)

(前略)

共同谈话所涉及者,为政治、外交、经济、教育诸问题,这些都是于国家社会有重要关系的。而尤其为诸位先生所深切注意的,无过于当前的时局问题。芦沟桥的炮声,已使第一期共同谈话中各位来宾都集中视听于此一点,现在事态愈扩愈大,亟有待于解决。好在对于时局之应付的方针和决心,已有蒋先生在第一期共同谈话中明白宣布了,全国同胞,惟有本着一致的决心,向着一定的方针,迈步前进。任何困难,皆所不避;任何牺牲,皆所不辞;自从“九一八”以来,我们政府及人民受不能受的痛苦,忍不能忍的屈辱,所蕲求的,只是欲得一些和平的时间,以完成建设现代国家的工作。

这建设现代国家的工作,不但是中国本身的需要,并且是国际的共同希望,我们相信这工作的完成,于日本也是有益无损的。因为共存共荣,是人类之共同利益,我们因此之故,数年以来,不恤以最大之忍耐,期待中日两国有真诚挽手之一日,然至于今日,实已濒于最后关头了。过此一步,国家民族的命运,便将陷于永劫不复之深渊,所以我们不能不以一致之决心,殉此最后关头。我们平口从事于国力之充实,铢积寸累,惟恐不用其极,我们今日必须准备,将此铢积寸累之所得,为此最后关头,完全用尽。

我们的军队,无所谓中央与地方之分,数年以来,我们致力于统一,无非一旦有事,全国军队如身使臂,臂使指,那么我们的血,方不致零零碎碎的流。有些挑拨离间的说话,我们已经听到了,但我们可以事实来证明。例如去年晋绥告急,中央派遣军队赴援的时候,何尝不也有许多风说。然到后来,事实证明,原来驻守地方的军队,因援军开到,而士气益奋,而援军之对于原来驻守地方的军队,极其亲爱精诚之至。这样的甘苦相共,休戚相关,翕然无阅,遂成就了守土御寇的一段历史。为时不远,无论何人都能记得的,这是证明凡有忠勇的将士,能为守土御寇尽力的,则其心魂必凝结为一,决不是什么挑拨离间所能施其伎俩。

又如前者于学忠不能安于河北政府,将他调任甘肃,商震不能安于河北政府,将他调任河南,政府固然心里十分难过,然不使其人之失职,及其所部之失所,这种苦心,也曾得到天下人的谅解。凡此皆是证明凡有忠勇的将士,能为守土御寇尽力的,即使遭逢不幸,只要国家尚残存一块土地,这一块土地,也就是他最后立足之所,也就是他最后为国家尽力之所。政府固然解衣推食,全国人民也是箪食壶浆,这是从精诚团

结发出来的心愿,也不是什么挑拨离间所能施其伎俩的。

末了,还有一句,当此最后关头,我们是弱国,我们是弱国国民,我们百无所恃,惟恃这一点以身殉国之精诚,以之自勉!以之共勉!我们如果个个都愿以身殉国,则最后的胜利,必在我们。因为侵略者之所以勇于侵略,无非想占领我们的土地,奴隶我们的人民,使人民为之服役,土地供其利用。如果侵略的结果,所得的只是满地尸骸一片瓦砾,那么侵略有何用处?人人如此,处处如此,侵略者便终于不能不回头了。我们必须有了这一致的决心,方才能向着这一定的方针迈步前进。今日因说到时局问题感想所及,聊吐一二,关于一切政策,尚愿接受各位先生的高见。

“《汪精卫先生抗战言论集》,独立出版社1938年6月出版”

汪精卫在南京广播讲话

(一九三七年七月二十九日)

(前略)

这样的忍了又忍,让了又让,已经整整的六年了,我们不能不想着这样一步一步的杀进来,是无底止的,这样一步一步的往后退,是无底止的,而且我们的准备,我们知道,日本也知道,我们固无[可]很坦白的说:“这些准备,都是现代国家所必需,我们恃此以与人为敌,我们亦恃此以与人为友,为敌为友,不只在我,而且在人。”

然而日本会这样的说:“我们不只不许你们与我为敌,而且不许你们与我为友。”那么,我们之准备,不但不能得到慢些的结果,反而是唤起日本之加紧的一步一步杀进来了,这样的不准备不可,欲准备不能,使我们于想些方法一步一步的往后退的时候,不能不划定一个最后关头,未到这最后关头,容许我们想些方法,能不退最好,不能不退,也尽可能的退得慢些,及至到了这最后关头,则我们一齐站着,不能往后再退一步了。从前说过,和平未至完全绝望决不放弃和平,牺牲来到最后关头,决不轻盲牺牲。

当“未至”的时候,我们要有绝大的决心与勇气来忍耐,及“已至”的时候,我们要有绝大的决心与勇气来牺牲。我们当日若不忍耐而孟浪牺牲,则牺牲为无意义,今日若不牺牲而犹言准备,则准备为尤无意义。牺牲两个字,是严酷的,我们自己牺牲,我们并且要全国同胞一齐牺牲。因为我们是弱国,我们

是弱国之民,我们所谓抵抗,无他内容,其内容只是牺牲,我们要使每一个人,每一块地,都成为灰烬,不使敌人有一些得到手里,这意义诚然是严酷的,然不如此,则尚有更严酷的随在后头,质而言之,我们如不牺牲,那就只有做傀儡了。

(后略)

(一九三七年八月三日)

(前略)

自十九世纪以来,亡人之国,不只武力,一切经济文化皆可为亡人之国的工具,所以国不亡则已,既亡之后,绝无可以复存,除了波兰,因特殊情形,亡而复存外,更无可举之例。在大战中,俄国败于德国,几乎亡了,德国之败于协约国,几乎亡了。然足能保存,且能复兴,这都是于垂亡之际,人人下了救亡图存的决心。人人肯说老实话,和呢,是会吃亏的,就老实的承认吃亏,并且求于吃亏之后,有所以抵偿,战呢,是会打败仗的,就老实的承认打败仗,败了再打,打了再败,败个不已,打个不已,终于打出一个由亡而有的局面来。这种做法,无他巧妙,只是说老实话而已。这说老实话,不是等闲的,人人能说老实话,才能人人负责任,反之,人人不说老实话,则必人人不负责任,人人不负责任的结果,除了亡国,还有那一条路?

(后略)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 蔡信
更多新闻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