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劳工说不西松建设却宣布达成和解 和解案很蹊跷
2010年04月28日 09:23 北京青年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劳工原告家属在新闻发布会现场 ■供图/陈立元   

原告对和解方案说“不”,被告却宣布达成和解,中国二战劳工和日本西松建设公司的和解案显得有些蹊跷。中国劳工原告昨天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指责这种强行“绑架式和解”。

■没有原告的和解

据媒体报道,日本东京简易法庭26日确认了西松建设和中国二战被掳往日本信浓川劳工及遗属达成的和解协议,西松将向183名被掳劳工支付1.28亿日元的“偿金”。

“没有原告到场,没有原告同意,这是被全体原告拒绝的和解。”据中国劳工原告的代理律师康健介绍,此次的和解协议,是由西松公司和40多位没有直接参与索赔诉讼的信浓川中国劳工受害者家属达成的,绕开了劳工原告。

1997年,5名中国劳工向东京地方法院提起索赔诉讼,经过10年诉讼,最终败诉。去年,西松公司提出和解解决,但方案没有被劳工原告接受。康健律师说,今年3月底中国劳工就此向西松发表声明,对方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却在随后向日本媒体公布,将在东京简易法庭确认和解条款。

“这是把原告强行绑架到和解圈的行为。”康健律师说,那些没有参与诉讼的家属不了解索赔的过程和内情,西松正是利用这一点,让他们取代原告,签署了这份和解协议。

■“分而治之”的策略

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十余位劳工遗属捧着被掳劳工的遗像,表达了他们的不满。“他们的遭遇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钱能愈合当年的痛苦和创伤吗?” 来自河北的劳工韩英林家属韩占言激动地说。

劳工遗属们表示,不接受和解条款,是因为首先,西松仍坚持把日本最高法院认为中国人“请求权已放弃”这一不当条款写入本次“和解条款”;其次,所提供的“偿金”带有救济色彩。

康健认为,西松在解决这一历史遗留问题上缺乏诚意,使用了“分而治之”的手段。西松建设公司在战争时期,分别在广岛和新潟设立了安野作业所及信浓川作业所,但西松并没有统一处理两地强掳中国劳工的赔偿事宜,而是先和安野劳工达成和解协议,然后才转向信浓川。另外,在解决信浓川问题上,看到原告不肯接受和解条款,就将其“架空”,选择不了解内情的劳工遗属作为突破口。

■多种方式继续索赔之路

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教授刘江永此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和解是使历史遗留问题得到解决的一种方式,日本涉及劳工问题的有很多家公司,西松建设的和解可能会影响到其他企业。康健律师也认为,和其他没有任何行动的公司相比,西松的做法从形式上看,是向前走了一步。

“和解应该有诚意,但西松有意把历史责任暧昧化处理。”康健律师说,实际上,西松公司曾在战后获得日本政府高额补偿金,折合现值9.2亿日元。西松现在的和解条款,只是拿出一点小钱,来买断劳工的索赔权。中国劳工如果签字,就等于接受了“请求权已放弃”这一错误判断,历史遗留的重大人权侵害就用此方式被抹平。

康健说,受害劳工的索赔之路还会继续下去。5位原告的诉讼已被最高法院驳回,但其他劳工可以再向日本法院提出诉讼。另外,中国法院对此问题有管辖权,今后可以转向中国法院提出诉讼。此外,还可以通过多种途径,同日本政府及企业进行交涉。

据介绍,劳工拒绝和解的行为得到了不少日本友人和华人华侨组织的支持。加拿大亚洲二战浩劫史实维护会和香港惠明慈善基金会昨天宣布,将捐助35万元人民币,对劳工原告给予实质援助。加拿大史维会正在策划方案,希望发动全球华人支援目前尚未解决的其他12起对日索赔劳工案的受害人。

背景

1942年11月,日本东条内阁做出《关于向国内移进华人劳工事项的决定》,此后几年从中国十个省、市,将被俘的中国士兵和普通民众4万余人劫运到日本,强迫他们在35家日本企业的135个工地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刘一 编辑:刘延清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