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页面不存在
公益先锋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被外星人劫持了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我来帮忙改进这个问题

返回 | 凤凰网首页 | 网站地图

404-页面不存在
公益先锋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被外星人劫持了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我来帮忙改进这个问题

返回 | 凤凰网首页 | 网站地图

逮捕袁崇焕根本无关于所谓“反间计”
2008年11月11日 15:27凤凰历史专稿 】 【打印

对逮袁崇焕,《崇祯长编》没有任何对逮问情景的直接描述,其他对此有记载的史料,《国榷》、《崇祯实录》、《崇祯遗录》、《明史纪事本末补遗》观点类似,说是崇祯质问袁崇焕杀毛文龙、逗留不战两件事。

“上問以殺毛文龍。今逗留何也。并不能對。命下錦衣獄。”(《国榷》5505页)

“上問以殺毛文龍,今反逗留,何也?不能對。命下錦衣獄。”(《崇祯实录》卷二)

“督师袁崇焕,初授大学士钱龙锡意旨,绐杀总兵官毛文龙。中军何可刚曰,是谓三不幸。崇焕问之,曰,生文龙天不幸,用文龙朝廷不幸,杀文龙公不幸。未几,京师警,崇焕入援,召对平台,赐貂裘,彩币、银牌。兵屯畿南,一战败绩,复召诘曰,尔擅杀大帅,以今日又不能扞御,恢复之言何在。着锦衣卫拏问。总兵祖大寿、何可刚闻之,引兵去。”(《崇祯遗录》)

“十二月朔,复召崇焕等于平台。上问以前杀毛文龙,今逗留何也?崇焕不能答,遂下锦衣狱。”(《明史纪事本末补遗·东兵入口》)

《崇祯遗录》所载“以今日又不能扞御,恢复之言何在。”和“今逗留何也”意思相差不远,前者是说不能御敌,后者是说不去御敌,总之是对袁崇焕己巳战果的失望。《三朝野纪》又有不同的说法,说崇祯质问袁崇焕请求援兵入城。

“复召对,诘问良久,言及援兵入城,上声色俱厉,遂缚崇焕下狱。阁臣谓临敌易将,兵家所忌。上曰:事已至此,不得不然。袁既下狱,关兵之在城外者,閧然称乱,几欲矢集城上。命兵部从狱中出崇焕手书慰止之。祖帅亦竟拥其重兵飏去。”(《三朝野纪》卷四)

援兵入城平心而论不会带来的严重的损失,仅限于进城的援兵不可能和城外的敌军交战,然而这也是严重的问题,既然不能交战,入援何用?吴国华就曾质问“岂辽兵平原旷野,不能对垒,而能门斗巷战也哉?”(《东江客问》)所以袁崇焕第一次提出援兵入城的时候,皇帝拒绝了他。然则,请求援兵入城是否罪名严重,可以导致袁崇焕下狱?一个观点是这个请求会导致别人怀疑动机,与引敌挟和、甚至逼宫联系起来,结合当时的背景,都下人人都说袁崇焕召敌,这种情况并非不可能。当然也排除不了另外一种可能:进城则不能交战,如何保护城外的百姓?据记载当时已经有人奏告袁崇焕不肯力战,再加上袁崇焕坚决请求入城,难免使人失望到极点。这又和崇祯的质问:“今逗留何也”,遥相呼应。而《三朝野纪》亦云诘问良久,可能省略了一些内容,因此并不一定和《国榷》等记载冲突。

这里又提到了阁臣的求情,“阁臣谓临敌易将,兵家所忌”,严格来讲这不算是求情,成基命因为敌在城下,是非常时期,不赞成临阵易将,请求慎重考虑,崇祯拒绝。

“十二月初一日,上復召崇煥、祖大壽入,上溫諭大壽,而歷數崇煥之罪,遂擒崇煥,下詔獄。閣臣力諫謂:'臨敵易將,兵將所忌'。上曰:'勢已至此,不得不然'。大壽出朝,悍然,竟率眾東行。中朝無可如何,敕閣部孫承宗撫諭之。”(《烈皇小识》卷二)

“甲寅……辽东兵溃。辽兵素感袁崇焕。满桂与祖大寿又互相疑。大寿辄率兵归宁远。远近大骇。初。召逮崇焕时。大学士成基命睨大寿心悸状。因顿首请慎重者再。敌在城下。非他时比。”(《国榷》5506页)

即使是客观上临敌易将是大忌,崇祯仍然是非常坚决地将袁崇焕下狱。“上曰:'勢已至此,不得不然'”,可见即使抛开袁崇焕自身,加上战局的因素,也是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一向对袁崇焕言听计从的崇祯何以决绝至此,又是什么时候改变的想法?如果没有反间计,什么能使他这么快地转变,使人非常不解,不免种种猜疑,这也是反间计之说容易取信的原因。实际上,这个问题非常容易解答,只要回头再看崇祯的质问,包括杀毛文龙、己巳之变之中不能捍御、请求援兵入城等事;其中有一件事,多数人的参奏、密奏都没涉及,然而崇祯问到,那就是杀毛文龙。崇祯在袁崇焕杀毛文龙的当时没有追究,还下旨追认袁崇焕对毛文龙的判决,却偏偏在三个月后,突然质问杀毛文龙,自然是事出有因。

从当时有记载的资料看,只有满桂可能就毛文龙一事进言,“遂言崇焕于女直主殂,差喇嘛僧往彼议和,杀毛文龙以为信物,今勾引入犯,以城下之盟,了五年灭寇之局。”(《石匮书后集·袁崇焕传》)所告内容,乃是袁崇焕议和。如果有这件事,说明传到崇祯那里的讯息是袁崇焕为议和杀毛文龙;如果没有,只能说明袁崇焕其人其事在崇祯心中自有判断,不需要别人提起,一样因毛文龙而有疑问和不满。很显然,关于毛文龙事件的不满是后金反间计绝对涉及不到的,且指向的终端是袁崇焕议和而不是叛逆。

<< 前一页12后一页 >>

匿名发表 隐藏IP地址

作者: 长平长恨   编辑: 刘嵩
更多新闻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