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妇”问题的过去与近况
2010年03月17日 17:20 百年潮 】 【打印共有评论0

安倍被迫道歉

慰安妇问题令安倍内阁陷入外交困境。首先,安倍没有料到慰安妇问题会招致全世界如此大规模的批评浪潮,他对该问题的严重性和敏感性估计不足。因此当他看到世界掀起一股反日浪潮时,不得不用适当的言辞进行安抚;其次,美国的反应也出乎安倍的预料之外。安倍原以为美国会一如既往地在日本否认历史问题时低调应对,而此次美国高调批判的态度让日本深为不安。4月底,安倍将展开其上台以来的首次美国之行,美国国内出现如此强大的反日浪潮,迫使安倍政府不得不有所收敛,以免在不久之后的日美会谈中遭到美国政府在慰安妇问题上施加直接的压力,影响日美关系。可以预见,为了熄火,安倍在访美期间一定会再三以“首相”或“个人”的身份对慰安妇表示“由衷”的道歉。

安倍内阁对华盛顿的举动颇为焦虑。2月19日至22日,安倍派助手世耕弘成紧急赴美,宣传“慰安妇”决议案存在的所谓“问题”;安保助手小池百合子也于12日至16日巡访华盛顿政界,会见美国国会领导人,劝说他们放弃。美国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亚太小组委员会主席埃尼·法莱奥马维加在3月份透露,在举行听证会之前,日本大使过来表明了“忧虑之情”。自民党还计划与提交议案的本田会谈,对其展开说服工作。

在美国众议院决议的压力下,日本高官出面采取强硬手段公开否认“慰安妇”等历史事实。先是日本外务大臣麻生太郎表示这一决议案是“极端令人遗憾的”,并指责“决议案不是以客观事实为基础的。” [18] 随后3月1日,安倍晋三在首相官邸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对于是否使用了强迫手段的问题,是存在争论的……然而事实情况是,没有证据证明起初提出的存在强迫的说法。那个说法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强迫一词的含义,而我们却不得不接受那样的含义。”在3月5日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安倍再次表示日本将不会再为“慰安妇”问题而道歉,并称“即使美国众议院通过要求日本道歉的决议,日本也不会再为二战中强迫亚洲妇女成为慰安妇道歉。” [19] 8日,安倍又表示,日本政府将协助自民党重新调查作为“河野谈话”前提的有关“慰安妇”问题的事实,并探讨“修改河野谈话的可能性”。安倍的这些言论,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不满与谴责。

2007年年中,日本参议院将举行选举,因内政失分而民望江河日下的安倍内阁企图回复其民族主义立场,重新获得保守派人士的支持,所以美国众议院对“慰安妇”问题的议案才会成为争议焦点。3月9日,安倍晋三在国会表示:“对那些曾置身于非常艰难环境下,有过痛苦经历的‘慰安妇’,我们表示真诚的同情,我们已经做出了道歉。”言下之意就是没有必要再次道歉。安倍晋三再度伤害“慰安妇”幸存者的公开言论,再次引发各国支持“慰安妇”团体和受害幸存者的抗议。

然而在美日同盟关系中,美国固然是日本的盟友,但美国同时也是日本最有力的控制者,在军事、经济等方面,处处都可以看到美国的影子。在这样的形势下,安倍内阁重新思考了“慰安妇”这一历史问题,开始采取一系列的道歉姿态。3月11日上午,在日本NHK电视台的节目中,安倍“由衷地”向心灵受到创伤的“慰安妇”表示道歉。[20] 16日,安倍答复社民党众议院议员辻元清美提出的书面质询,重申“从政府发现的资料中,找不到有关军方或官方曾进行所谓强征(慰安妇)的直接记述”。[21]在安倍发表了致歉声明后,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在3月18日专题报道二战随军“慰安妇”的问题。节目中播出了“有时(一名慰安妇)一天要遭受3、4个日本兵凌辱”等原“慰安妇”的证言,并介绍了在美国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提出“慰安妇”问题决议案的日裔众议员本田的主张。整个节目对日本在“慰安妇”问题上的应对持批评立场。此外,《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等美国主流媒体也相继作了报道。

