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台湾 蒋介石最后的寄身之所
2010年03月17日 16:32 凤凰网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陈淑琬:陈诚的儿子陈履安在接受采访时提到,陈诚晚年生病时,每回说起入台管制措施,有人搭船到基隆港边却又上不了岸,只能原船回头这件事,脸上总有着无限的感慨与抱歉,但在眉宇间,却也有不得不的苦衷和坚决。在那段有超过二百万人迁徙的乱世里,对错和公平,根本就是无暇顾虑的价值,活着恐怕才是最重要的。

解说:一九四九年六月陈诚发行新台币,并且停止大陆金元券,在台湾进行兑换。这是两岸经贸中断的开端,部分商人的离去,并没有影响国府在台湾的军事部署进度。当时的海军总司令桂永清执行了这项任务。桂永清江西贵溪人,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抗战胜利后协助蒋介石将海军的作战舰艇发展到四百二十八艘,总吨位八近二十万吨,官兵达到四万人。

李连墀(桂永清部属):桂先生还是在这个总统的,我们老总统的直接的指挥之下做事的喔,他在岸上装那个热线,跟我们老总统直接电话。

解说:一九四九年那一年,桂永清所辖的军舰每天在海峡之间航行,超过五十航次,当时乘船进入台湾的部队,来自四面八方,也来自各个不同的系统。陈诚于是立下了部队登台的新规矩。

陈履安:他让所有的军队来,不管你是哪个部队的,你只要是军队这个船来了,跟着船到台湾,第一个,人走一边枪摆另外一边。枪是军人的第二生命啊,你要他把枪抛掉,很多部队简直不可思议。

解说:这一方面是陈诚常年带兵的经验,一方面也改善国府部队军纪不佳的形象,最重要的效果是避免将领各拥山头的状况出现在台湾。一九四九年五月,桂永清把整个国府海军的指挥中心搬到了台湾。根据统计一九四九年前后,国府的海军运输军队到台湾的人数超过了六十万人,民众高达七十万。而国府空军的迁移,也同步在一九四九年初展开。

衣复恩(<生死访问>蒋介石私人飞行员):空军奉到命令到台湾来的,差不多八九成都来了,而且那时候空军也很民主,当时空军总部就下个命令说是,凡不喜欢来的,凡不想到台湾的,那么都发遣散费各回家乡。

解说:衣复恩是国府空军第十大队队长,而他的另一个身份,是蒋介石的私人飞行员。当年他落脚在嘉义的水上机场。

衣复恩:嘉义的机场很大但是破坏得,给美军抗日的时候都破坏得很厉害,家眷很苦没地方住,都是拿那个报纸竹竿,糊起来一间一间的房,在一个棚场里头,又没有顶的飞机棚场,大家拿稻草铺地就在那个地方,然后很多家眷就临时住在旅馆,可是嘉义那时候很小嘛,旅馆荣不下多少人嘛,我们有两个大队进到嘉义差不多一万人连家眷。

解说:尽管将空军移往台湾,往后大约一年的时间衣复恩还是经常往返两岸,有时为陷于劣势的国府部队云补军火,有时则是搭载蒋氏父子飞跃海峡进入大陆视察军务。

其实早在一九四七年十月开始国府就在南台湾的凤山,设立了训练基地,负责的是孙立人。孙立人拥有清华以及美国普渡大学的学位,后来毕业于美国维吉尼亚军校。孙立人的背景加上身上所散发的美式风格,在国府多半黄埔出身的将领当中,显得特立独行。

赵靖东(孙立人的学生):我们就到戏院,经常去看那个免费的电影。看他在那个台湾训练兵,电影那个纪录片,我们看到,对我们青年人有个法,看到他那个阅兵啊,看到他那个训练啊,我们感觉跟其他的军队不一样,对青年人的吸引力的确是很大。

解说:就这样,当时十七岁的赵靖东加入了孙立人在台湾的青年军。

赵靖东:上船以后我们在上海上船,在海上待了两个白天,三个夜晚,船上不光有我们男生,他还找了女生。这个女青年工作大队,这是第一批,跟我们同一条船。这个船上我们男女同学将近有五百多个人,另外也有商人的货物棉纱,我们还有个同学一个女同学,她从船舱上面掉下去,结果下面正好是棉纱没有摔死。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是我们大家虚惊了一场。

解说:从一九四八年下半年起,孙立人不断地将台湾所训练的新军送往海峡对岸,国共内战的火线上。一九四九年八月之后,国府更大举将台湾整遍的新军送上厦门与金门,这些以台湾人为主的部队,也参与了两个多月之后的古宁头大战。而同个时间,国府许多疲累不堪的部队,也从各个海岸点开始撤离。其实像是胡琏所带领的十八军,就穿越广东潮州,来到的汕头。

何金浪(十八军营长):像我们的部队,那个大船来,在海中央停息,停在中央不敢靠岸啊。靠岸了以后恐怕敌人拿炮击啊,都是离开海岸的,离开海岸大概有一两千公尺,一两公里嘛那么多。我们要坐小船,坐小船再去登大船,那个小船很低嘛,大船很高嘛,要爬那个江笼网,现在海军陆战队他受过训练的,爬那个没问题。我们那个是陆军没受过那个训练,所以爬那个江笼网很麻烦,有很多人体力不好,就掉到海里去了。掉到海里去打捞都没办法,没有船打捞,反正掉到海里只有淹死了。

解说:当时担任十八军营长的何金浪,和跟着他的五六百名士兵,在大迁徙的过程中,根本没有命运的权利。

何金浪:上船以前没有说我们到台湾,到台湾来受训来训练,可是这以后我们一上船以后,我们部队要到舟山,浙江舟山。可是在航行中间,走到半路的时候,又接到命令说要到金门。

解说:一九四九年十月二十四号深夜,距离厦门仅有五点五海里的金门,吹着微弱的东北风,炮声划破了宁静的黑夜。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石立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