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0日中国劳工获西松建设首笔补偿金
2010年04月26日 19:21 北京青年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在“补偿金”发放仪式上,当5名中国受害劳工和遗属接过2280万日元的支票时,全场无不动容

■供图/王艳玲

“西松建设”案中国受害劳工原告等在日本法院门前拉起横幅,要求公正判决

曾在二战期间被强掳到日本广岛安野的首批38名中国受害劳工中的5名幸存者及其他劳工的家属,20日上午在济南接受了日本西松建设公司方面交付的每人60万日元(合人民币4.5万余元)的“补偿金”。此后,360名安野中国受害劳工中已被找到的150人或遗属将陆续领到“补偿金”。根据此前双方达成的和解协议,西松建设将向360名受害劳工提供2.5亿日元的赔偿,其中每个受害人将获得60万日元的赔偿,剩余资金将用作修建纪念碑、受害者重访旧地祭奠在日死难者的费用。

12月20日,84岁的邵义诚老人接过了装有45366元汇款单的信封。这是日本“西松建设”对60多年前强掳和奴役他的一个交待。

■5位幸存劳工上台领取补偿金

今年10月23日,天津劳工邵义诚等在日本东京简易裁判所接受“西松建设”的和解,对方在协议中真诚地向中国劳工谢罪,并表示将在当年劳工受奴役的地方建立纪念碑,同时设立2.5亿日元的基金,用于对360名劳工的补偿。这是以邵义诚为代表的中国劳工对日索赔16年以来,首次得到来自“西松建设”方面的上述表示。

12月20日,中国劳工和遗属汇聚济南参加西松安野劳工及遗属大会和补偿金发放仪式。组织方通过大屏幕播放了录像,回顾从1993年8月到2007年4月期间,邵义诚等中国劳工与西松建设交涉、诉讼的曲折过程。随后,邵义诚等5位幸存劳工上台领取补偿金。邵义诚和中国劳工代理律师内田雅敏一起展示首批总计2280万日元的补偿金支票。每当主持人念到一位劳工的名字,邵义诚就从内田手中接过装有45366元人民币汇款单及首批补偿金领取通知单、领取收据的大信封,再转身交给前来领取的幸存劳工或者其遗属。发放工作大约持续30分钟。

■2.5亿日元补偿3年内发放完毕

据补偿款发放负责人河北大学教授刘宝辰介绍,为了妥善发放这笔补偿款,中日双方成立了西松安野友好基金管理委员会。此前在日本召开第一次会议决定,先将此前认定无疑的38位劳工或遗属的补偿款发给大家。

他说,这38份补偿包括20位健在的劳工,他们岁数最小的已82岁,最大的都88岁了。38人中还包括15名已故劳工遗孀以及3名遗属(均为本案原告遗属)。他们的身份早已核实无疑。委员会正在确认下一批150名左右劳工家族身份,大约在春节前后发放第二批。

刘宝辰说:“我们定下的补偿范围是劳工的两代直系亲属和劳工的兄弟姐妹及其子女,有的继承人众多,家族内部必须达成一致才可发放。”他表示,预计在3年内将把补偿款发放到360名劳工或遗属手中。

他介绍,如果简单将2.5亿日元除以360份,那么每笔补偿款应该在70万日元左右,而不是劳工所拿到的约60万日元。差额部分包括“西松建设”为修建纪念碑单独拿出的1000万日元,寻找中国劳工下落和劳工代表赴日祭奠等费用,中日双方工作人员、律师不会从中得到任何收入。

■补偿算是一个了断

据介绍,劳工们拿到的汇款单是可以到银行立即兑现的。把45366元攥在手里,已与“西松建设”斗争16年的邵义诚终于有精力坐下来盘算这笔钱和自己的生活。他说,“2003年我拿到了4万元拆迁费就没再买房,到现在一直租房住。不过拿到手的4万多元肯定还是不够买房的,我想还是补贴家用吧。”

青岛人曲启杰的伯父曲福先是中国劳工,曲福先18岁的时候就被日本人棍棒打死。20日,曲启杰代表家族拿到了补偿款。“还没有和健在的姑姑和本家兄弟们商量,但我们的意向是给伯父在家乡修座坟,现在伯父的骨灰在天津,我们打算移到青岛农村,按照家乡的风俗安葬他。”他说,“我对钱款没有什么感觉,实在无法用数字来衡量劳工的生命价值,但我觉得这笔款项算是西松与我们之间的一个了断。”

