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私学兴起的要素和影响分析
2010年01月21日 17:18凤凰网历史综合 】 【打印共有评论0

四、私学兴起的物质基础:商品经济和城市的发展

(一)商品经济的发展为私学提供了潜在的生源市场

西周时期,周人“世居其土,世修其陂池”[33],实行井田制,“天子经略,诸侯正封”、“封略之内,何非君土,食土之毛,谁非君臣”[34]春秋以后,随着铁器和牛耕技术的结合,农业生产力大大提高,导致私田大量开垦,新式地主和自耕农出现了;私田的开垦,出现“私门富于公门”的现象,人们有了可以自由支配的剩余产品,商品交换便不可遏制地发展起来,大批商人涌现出来。在巨大的利润驱使下,商人们成群结队,匆匆奔走于各国之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35],春秋时,楚国使臣声子自晋还,对楚令尹子说:“杞梓皮革,自楚往也;虽楚有材,晋实用之。”[36]这是楚国对晋国贸易的一个具体事例。如“邯郸郭纵以铁冶成业,与王者埒富”;“蜀卓氏之先,赵人也,用铁冶富”;“宛孔氏之先,梁人也,用铁冶为业”,[37]在当时就流传两句话:“有天子诸侯之势尊,而下有倚顿、陶朱、卜祝之富”;[38]“万乘之国,必有万金之贾,千乘之国,必有千金之贾”。[39]当时的人纷纷“治产业,力工商,逐什二以为务。”[40]

大批新式地主、自耕农、私营手工业者和商人的出现,为私学提供了十分充足的潜在生源市场。因为只有这些有了最基本的物质生活保障的人,才有学习文化知识的意识和可能。当诸侯争霸大兴养士用士时,才能出现许多人纷纷弃商弃农而拜师求学的景象。

(二)城市的发展使远游求学成为可能

城市的发展对人们远游求学产生了两方面的影响:

第一,城市的发展冲破了宗族血缘关系的限制,使远游求学的思想观念得以建立。春秋战国时代,诸侯国纷纷实行“通商惠工”[41]的政策,加之诸侯两次会盟分别订立了“毋遏籴”(不要限制粮食从一国流通到另外一国)和“毋壅利”(不要设置交易限制)的盟约,[42]鼓励商品和物资的流通,致使城市有很大的发展,造就了临淄(齐)、曲阜(鲁)、商丘(宋)、郢(楚)、会稽(越)和大梁(魏)等大城市。齐都临淄,“吹竽股瑟,弹琴击筑,斗鸡走狗,六博踢鞠”,一片繁华景象,据苏秦描述,其街道“车毂击,人肩摩,连衽成幕,挥汗成雨,家敦而富,志高而扬。”[43]城市的发展使城市手工业兴盛起来,庶人(居住在都城以外的人)不断涌入城市做工,与国人(居住在都城以内的人)杂处而居,他们通过辛勤劳动,出现“庶人之富者,累钜万”的景象。[44]使庶人(亦称“野人”)和国人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传统的宗族血缘关系纽带开始松动,国野制慢慢消失,“父母在,不远游”的传统观念受到强烈冲击。孔子说:“君子怀德,小人怀土”[45]把整天怀念故土家乡的人视为小人,可见游历之风在当时十分盛行。还有,孔子谈及“父母在,不远游”时,也不忘补充一句“游必有方”(远游要有固定的去所)。[46]

第二,商业的繁荣和城市的发展带动了道路交通的发展,为远游求学提供了可能。楚都郢“车挂毂,民摩肩,市路相交。”[47]齐都临淄街道“车毂击,人肩摩”,从侧面反映出当时交通的发展情况。鲁襄公时郑子产适晋,曾称赞晋文公做盟主的时候“司空以时平易道路。”[48]魏、赵、齐三国之间有一条交错大道叫“午道”,沿黄河到函谷关则有一条直达大道叫“成皋之路”。此外水路交通也开始兴起,鸿沟、邗沟成为连接东西南北的交通大动脉。商业的发展使商人们来往穿梭于各地,各诸侯国之间形成广泛联系的整体。交通的发展,为那些梦想通过远游拜师求学获得“白衣卿相”之尊的人提供了可能。于是,齐国的公冶长,陈国的颖孙师,卫国的子贡、子夏,宋国的司马耕,吴国的子游,楚国的公孙龙,以及秦国的秦祖等蜂拥至鲁国,师学孔子。

