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亮与法家及蜀汉的权力分配
2010年05月29日 14:30 凤凰网历史 】 【打印共有评论0

文章摘自《从历史看领导》 作者:许倬云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讲到诸葛亮,我们应该先讲刘备,不过诸葛亮是中国历史上很难见的一个典型。诸葛亮运气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运气不好的是,活得不够长;运气好的是,他成为中国历史上,甚至包括西方历史上都难得有的这么一个几乎没有贬语的人物,历史上几乎都是说他的好话,这是他的幸运。而到底诸葛亮的人力资源在哪里呢?

大家晓得隆中对策,晓得三顾茅庐,诸葛亮曾在今天的襄阳、樊城一带(当日叫作南阳)参加了刘备的集团。有一批荆襄的知识分子,那时身处中原附近的边缘。中原混乱,他们逃难到安全地带,第一个落脚点便是汉水流域。这里地方不错,人口不太拥挤,诸葛一族也是一个流亡到那里去的知识分子家族之一。这一批流亡的知识分子,在当地构成了一个新的集团,他们跟当时首都洛阳的知识分子心态想法不同,他们远离了中央,不必要做官,他们有很多自由的讨论,于是构成这一批人活泼的学风,也构成这一批人不去管儒家经典,自由追寻学问的特点。在《三国演义》里,可以看到诸葛亮的一大堆朋友,庞统、司马德超、徐庶等都是这一群人中的俊杰。老实讲,三顾茅庐是他这一个集团共同计划出来的一个策略,推出朋友中一个人,就是诸葛亮,拿这个人先打广告,打得很响。做出广告,将他当作一个领袖,打入刘备的阵营。用这批知识分子的文才,配合上刘备的武力。刘备当时无家可归,入川后才有发展空间,等到荆襄集团进入四川时,刘备便依仗这些当时全国人才的精华,这是作风很特殊的一群。

四川本身当然也有一批地方人物,四川地方办学,从西汉就开始了,并且做得很成功。四川的经济资源好,所以四川本地也有一批地方性的学术精英。虽然人数与水平跟荆襄比要稍微差点,但是占了土著的地利。为什么差一点?因为它地方性太强,不像荆襄集团,是来自各方的人物,都在那儿聚合,互相交换心得、互相影响,其成员强、智识范围广、知识水平高。而四川地方教育眼界比较小,想到的是地方利益,同质性非常高。但巴蜀人物是土著,有强大的经济基础及社会基础,不像荆襄来的一批是流民,是没有地盘的。诸葛亮就靠这两批人物构成了他的一个人力资源,他将这批外来知识分子跟当地知识分子相结合,结果结合出一个非常巧妙的格局:自己是丞相,代表蜀汉的中央;他又是益州牧,代表地方。于是,在州郡的体系里,是地方知识分子掌实权,亲民,直接管理动员及支援的工作。中央政府,丞相府里荆襄人士最多,他们是诸葛亮的辅佐。而诸葛亮自己就担任了荆襄人士和地方人士的协调者。诸葛亮对地方人士给予极大的尊重,因为地方人士有实力,他给地方人士两个极大的权力,一个用地方人士来做纠察,纠察不仅纠察政府,连刘备都在纠察之列。法正谏刘备,刘备不敢不听,这是个很巧妙的运作。一方面使得刘备有点约束,另外一方面使得地方权力有充分加入政治的机会。

至于对魏作战,他是用刘备带来的兵,以及马超的凉州兵。马超在《三国演义》里面是一员猛将,马超的重要性在于他代表凉州的兵源,兵强马壮,是蜀汉的主要武力。刘备和诸葛亮有一批武装力量是靠北方来的雍凉地区的人。可是雍凉地区的武装部队,和荆襄与益州的文官体系要结合的话,诸葛亮本身要做协调者。他的做法,跟曹操做协调者身份完全不一样,曹操是用权术,诸葛亮则以恩义相结,以公平待人。公平待人必需有个明确的标准,所以他又是法家了。他将他的标准公开地、明确地交待给大家,他还有一套非常公平的考核制度,使大家都知道:违背了约定的话,就要受惩罚。所以诸葛亮用刑相当严,惩罚相当凶,可谁也没有怨言,因为被罚的人自己知道是该罚的。别人不能说,你诸葛亮存心整我益州人,你在歧视我们地方力量。因为诸葛亮一样惩罚荆襄人士,一样惩罚凉州兵,他拿出来的条文是一致的,规定一致,惩罚过程一致,考核过程一致。

一方面公平,另外一方面对人有恩有义,才使得诸葛亮的核心协调功能非常成功。他动员这三群有限的资源,结合成一个非常灵活的组织体。此外,他的政府里面,分成两个系统,一个系统是政务官,另一个是常任文官系统,各位如果看《前出师表》,你可以看到推荐给朝廷的,没有大将,没有高官,没有做州郡长官的人,也没有朝里做丞相的。他推荐了蒋宛、董允,这些人可以辅佐皇帝;另外一位是将军向宠,他做的是管理军队的后勤补给,升迁调派……不是军令系统,而是军政系统,叫作“督”,他委任将军向宠做军中的督,是经过众人的推荐,他咨询了大家的意见,说这个人公平,他才用这个人做督。向宠不指挥作战,只做军队的行政后勤工作。

从上述可知,除了通常我们看得见的官员、执行者和决策者以外,他还有这么一批专门做管理事务的人。诸葛亮“六出祁山,九伐中原”,国内还治理得很好,就是因为有这么一批常任事务官在那儿。我们今天总是忽视常任官,每一个常任官做得好了,就向上升迁,永远没有留在那儿专门管事情的人,这是个很大的错误。而诸葛亮所做的这些也是靠着法家的理论。诸葛亮自己注解申、韩,可是他不像曹操将才与性分开,他是才性相合的,也是儒法两家合起来的理论。所以诸葛亮辅助刘阿斗,总是劝他“近贤臣,远小人”,他是注重品德的,不是只注重才能。诸葛亮的法家,是儒法相掺的一个理论,可说是真正直接衔接,继承汉朝的一个思想体系。不过他没有拿汉朝举孝廉的那个制度在四川彻底执行,因为他不想因为举孝廉的制度而颠覆了他三批人才的平衡合作体制。如果又用察举,地方力量一定会将荆襄力量与凉州力量排除掉,而且地方力量是不能单独支撑大局的。这两大力量,一批凉州力量,一批荆襄文人,不能完全从地方上出来。因此诸葛亮不采用汉朝长久执行的地方选才的制度,而是用这三种力量相掺的制度。

当然,假如说诸葛亮活得更长,或者蜀汉维持更长久,我想他必定要改变荆襄人士子孙,也必定要慢慢建立地方基础,凉州武力必定也会产生文才。但是蜀汉没有维持太长久,第二代基本上没有出现,所以就没有发生中间要转型变成另外一种更适合地方性的制度。如果到了那个阶段,就必须转换出一个新的体制,要有良好的人才来源及人才培育制度,重要的是怎样落实本土化,却又不将外来人才投闲置散。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许倬云 编辑:石立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