3月26日,安倍在日本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就共产党议员吉川春子的质询进行回答时表示,他会坚持1993年的“河野谈话”的原则,即日本政府承认在二战期间征用过“慰安妇”的立场,并向那些历经苦难的受害者深表同情和道歉。安倍表示:“我现在作为首相在这里道歉,如同‘河野谈话’里表述的一样。正如我经常所说,我同情那些经受苦难的人,我对她们当时被置于那种境地的事实表示道歉。”[22] 4月3日晚,安倍在与布什通电话时,又“由衷地”向慰安妇表示道歉。4月21日,安倍在接受《新闻周刊》采访时,对日军强征慰安妇再度“深表歉意”,认为日本对“慰安妇”的痛苦经历负有“责任”。23日安倍在接受日本记者采访时说,他对“慰安妇”饱受辛酸的状况表示道歉。26日,安倍晋三在会见美国国会议员时,再次就“慰安妇”问题表示道歉。次日,安倍在与布什总统在戴维营举行会谈时,又一次就“慰安妇”事件表示道歉,布什则表示愿意接受安倍的道歉。

纵观此次“慰安妇”风波,作为日本首相的安倍晋三先是四次否认“慰安妇”问题,接着又被迫至少六次承认日本政府与“慰安妇”问题有关,并致道歉。然而安倍的道歉并不足以让受害者们感到安慰,因为安倍是以“日本首相”的名义,而非如“慰安妇”受害者所期望的那样,以日本政府的名义正式进行道歉。而且,安倍及日本政府一如既往的拒绝承担“慰安妇”问题的法律责任。

各国舆论齐声批判

安倍晋三在“慰安妇”问题上的颠倒黑白的表态,招致了世界各国政府、民众和舆论的强烈反对。

韩国政府和民众均以坚决的态度回应安倍的言论。3月3日韩国外交通商部长指出,任何对日军在二战期间强迫亚洲妇女充当性奴隶一事表示怀疑的人都应“正视事实”。此外,韩国外交通商部就此发表声明说,安倍的讲话“旨在掩饰历史事实,我国政府对此深表遗憾。”安倍的讲话“使(我们)怀疑”,日本就过去的战争进行的多次道歉是否出于“诚意”,“我们再次要求有责任感的日本领导人能正确认识历史。” [23] 3月7日,民众在日本驻韩大使馆前举行示威,抗议安倍否认日本强征“慰安妇”的讲话,要求其正式道歉,并要求日本政府对“慰安妇”进行赔偿。 14日,原日军“慰安妇”幸存者在日本大使馆前举行示威活动,要求日本承认战争罪行并就“慰安妇”问题作出道歉。31日,日本外相麻生太郎和韩国外交通商部长官宋旻淳在济州岛举行会晤。宋在会晤中批评日本政要否认“慰安妇”等罪行,给韩日关系的发展造成了障碍。4月3日,47名韩国国会议员联名致信安倍晋三,敦促日本就“慰安妇”问题真诚道歉。韩国甚至表示,如果安倍对此不闻不问的话,韩国将联合有关国家组建共同调查团,要求日本以国家的名义向被强征为性奴隶的女性道歉并进行赔偿。

美国政府、国会和主要媒体此次在“慰安妇”问题上的态度达到空前一致,那就是对自己的铁杆盟友毫不留情。3月2日,美国副国务卿约翰·内格罗蓬特在日本访问期间说,日军当年强征“慰安妇”应受谴责,这一问题必须在日本和相关国家间得到解决。26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凯西就安倍最新表态回答媒体记者的提问,他说,安倍道歉是积极的一步,但“我们当然希望看到日本继续采取这一立场,并用一种坦白和负责任的方式处理这一问题,即承认犯下了大量罪行。”美国国务院对日本强征“慰安妇”的行径表明如此强烈的立场尚属首次。4月5日,正在中国访问的美国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亚太小组委员会主席埃尼·法莱奥马维加也表示,美国议员们已经意识到“慰安妇”问题对于日本政府来说很敏感,但这是不可否认的历史事实,应该用真诚的努力去解决问题。有些日本领导人却对此不予承认,这是不能接受的。这次的提案是由参众两院的6名议员共同发起的,“慰安妇”的凄惨遭遇赢得了更多美国人的心,参与提案的人数越来越多。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邓肯·亨特就“慰安妇”问题表示,“日本政府应立足于历史事实,有必要进行谢罪”。邓肯于3月5日加入为该决议案的共同提案人,他说,“听了很多证词,我相信有很多女性被迫充当慰安妇并受到不人道的待遇”。[24] 到4月10日,已有81名美国会议员明确表示,支持国会通过有关“慰安妇”问题的121号议案。美国的媒体对安倍言论出现少有的一边倒的口诛笔伐,《西雅图时报》、《洛杉矶时报》、《国际先驱论坛报》、《圣何塞信使报》、《波士顿环球报》等报纸都刊发评论批评日本的态度。3月6日,《纽约时报》社论指责“试图歪曲历史事实只会损害日本的名誉”。社论最后还劝诫安倍“摆脱耻辱历史的第一步是首先承认历史”。[25] 《华盛顿邮报》则在3月24日发表措辞严厉的社论,批评安倍热衷于朝鲜绑架日本人的问题,却在日本自己犯下的战争罪行上含糊其词,认为安倍晋三有关“慰安妇无强制证据”的言论是对民主社会的玷污。[26] 3月31日,尽管安倍已经迫于压力道歉,但《纽约时报》依然不依不饶,再次发表抨击安倍言论的文章,并用整版的篇幅介绍对日本中央大学教授吉见义明的专访。吉见在专访中认为,“慰安妇”是“由日军主导创设、维持并扩大的系统,是侵犯人权的行为”。文章指出,日本政府应该清醒了。在一册名为《传统与碰撞:全球视角看历史》的历史教科书里,第一次出现了30万“慰安妇”的故事,这本书已在弗吉尼亚州使用。

