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焕新:想问鸠山 当年许诺可算数
2010年04月27日 14:10 南方都市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南方都市报2010年1月6日报道

中国劳工联谊会执行会长刘焕新:想问鸠山,当年许诺可算数

我2002年、2005年和2007年都见过鸠山,最近的一次是2008年,他还说要促成在议会里成立一个战争遗留问题解决对策委员会,我当时带着两个劳工,他说“相信我们在你们的有生之年能够解决好这个问题”。

和解得听劳工意见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有消息说西松建设另一作业场的信浓川劳工和解也加紧谈判中,请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刘焕新(以下简称“刘”):去年年底,中方代理律师小野寺利孝等人来到中国和西松建设信浓川的劳工们商谈,上月29日在河北石家庄开了一个座谈会,有56个劳工及其遗属参加,商谈的结果是一致同意和解,目前就等1月8日日本的休假结束后和西松建设方面谈判。

南都:这一次的和解条件是什么?比西松建设安野和解有什么进步吗?

刘:条件差不多,金额也差不多,这一次可能没有纪念碑。

南都:为什么会没有纪念碑?这一次和解不会比上一次有进步吗?西松建设安野和解在国内是多有争议的。

刘:接下来的谈判将由信浓川的劳工联谊会出面谈,不管怎样都该听劳工的吧。上月29日座谈会谈的内容之一是这一次的基金将改变由日本方面托管的做法,由国务院新闻办人权基金会来托管。

南都:你怎么看这个托管?

刘:基金会一个叫刘崴的副秘书长参加了会议,我们都很高兴,觉得这是半官方的吧,是政府对这件事的一个态度。

南都:大家对西松建设安野和解多有争议,你怎么看?

刘:我因为我父亲刘连仁的诉讼案参与到劳工诉讼当中来,也有20多年了,我知道这个和解得来是多么不容易,和解对劳工来说是多么的重要。有人认为这个和解是不完善的,我也这样看,就我看来这个和解的谢罪的态度不是那么明朗,和解书上是写上了谢罪,但是如何谢罪?我们是希望并要求日本企业能够逐个地向受害劳工和遗属道歉、谢罪,要在日本的媒体上公布。还有就是我们希望补偿标准再向上提高一点。

我们和日本加害企业和解了,并不是说我们就放弃了向日本政府的追讨了。另外要在劳工受害地建立纪念碑以教育后人,这也是我们的条件之一。目前日本有这样的纪念碑36个,大多是日本的老百姓捐钱建立起来的,我们想在未来的谈判中能够谈下来建立一个大的纪念馆。我们想应该建两个纪念馆,一个在中国的青岛,一个在日本的下关,因为这两个地方一个是劳工被抓出发的地方,一个是到达日本下船的地方。

对这次和解有一些争执,中国人统一认识很难。和解不和解只要劳工同意就行,我做不了主,你也做不了主,得听劳工的意见。

南都:有人说日本律师有点急于和解,为了和解而和解,也是为了卸下日本的历史包袱?

刘:这个你也不能说没有,日本人做这个工作,也有自己的利益,他是为了他大和民族,是为了他的国家更好。

20多年了,中国劳工和日本律师打交道,人家付出多少,劳工们最清楚。日本人的工作劳工们是承认的,也是感激的,所以愿意配合他们。这个原因要向国内找,国内谁给他们出过钱,谁支持过他们?他们生活还那么困难,谁补助过他们了?中国人有多少人了解他们的生存状态?当时几万的劳工里目前仍活着的可能就只有1000人了,花名册上的38000人,找到了也就是17000人,剩下的不知道在哪里,也不知道是死是活。活着的老人,都像将烧完了油的灯,一阵小风都能吹灭。日本的律师也说让这些人能活着的时候看到和解,不是没有道理。20年的诉讼终于有一个结果,让那些老人们看到了一点希望,这对他们是一个安慰。

你的父母如果这样生活的话,你能睡得着觉吗?有的老人一辈子没有见过100块面额的钱,这些钱是不多,和城里没法比,城里人坐着出租车穿着皮鞋,而这些老人还挽着裤腿在泥里头劳动呢,在鲁西南,我亲眼看见的,这些钱在农村能盖一个好房子,也能让老人晚年的生活有一些依靠。要知道,这些钱在老人活着的时候补给他们和他们死了后补给他们的子女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的父亲含冤而死

南都:你这样说是不是和你的父亲刘连仁有关?他老人家新婚被抓去当劳工,受不了折磨逃入北海道的深山里做了13年野人,1996年和日本人打官司直到辞世时也没有等到胜诉,老人死前对你有交待吗?

刘:我父亲可以说是含冤而死的,他对我说,孩子,我没有什么东西能传给你,但我有三口气给你,一是志气、二是骨气、三是勇气,有了这三口气咱们走到哪里都不怕。我不行了有你,你不行了还

有孙子,咱们子子孙孙一定要和他打到底,一定要争个对错是非。我父亲1958年被发现送回中国的时候,日本的官房长官爱知癸一送来20万日元,说是路上用,当时我父亲因为13年没说过话,基本上不能表达思想,但他在这事上一点不含糊,清楚地表达了拒绝,这钱是你政府赔的?你不说清楚,我不要不清不楚的钱,这就是他说的志气和骨气,勇气我们在后面他的诉讼里都看到了,他四次到日本,向民众演讲。一审胜诉,法院判日本政府赔偿2000万元,但日本政府上诉,二审我父亲败诉,当时世界100多万人签字声援我父亲,包括现在的首相鸠山由纪夫也签字声援。中国人要的不是钱,是道歉,是正义。

下一步,三菱是谈判重点

南都:鸠山由纪夫也签字声援了吗,他那时是什么身份?

刘:他们那时是在野党,他是民主党的干事长吧。下次我有机会再见鸠山的话,一定要问问他,他在野时说的话上了台还算不算数,我2002年、2005年和2007年都见过他,最近的一次2008年我见他的时候,他还说要促成在议会里成立一个战争遗留问题解决对策委员会,我当时带着两个劳工,他说“相信我们在你们的有生之年能够解决好这个问题”。

南都:你们下一步怎么走,今年会出现大量的和解吗?

刘:下来重点的谈判将是对三菱公司的。三菱公司是使用中国劳工的大头企业,4万劳工里,他一家就使用了6000人,只要三菱公司谈下来了,其它的就比较好办了。日本35家企业的135个作业点强掳和奴役了中国劳工,现在还在的企业有21家,我们希望在今年7月能完成与这些企业的和解,然后我们再追讨日本政府的责任。38000劳工,找到的也只有一半,还有大量的寻找和调查工作,我们需要更多人和更高层面的支持,光我们这些劳工第二代们根本就忙不过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南香红 编辑:刘延清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