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海岸线:鸦片战争中以多打少的是英国人
2009年11月17日 21:18凤凰网历史综合 】 【打印共有评论0

但时至今日,中国的主流史书对于鸦片战争失败的教训,仍然缺乏最中肯的表述。语言要绕行在思想的立交桥上,右行而达左,上行而趋下,一段“失败史”,常常会被人左讲右讲、变成了一出“英雄戏”。让听众、观众悲凉的是:英雄的将领与英雄的人民总是不能致胜,因而英雄们的“爱国主义”总是不能有效地“救国”。

这是中国历史学的悖论?还是中国历史的悖论?

“爱莫能助”的无奈,让人反思“爱国”这种“精神”对于“物质”即“国家”的反作用毕竟有限,因而无限度地颂扬“精神”如果不是阿Q式的自欺,大抵是心不由己的误导。误导者希望绕过“人民存在”而呵护“权力存在”——不能美满的是,人民维护了权力,权力却只维护自己。

在鸦片战争的历史断面上,中国并不缺乏爱国者:

大声疾呼禁烟的鸿胪寺卿黄爵滋;

大刀阔斧禁烟的钦差大臣、湖广总督林则徐;

谒诚辅助禁烟的两广总督邓廷桢;

血战定海、第一个为国捐躯的高级将领正二品衔总兵张朝发;

血战沙角炮台而英勇献身的从二品衔副将陈连升及其子陈长鹏(土家族);

血战虎门炮台而壮烈牺牲的从一品衔提督关天培、正二品衔总兵福祥(满族)及从三品衔游击麦廷章;

血战定海而中创阵亡的正二品衔三总兵葛云飞、郑国鸿、王锡朋;

血战镇海而落水捐躯的正二品衔总兵谢朝恩;

血战镇海而投水殉节的钦差大臣、两江总督裕谦(蒙古族);

血战吴淞而孤守阵殁的从一品衔江南提督陈化成;

血战镇江而慷慨殉国的正二品衔副都统海龄(满族);

等等。

不乏爱国英雄,不乏奋斗牺牲,但抛头颅洒热血之后,爱国的英雄们却没有任何利国利民的建树。百年之后,我们仍不免要为那个时代的爱国英雄们的无效牺牲而长歌当哭。

爱国主义遭逢无奈。

爱国英雄杀身成仁。

国家却陷入灾难。

对此,历史无所解释。后来,当“爱国主义”被宣说成公民道德的最高准则时,屡经磨难的百姓却彷徨于报国无门,卫国无术。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田秉锷   编辑: 蔡信
更多新闻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