邵义诚也表示,“钱本身并不多,但总算是给我们360名劳工一个交待,让劳工和后人都得到安慰。”

邵义诚说,明年5月,在他们被奴役的地方将建起一座纪念碑,到时候他将再次去日本。刘宝辰介绍,这座纪念碑大约3米高,360名中国劳工的名字都将刻在纪念碑上。“西松建设”的员工也将会被请来参加纪念碑揭幕仪式,以此方式教育年轻一代。

■西松和解方式很难复制

尽管有律师认为“西松建设”和解案只是妥协结果,但此案的当事人和代理人均表示这一结果是目前最实际的选择。据介绍,“西松建设”最终与中国劳工和解与该企业领导层态度转变有很大关系,因此它很难复制到其他135项中国人诉日本政府和企业案子中。

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关注“西松建设”案的刘宝辰说,2007年日本最高法院终审判决,都以中国人的个人赔偿请求权已被放弃为由,驳回了受害方的诉求。

刘宝辰说:“官司打了10多年,劳工们年事已高,很多人都不在人世了,有劳工遗孀跟我说,赔偿什么时候能有啊。我很同情他们,最希望他们能亲眼见到和用到赔偿。这次是庭外和解。如果打官司,劳工获得赔偿肯定会更多。但我认为法律途径只有靠双方政府协调才可能再次走通,那也许是10年以后的事情,我认为西松和解案中三个关键点已经满足我们的要求,即向劳工谢罪、为劳工修纪念碑和给劳工补偿金。这个解决是最为实际的。”

邵义诚说,虽然没有最后赢得“西松建设”的官司,但能够有今天的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他说,如赢了官司,拿到赔偿的仅是包括他在内的5名原告,其他同时被抓的355位劳工还得另行提起诉讼,官司打到何年何月,无法估计。1998年,邵义诚等5名原告向日本法院提起诉状。

旅日华侨中日友好促进会秘书长林伯耀是最早帮助中国劳工起诉西松建设的老华侨。他表示,由于西松和解案关键在日本企业本身的态度转变,而涉及诉讼案的很多著名日本企业仍然等待日本政府态度的转变。因此和解道路上西松建设只是个特例,很难复制到其他诉讼案中。

■声音

中国二战劳工代表邵义诚

要继续向日本政府

讨公道

“我们与‘西松建设’和解并不代表我们不再追究日本政府的问题了。我们当年被强掳到广岛做苦役,是‘西松建设’和日本政府的罪过。我要继续向日本政府讨公道,即使在我有生之年看不到胜利。”邵义诚说,向日本政府讨公道的工作一直在做,这包括在日本国会前的示威游行。今年8月,“西松建设”中国劳工支援者们曾在日本国会前游行,并向日本国会递交了请愿书,希望日本政府能够重视中国劳工的权益。

林伯耀说:“我们希望日本政府尽早转变态度,给慰安妇和劳工们一个公正。”林伯耀认为,多年来日本政府被右翼力量控制,尽管目前提倡友爱政治和东亚共同体的民主党上台,但政府对华工、慰安妇诉讼的态度却没有转变。

■回放

“西松”案中国劳工索赔之路

邵义诚等中国劳工的索赔之路始于1993年。这一年,一个名为“西松建设强制连行损害赔偿”的日本民间组织找到了邵义诚,表示愿意支持他进行索赔。在“西松”拒绝进行赔偿后,1998年1月16日,邵义诚等5位原告在日本广岛地方法院递交了诉状。2002年7月,一审败诉,原告们坚决上诉。

在中日两国多方人士的支持下,此案在2004年二审时胜诉。但“西松”不服判决,上诉至最高法院。2007年4月,日本最高法院以“个人没有索赔权”为由,宣判中国劳工败诉。

今年4月出现了转机。当时“西松”方面传出消息,将设立2.5亿日元的受害者救济信托基金,与中国劳工和解。对此,邵义诚表示,“劳工是那场战争的受害者,我们需要的是道歉和补偿,而不是救济。”在日本友好人士以及旅日华侨的反复交涉下,西松建设最终在和解条款中使用了“补偿”这一说法。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杨晓 编辑:刘延清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