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重庆:1949,彭水马头山二野血战宋希濂部
2010年03月20日 14:28 重庆晚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烈士长眠60年 我们可不能忘记他们啊

17日夜幕降临,马头山阵地沉寂下来。在次日国民政府重庆国防部的公报中,谎称此役为“川东大捷”,蒋介石还夸其为“发扬了黄埔教导团精神”。

对战斗中的牺牲者,马头村75岁的村民向道荣记忆犹新:

“中央军过来后,又听说解放军要来,我们全家人怕得要命,就躲进后山的青杠林。林子里太湿了,第二天我们又回到家中。刚到家,突然一声枪响,中央军和解放军都出现了。‘老天,啷个来了恁么多兵?’大哥叫了一声,拉起我就跑。跑到现在小学校操场后面的田坎上,看见中央军和解放军在对打,打得好凶,还肉搏。中央军太多,解放军吃了亏,退走了。仅我看到就牺牲了17个,其中14个埋在马头场后面,3个埋在沟里。”

向道荣和大哥跑到贵州去躲,几天后回来,看见马头山崖阡上,一个叫冯四海的人正在挖坟,坟里埋着个解放军军官。冯四海把军官的大衣和棉衣全扒光了。“军官很年轻,白白净净的。狗日的冯四海,咋个扒人家衣服呢!”后来,冯四海被政府抓了起来。

朗溪乡中心小学退休校长、80岁的周子虎,几十年来走遍了马头山、黄家坝战场的每个角落,年年清明都带学生来祭扫。“我们可不能忘记他们啊!他们在这里已长眠60年了。”

据周子虎查证,被冯四海扒衣服的军官叫王春贤,是12军36师108团2营4连指导员,山东人,牺牲时25岁。1966年文革前,王春贤的母亲专程从山东来彭水,在县民政局文书杨付林陪同下,到马头山墓前大哭了一场。“我们没敢告诉她王春贤被扒衣服的事,怕她更伤心。她后来提出要把坟迁回山东,杨文书告诉她,烈士坟按属地管理原则,不能迁,她伤心地离去。”

周子虎说,当年,在马头山,我军牺牲的上百名战士和更多被打死的中央军,大多数被扒光了衣服。“60年前,这里穷得要命,很多人全家没一件像样的衣服,战死者的军装虽然血迹斑斑,但毕竟是真正的棉衣。那时的山里人,分不清解放军和中央军,见到衣服就扒,以至后来掩埋尸体时,大多数是祼体,冻得跟黑炭似的,根本分不清身份,只好把他们埋在一起。”

“安仲琨不同,他毕竟是大首长。战士们把他的遗体抬到黄家坝,埋在乡兽防站原址。1950年重庆来人,把遗体取走了。”周子虎说,取遗体那天,黄家坝场上人山人海。“先裹白布,再盖红旗,由当兵的抬着走。那时黄家坝不通汽车,只能抬到70里外的彭水县城坐船。听挖棺材的师傅说,那个首长了不得,挖出来后,手腕子上的手表还在走。再以后,就没谁知道他的消息了。”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张卫 冉启虎 毕克 编辑:石立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