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页面不存在
公益先锋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被外星人劫持了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我来帮忙改进这个问题

返回 | 凤凰网首页 | 网站地图

404-页面不存在
公益先锋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被外星人劫持了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我来帮忙改进这个问题

返回 | 凤凰网首页 | 网站地图

后金破口:明朝兵部和袁崇焕无效的应对预案
2008年11月10日 14:29凤凰历史专稿 】 【打印

崇祯二年十月二十七日凌晨,后金左翼阿巴泰、阿济格兵攻克龙井关;同日皇太极攻克洪山口;右翼济尔哈朗、岳讬攻克大安口。警报来的突然而猛烈,《国榷》记载十月二十九日京师闻警,尚且不知道与后金合兵的究竟是哪个蒙古部落。“或言建虏与束不的合兵,或言建虏与插汉合兵,无确耗。”(5498页)。然而此前,明朝并非对后金的动向全无知觉,最早可以追溯到九月,袁崇焕得到警报派兵往备,被王元雅却归。

“九月己丑,袁崇煥以清兵欲西,先請駐寧遠增戍關門,至是遣參將謝尚政等往備。順天巡撫都御史王元雅曰:此虗警耳。遣其眾歸,師果不出。”(《崇祯实录》卷二)
“七月,谍者得奴情欲渡河,公随疏闻。谆谆以蓟镇为虑。……重九前一日,又报奴已渡河,公即发参将谢尚政等备蓟。及至彼,蓟抚以奴信未确,仍勒之归。然而逆奴踪迹,亦竟诡秘无闻,故蓟益懈。”(周文郁《辽师入卫纪事》)

然而在此之后,没有更多设防的记录。皇太极于十月初二起兵出发,经辽河、蒙古喀喇沁部,途中与奈曼部、扎鲁特部、巴林部等多个蒙古部落会师,仅在辽河就停留了五天。在这将近一个月的过程中,朝廷没有收到警报。

十一月初一,赵率教等率兵四千援遵化,遇伏全军覆没。对此,《辽师入卫纪事》称“十一月朔,公(袁崇焕)自宁远往山海,过前屯,得报奴已围遵化矣。盖前二十七日从大安口入也。于是急趋关,先令赵总兵率教统所部援遵,飞檄祖总兵大寿精简辽士入援。”《崇祯长编》的记载是“丙戌大清兵至遵化縣,督師袁崇煥遣縂兵趙率教入援”;“丙申總兵趙率教救遵化縣沒於陣”。(卷二十八)(《崇祯长编》归档的时间比事发有所延迟,所以记载的时间不同。)
对此,袁崇焕的解释是:

“丙申兵部疏言袁崇煥揭帖到,'臣於十月二十九日在中夜所,一聞薊警即發援兵。而趙率教於臣牌未到之先奉旨坐調即行,臣即以行兵方畧遣遊擊王良臣馳書往諭,令其無輕視敵,孰知率教急於救遵,三晝夜馳三百五十里至三屯營,而縂兵朱國彥不容入城,遂縱馬向遵,中途大戰,遇伏中箭墜馬而死。'”(《崇祯长编》卷二十八)

可知赵率教出发是十月二十九日,袁崇焕解释说赵率教是听朝廷的命令“坐调即行”,并非他的命令,和《辽师入卫纪事》的“先令赵总兵率教统所部援遵”矛盾,因为后者显然是认为袁崇焕命令赵率教援救遵化。类似的还有《崇祯长编》:“丙戌大清兵至遵化縣,督師袁崇煥遣縂兵趙率教入援。”那么究竟是谁命令赵率教入援的?

二十九日距事发的二十七日有两天时间,一定要说京师得到警报飞速命令赵率教入援,时间上并非不可以。从常理考虑,因为朝廷有其他同类调兵的记录,没有调遣赵率教的记录,同时却有袁崇焕给赵率教下命令的记录,可以推知袁崇焕给近在山海关的赵率教下命令的可能性远远大于朝廷。从所用的时间推断,警报传到三百多里外的山海关,赵率教直接出发在两天内还容易办到,而警报传到京师再由京师下旨到山海关不但路程远了六百多里,而且程序辗转需时,似乎难以如此迅速。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兵部尚书王洽的一份奏折:

“戊寅(十月二十七)大清兵至大安口,兵部尚书王洽疏言:臣先以书约督师袁崇焕,令祖大寿、赵率教伏兵邀击。令两路分入,如入无人之境,请旨严饬。”(《崇祯长编》卷二十七1537页)

这份奏折里透露了一个讯息,是警报一入,王洽就说他与袁崇焕先有约定,也就是说,在知道后金攻打大安口等处之前,他们先已对此有过讨论,并且约定了抵御的预案。“令祖大寿、赵率教伏兵邀击”就是其中之一。这又透露了另一个讯息,就是王洽和袁崇焕对后金的入犯事先有所防范,当然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最迟,他们在十月二十四日能得到消息,“甲戌(十月二十四日)属夷朝浪伯颜报建虏谋犯喜峰马兰大安口”(《国榷》5497页)。

最可能的情形是他们得到消息在此之前,因为袁崇焕本来早在九月报过警;九月袁派兵援蓟被退回之后,再也不见有警报记录,而袁崇焕和王洽商量,确定了一些简单的应对方案以防范突发状况。反之如果没有袁崇焕事先同意约定,王洽就不会说“臣先以书约督师袁崇焕”,更加不会认为袁崇焕办事不力“令两路分入,如入无人之境,请旨严饬。”可知调赵率教援遵化有王洽的意思,由王洽和袁崇焕共同决定,并由袁崇焕直接执行。

然而,这个布置太过简单,缺乏对后金的实力的估计,以至于赵率教孤军犯险,全军覆没,白白牺牲。这次破口,袁崇焕不仅仅在战前缺乏警报,临时应对措施也是一无成效。而后,在赵率教战死之后没几天,尸骨未寒,袁崇焕推倒从前的预案不认,将调赵率教援遵化致令全军覆没的责任推给兵部和赵率教。

匿名发表 隐藏IP地址

作者: 长平长恨   编辑: 刘嵩
更多新闻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