其他各国也出现持续的批评日本的浪潮。3月7日,朝鲜外务省发言人批评日本领导人“丧失了基本的良心和道德”,并认为这是日本“复活军国主义的表现”。同一天,朝鲜“日本军慰安妇及强征受害者补偿对策委员会”发言人也在平壤发表谈话,要求日本领导人立即停止否认“慰安妇”问题的行动,并赔礼道歉。3月7日,来自澳大利亚、韩国和台湾的三名原日军随军“慰安妇”,在日本驻悉尼总领事馆前组织抗议集会,并向领事馆递交了要求日本政府正式谢罪并进行赔偿的文书。这是首次在澳大利亚举行的有原随军“慰安妇”出席的抗议集会。澳大利亚总理霍华德3月12日在访日会晤安倍前指出:“慰安妇是世界史上一个悲惨时期骇人听闻的情况,对于发生的一切不能有任何的狡辩,任何认为不存在强迫的暗示,都将受到我的彻底批判”。3月14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接受共同社等媒体的采访时,也针对“慰安妇”问题说,“为了不使悲剧重演,日本应该努力结束过去,向前发展”。他强调,“能否真挚理解和面对过去的事情(战争),关系到日本会否成为正常国家并在亚洲获得应当的地位”。3月2日,菲律宾妇女权益组织也强烈谴责安倍的言论。菲外交部于5日发表声明说,安倍言论与日本政府过去在此问题上的态度相互矛盾,菲政府敦促日本正确对待这一问题,要求日本政府遵守“河野谈话”。《菲律宾每日问询报》也严厉批评安倍的言论,称“被日本戮害的各国只不过要求日本真诚谢罪,安倍的发言却使问题的解决变得遥不可及。”3月16日,荷兰外交大臣马克西姆·费尔哈亨直接打电话给日本驻荷兰大使小町恭士,称日本政府有关“未发现日军曾强征慰安妇的直接记述的答辩书”,令人感到不愉快,并要求日方对此作出解释。加拿大国会也在推动一项由华裔议员邹至蕙提出的决议案,要求日本政府对“慰安妇”进行道歉,而卑诗省正在展开征集5万人签名活动,以示支持国会提案。3月27日,新民主党议员马斯顿提出的该决议案在众院外交及国际开发委员会下属人权小组委员会获得通过,并提交给常任委员会。马斯顿说:“应该施加压力,让安倍首相对二战期间作为性奴隶受到虐待的数万名女性进行道歉,并制定赔偿计划。”德国《南德日报》3月28日也谴责说,安倍为挽回在内政方面的损失,公然否认了日本军队在亚洲迫害性奴隶的事实。该报在题为《怠慢历史》的评论中谴责说,安倍在支持率急速下跌后,打算通过民族主义言论得到日本国民的拥护。

对安倍的否认,中国政府采取了克制的立场,但鲜明地表明了态度。3月6日,在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记者招待会上,李肇星外长指出,强征“慰安妇”是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所犯的严重罪行之一,日本政府应该承认历史事实。[28] 3月8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回答记者关于“慰安妇”问题时表示,希望日方拿出勇气,本着对历史、对人民、对未来负责的态度,认真对待来自国际社会的正义呼声,妥善、正确处理好这一问题。秦刚指出,日本强征“慰安妇”不容否认,这一问题涉及日本在国际社会中的形象。

