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地震回忆:连长大喊“原子弹爆炸了!”
2010年04月20日 18:36 黑龙江新闻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被救的小伙子死死抱着我,泪流满面地问我的名字,我告诉他:“我叫解放军。”

“唐山师范学校告急!”这所学校在当时的唐山也是一所高等学府了。

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冲到倒塌的大院内,稀稀拉拉的几个同学,散布在三座不如平房高的楼堆上,在暴雨的冲刷下,一股股红色的小溪流正从碎墙和裂缝中涌出来。很多死者的四肢和腰身暴露在水泥板堆外面。呻吟和惨叫声从脚边一直响到废墟的深处。

在一条水泥板和碎砖支成的窄缝里,一个男低音从里面时断时续地传出来。余震袭来,那条缝隙又缩小了几分。我脱下军装,从那条缝隙里强挤了进去。里面黑咕隆咚的,足有5米多深,借着洞口的余光,我好半天才看清里面的一切。一辆变了形的自行车梁,紧压在那男同学的腰上。车上是块破床板,再上面是一块摸不到边的水泥预制板,离他只有一米多高。余震伴随着地声滚来,尘土中床板又“咔咔”地断了好几截。

车子下面的那个同学带着哭腔说:“叔叔,我……我全靠你了……”其实我那年才刚刚20岁,跟他差不多大。情急中我顺手摸到了一根铁棍,迅速插到自行车的车梁底下,使尽全力用半个身子压下去。啊!自行车居然活动了,慢慢抬离了伤员的腰。我忙在棍下垫了块石头,又继续撬起来……就这样,硬是在这几乎不可能抬起的数吨重物中,牢牢地支起了一个微小的空间,我兴奋地抱住他的腿,一点点向透进生命之光的洞口挪去……大家七手八脚把我俩拉出来,还没等站稳,只听轰隆一声,在余震卷起的尘雾中,那道窄缝就永远地消失了!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

那个被救的小伙子死死地抱住我的左腿,泪流满面地问我的名字。我不说,他就死死地不松手。我费力地掰开他的手,告诉他:“我叫解放军。”趁他一愣神,我赶紧一瘸一拐地跑开了……

实在吓不跑,也只准射向哄抢者的腿,尽量不打死一人

我永远无法忘记震后最初几天那不太和谐的音符。

哄抢是这样开始的———人们先是自发地拥向食品店,拣出里面可吃的东西填饱肚子,然后找到布店,用一块块布匹裹在自己赤裸的身体上。吃饱穿好后,一些人终于原形毕露了,带头冲向那些并不属于自己的财富。在商店,他们掠走了一切能搬动的东西;在银行,成捆的钞票塞进了扎起裤脚的裤裆;在食品厂,有人因分赃不均而厮打成一团……新市区百货商场,这个唐山最大的商业中心废墟边,部队战士手挽手组成三道人墙还是被冲开了;路南区那个空空的保险柜,碑子院那个被抢得见不到一块整砖头的供销社,至今还在我眼前晃动着……

在这极度混乱的状态中,“八一”军旗下的战士们本着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原则,再次冲上第一线,保护这批唐山明天的物质基石。战士们的血,再次流下来。有的战士几乎被打死,手中还死死抓着一捆布!

当我和另一个战友被派驻某供销总社时,唐山公物的守卫者们接到了“险况时可以开枪自卫”的命令。

我还清楚地记得,面色严峻的指导员再三叮嘱我们,情况危急时,第一个点射,只准朝天上放;第二个点射,只能朝人头上方的空中放。实在吓不跑,也只准扫射他们的腿部。

几天后,枪声停了,各级组织基本上恢复了,一场限期退赃还款的运动开始了。当街挂起的高音喇叭里整日整宿地呼喊着:“过期不还者,查出严办!及时送还者,概不追究!”

人,毕竟是人,当他们的头脑清醒后,意识到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时,惊恐和悔恨马上占满了整个身心。因此,他们没有勇气在光天化日之下把公物送还回来。于是,每当夜幕降临时,一群群黑影又活跃在几天前他们来过的地方,你会惊奇地发现,在商店、银行、工厂的军队警戒线外,冒出一堆堆的物品。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石立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