可见,没有工商业和城市的发展所带来的自耕农、商人、私营工商业者的大量涌现、人们思想观念的改变以及道路交通的发展,远涉他国拜师求学的游士之风则不可能兴起。

五、私学兴起教育理论指导:以人为本教育价值观的形成

春秋战国时期,各种思想如潮水般涌动,其中以人为本的教育价值观的形成对私学教育发展具有整体性的指导意义。有学者认为孔子是无神论者,“无视鬼神迷信”[49],这个观点值得商榷。但是孔子关注人、以人为本却是事实。《论语乡党》记载:“厩焚。子退朝,曰:伤人乎不问马”。《论语先进》载: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他坚持,必须“尽人事”,然后才“知天命”。《论语述而》载:“子不语怪、力、乱、神。”孔子以下的两位大儒荀子和孟子也都坚持以人为本的教育思想。荀子本着朴素的唯物主义思想,坚持“人定胜天”的极具人文色彩的理念;孟子“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50]则直接反映他的人本思想。道家的创始人老子主张“为无为,则无不治”[51],要求释放人性,让人回归自然。“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更是痛斥种种压抑人性的做法。庄子主张虚静无为,其思想内核是贵己养生。葛兆光先生认为百家争鸣的主要话题有三个,其中一个就是关于个人存在的讨论。[52]按照这个说法,以人为本的价值观是先秦思想的三条主线之一。

以人为本的价值观包含了人人平等、仁人等思想,它反映在先秦私学教育实践上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招生过程坚持“有教无类”

据《论语述而》所载,“有教无类”的教育观乃孔子首倡,是指不分贵贱、不分贫富、种族,人人都可以入学接受教育。前来求学的人只要“自行束脩以上”,“未尝无诲焉”。[53]“有教无类”是一种平等的教育价值观,是孔子“泛爱众,而亲仁”[54]思想在教育领域上的体现和具体化。它以人本思想和“性相近也,习相远也”[55]为理论基础,这在孔门私学中最富有代表性。孔子的学生中,有贵族出身南宫韬,也有一贫如洗的原宪;有大商人子贡,也有梁父大盗颜涿聚;有与孔子年龄相仿的秦商,也有比孔子小五十三岁的公孙龙。而且不分勤惰(“有颜回者好学”、“宰予昼寝”),不分智愚(“柴也愚,参也贤”)。《荀子法行》中记载了子贡与惠子的一段对话,充分表现出孔门私学生源的多样性,侧面反映出“有教无类”招生观念在孔门中被彻底和坚决地执行了:“南郭惠子问于子贡曰:‘夫子之门何其杂也’子贡曰:‘君子正身以俟,欲来者不距,欲去者不止。且夫良医之门多病人,檃栝之侧多枉木,是以杂也。’”“有教无类”教育价值观虽是孔子首先倡导,但是绝不是孔门私学中所独有,它也同样指导着各家私学的招生实践。如《吕氏春秋·尊师》记载:“子张,鲁之鄙家也;颜涿聚,梁父之大盗也;学於孔子。段干木,晋国之大驵也,学於子夏。高何、县子石,齐国之暴者也,指於乡曲,学於子墨子。索卢参,东方之钜狡也,学於禽滑黎。”

(二)教育过程坚持因材施教

如果说“有教无类”教育观反映在招生实践上是坚持就学起点平等的话,那么这一教育观在教育过程中必然要求抛弃春秋以前单向流动的灌输式教学,而不得不寻求新的、适应生源现实的教学方法,于是,因材施教的教学方法论应运而生。因材施教主张从学生个别的实际情况出发,根据不同情况给予个别辅导。如《论语先进》记载孔子对两个弟子的同一个问题给予两个相反的回答:子路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闻斯行之!”冉有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作出这两个完全不同的回答乃是基于“求也退”和“由也兼人”的学生差异。

既然学生情况各不一样,培养目标就不应千篇一律,儒家的培养目标大体分三类,荀子说:“彼学者,行之,曰士也;敦慕焉,君子也,知之,圣也。”“士”用以满足诸侯养士用士的现实需要,君子和圣人则用以传承学术薪火的需要。培养目标不同,就不能按一个标准统一教学、强行灌输,于是“启发式教学”就产生了,这种教学方式坚持充分发挥学生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主动领会和探索,坚持“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56]如子贡问孔子虽然贫穷却不巴结奉承;虽然富有却不傲慢自大,这样做怎么样孔子回答说这样做已经很不错了。子贡又问:《诗经》里说:“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是不是这个意思啊孔子大为高兴,说,现在可以和你谈论《诗经》了,告诉你这一点,你就有所领悟到那一点。

(三)教育结果的多样化评价

由于招生过程的“有教无类”、教育过程的“因材施教”,必然要求对教育结果的多样性评价。如在评价自己的弟子时,孔子说:“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季路;文学:子游、子夏。”[58]《论语雍也》记载:季康子向孔子要弟子充当家臣,分别询问了子路、子贡和子有三人哪个可以从政,孔子回答:“由也果”(子路果敢)、“赐也达”(子贡通事理)、“求也艺”(子有多才多艺)都可以从政。

在以人为本教育价值观的指导下,从招生实践发端,经过教育过程,到教育结果,形成了一套适应私学发展的内部教育指导理论。由此打破了三代贵族垄断学术文化的局面,迎合了文化下移至民间的历史潮流,使私学活动既培养出能传承学术薪火的人才,又造就出能为时所用的各种“士”;既适应了文化下移的历史潮流,又满足了当时社会对“士”的需求,顺应了“士”阶层的崛起,对于私学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私学   先秦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林炊利   编辑: 王钻忠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