以“慰安妇”问题为焦点的中日间历史问题,一直是困扰中日关系正常发展的症结所在。与其他中日间历史问题一样,“慰安妇”问题首先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遗留问题,但另一方面,这更是一个具有普世意义的人权问题。在国际社会的持续关注下,“慰安妇”等历史问题已经不仅仅是关乎中日两国关系的敏感话题,而是关乎妇女权益及其尊严的国际性人权议题。二战已经结束60多年,许多受害妇女年事已高,每年她们都在逐渐凋零、辞别人世。4月25日,南京最后一位“慰安妇”幸存者雷桂英去世,中国大陆的“慰安妇”幸存者只剩下45人,对“慰安妇”问题的解决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与此同时,“慰安妇”等历史问题也已经成为日本无法甩掉的历史包袱。只有彻底解决在历史责任上的认识问题,日本才能真正地成为一个“正常国家”。

安倍否认风波给处于“破冰”、“融冰”之中的中日关系,吹入一股寒流。中国政府从中日关系大局出发,作了低调的回应和批评。笔者认为,“慰安妇”问题事关“人权”大事和如何看待历史问题的大局,应该适度强硬应对。温家宝总理访问东京时,安倍没有就“慰安妇”问题向中国表示任何道歉和反省,这是令人深感遗憾的。作为日本“慰安妇”制度的最大受害国,中国应与美国、韩国等一致行动。

安倍内阁对历史问题的挑战恐怕不会是最后一次。仅仅口头道歉是不够的,日本政府应该通过立法或法院判决形式,向受害者表示真诚的道歉和赔偿,并表示不再纠缠于细节。就在安倍就“慰安妇”问题连连低头道歉的同时,4月27日,日本最高法院连续对“慰安妇”、强制劳工案等做出败诉判决。安倍内阁在“慰安妇”问题上的表演,以及如此强硬地对待历史问题,使人们有理由担忧安倍是否会步上小泉的老路,向小泉“民族主义”外交回归。亚洲国家乃至世界各国,都应该对此给予足够的重视和警惕。

注释:

[2] 苏智良、陈丽菲:“侵华日军慰安妇制度略论”,载《历史研究》1998年第4期。

[3] 苏智良、陈丽菲:“侵华日军慰安妇制度略论”,载《历史研究》1998年第4期。

[4] 苏智良、陈丽菲、姚霏:《上海日军慰安所实录》,上海:三联书店,2005年版,第2页。

[5] 卞修跃:“慰安妇问题与日本战争罪责”,载《抗日战争研究》1999 年第1 期。

[6]《东亚三国的近现代史》共同编写委员会:《东亚三国的近现代史》,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年版,第210-211页。

[7] 步平:“慰安妇问题与日本的战争责任认识”,载《抗日战争研究》2000 年第2期。

[8]《东亚三国的近现代史》共同编写委员会:《东亚三国的近现代史》,第211页。

[9] 苏智良:“试论战后日本对慰安妇问题态度”,载《日本研究》1999年第3期。

[10]《参考消息》1998 年8月15日。

[11] Ms. Radhika Coomaraswamy, Report of the Special Rapporteur on Violence against Women, Its Causes and Consequences, in accordance with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resolution, 1996, UN Doc.E/CN.4/1996/53.

[12] The New York Times, June 17, 1996.

[13] 苏智良:“2000 年东京女性国际战犯法庭纪实”,载《抗日战争研究》2001年第1期。

[14] 该法庭终审判决活动于2001年12月在荷兰海牙举行,中国代表苏智良、康健(北京律师)、周洪钧(华东政法学院国际法教授)参加了审判活动,终审活动维持原判结果。

[15] 中国新闻社2001年7月25日报道。

[16] LexisNexis Congressional, 109 H. Res. 759; Retrieve Bill Tracking Report(April 04, 2006 ),LexisNexis Congressional国会资料数据库提供了关于美国国会211年左右的全文信息资料。

[17] LexisNexis Congressional, 110 H. Res. 121(January 31, 2007).

[18] BBC报道,2007年2月19日。

[19] BBC报道,2007年3月5日。

[20] 新华社报道,2007年3月11日。

[21] 共同社东京3月16日电,转引自新华网2007年3月16日。

[22] 凤凰卫视新闻报道,2007年3月27日;AFP(法新社)报道,March 26, 2007.

[23] 美联社首尔3月3日电,转引自《参考消息》2007年3月4日。

[24] 法新社华盛顿3月6日电,转引自《参考消息》2007年3月7日。

[25] The New York Times, March 6, 2007.

[26] TheWashingtonPost,March24,2007.

[27]《韩国时报在线》2007年3月28日,转引自《参考消息》2007年3月31日。

[28]《日本有大量慰安妇证据》,《世界新闻报》2007年3月9日。

[本文为上海市重点学科中国近代史T0403规划项目]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苏智良 编辑:刘延清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