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智良:战斗,就凭那一颗良心
2010年03月17日 17:32 人民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苏智良在山西与昔日慰安妇王改荷老人(资料图片)

苏智良的眼泪

作为一个刚强的男人,苏智良的这个15年算是流了太多眼泪了。

15年前苏智良踏上了寻访中国“慰安妇”的征途,他从上海走向华北、走向西南、走向东北,足迹遍布全国,先后调查了20来个省市自治区,最多的时候一年要出差28次。15年来,他找到了数以千计的中国慰安所原址,拥有几十万份资料;他先后走访了100多位中国“慰安妇”幸存者,家里存放着40多盘受害者满含血泪的口述磁带;100多位受害者中能活到现在的只剩下了46人,自始至终,苏智良都与她们保持经常的联系,每年要给她们汇一笔笔生活费。

杨大娘是南京的一个受害者。2000年1月23日,日本右翼分子企图借“大阪国际和平中心”为舞台举行所谓“二十世纪最大的谎言--彻底检证南京大屠杀”集会。为了反驳日本右翼分子的谎言,苏智良一行带着杨大娘前往大阪进行控诉。杨大娘不愿抛头露面,他就用一块白布单子遮蔽着她,再把光打在上面,照出她的身形。当她讲到7岁就被3个日本兵强暴,从那时到今天都在使用尿布时,苏智良当场流下了眼泪……

苏智良去山西走访一位幸存者,他给她带去了1200元钱。当钱交到老太太手中时,她开始不说话,之后,突然扑通一下跪在苏智良的面前,哭着说:“你真是个好人啊,我一辈子都没有见过那么多钱!”苏智良忍不住落下泪来……

苏智良曾到海南黎族一个的幸存者家里去,揭开她家的锅盖,发现里面盛着野菜。苏智良好奇地问这是给猪吃的吗?老太太说:第一碗自己吃,剩下的给猪吃。苏智良心中一闷,咬了咬牙把眼泪硬给顶了回去……

1997年起,苏智良在去山西的艰难寻访中,带上了妻子陈丽菲。

“我独自调查了两三年后,已感力不从心。遍及20来个省市自治区的慰安妇,靠我一个人挖掘,即使把命搭上又能采访几人?所以我就拉上我的妻子,想女人调查女人的事情,似乎方便些。”苏智良用一贯平淡温和的口吻诉说着这些往事,“我们一开始采访的时候没有经验,老人哭我妻子也跟着哭,我也会忍不住流泪,到后来纸巾都用完了,问也问不下去。慢慢地才有了点经验,很多比预计更残忍的真相也慢慢在我们面前展开。”

往后的每年,苏智良都一定会派人或者自己亲自去山西,把钱送到那些生活困顿的“慰安妇”受害者手上--她们不识字,无法去邮局领钱,若让别人代领,哪怕是她们的子孙,这些钱也很可能用不到她们身上。“当人贫困到了一定的地步,丑恶的东西就来得太凶猛。我们见过多位受害者被自己的子孙遗弃,因为他们太穷,更因为她们做过慰安妇,因而被终生鄙视。”苏智良说着,一种深深的悲情渐渐漫溢了开来。

“做过慰安妇的女子要么终生不嫁,要么嫁人后受到丈夫的毒打、子孙的欺凌。有些受害者不愿意公开,很大原因是子女不支持。我曾聘请一些调查员一起协助调查,有人被老人的后代打出门:'没有这样的事,滚!'这样的局面,我自己也无言以对。”

鲁迅先生说,所谓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当年日军的暴行毁灭了这些“慰安妇”的一生,而当苏智良越来越接近这段历史时,他并没有被毁灭一贯的坚信与勇气。他在心痛中流泪,在无奈中斗争。

苏智良的战斗

作为一个儒雅的学者,苏智良的这个15年算是"怒吼"了太多次、"战斗"了太多次。

1998年苏智良接到日本一个民间组织的邀请函,请他到日本演讲日军当年在华实行慰安制度的野蛮暴行。是年12月,苏智良在日本先后进行了7场演讲,在那些照片、录像、旁证、历史资料面前,许多日本人当着苏智良的面,对他们曾经犯下的罪恶深深愧疚。一些日本老兵不但帮着维持秩序,还为他提供了许多资料。然而,日本的右翼却大肆阻挠意图破坏演讲。一场在大阪的演讲中,右翼分子开着30辆汽车,把会场死死围住,嗥叫着"中国没有慰安妇"、"日本军人没有征集中国妇女"的口号,向苏智良示威。

苏智良没有示弱,拿起会场上的麦克风,用日语怒斥:"你们想否认中国有慰安妇,否认那段历史,这是白日做梦!请你们记住,真实的历史是不容抹杀的,是任何人也掩盖不了的。告诉你们,作为一个中国学者,作为用多年心血进行实际调查的中国人,我有足够的证据和理由向你们说明,日本军国主义当年在中国犯下了罄竹难书的滔天罪行,他们强征中国妇女充当性奴隶,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最为悲惨最为暴虐的事件。这段历史真相,不但我能证明,就是现在台下的一些日本老兵也能证明,你们日本的一些学者也能证明……"

苏智良的怒吼让他赢得了在场一些日本人的敬重,苏智良的勇气也让他继续奋斗下去:

苏智良力争重新改写联合国人权报告,他要告诉世人:中国妇女充当慰安妇达20万人,中国才是最大的慰安妇受害国;

苏智良殚精竭虑,1999年终于完成了30万字的中国首部"慰安妇"研究专著,定名《慰安妇研究》,并从家里渐少的存款中拿出钱自费出版;

苏智良趁热打铁,又紧接着写出了一部13万字的"慰安妇"通俗读物--《日军性奴隶--中国慰安妇真相》,把一切的爱与恨倾注其中……

2000年,苏智良带着34人组成的中国代表团去东京起诉,其中包括7名幸存者。

战斗,不是苏智良一个人。他的身后有他的爱人、有他的支持者、有无数爱国志士、商人、学者……更有历史苍天、公道人心。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刘延清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