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发于在60年前的朝鲜战争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也许人们会为战争中的某些事迹感动的泪流满面,又也许人们会为战争中的某些细节争执的面红耳赤;甚至人们可能会因为彼此立场的不同,对那场战争做出完全不同的评价;可本质上在这个年纪相差三岁就会有代沟,同事相处数载却叫不出彼此名字的浮华年代大部分人对这场战争是没有什么感觉的。因为人们觉得不会有人因为60年前的战争改变命运的。但事实上,有些人的命运真因这场战争改变了。

朝鲜战争中的战俘之思念家乡的老母亲

朝鲜战争亦称抗美援朝战争(1950年6月25日~1953年7月27日),是一场朝鲜与韩国两个意识形态对立的政府之间的战争,同时美国、中国、苏联等18个国家也以不同程度地卷入这场战争。 [详细]

 

民众踊跃参军支前是中国取得朝鲜战争胜利的重要原因

 

抗美援朝时期,农民对参军支前发生的这种由冷漠观望转为热烈支持的态度和行为的背后,实际上起主导作用的仍然还是农民的传统心态,其中诸多心态中更以实用理性的心理起主要作用。抗美援朝时期,农民之所以“共产党说什么就是什么”,关键正在于共产党执政后满足了农民的要求,而且在宣传抗美援朝方面善于因势利导,抓住农民的心理做动员工作。【详细】

 
美国拍摄的十三部关于朝鲜战争的电影
 

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

对于大多数美国来说,朝鲜战争的确是一场被遗忘的战争。然而,美国好莱坞并没有因此回避或者而忘记朝鲜战争。事实上,好莱坞至少拍摄了十三部关于朝鲜战争的故事片。【详细】

1951年:《钢盔》  

这部影片是公开发行的第一部有关朝鲜战争的好莱坞大片。虽然预算有限,但该影片真实再现了朝鲜战场的残酷现实。与其说该片是表现朝鲜战争,倒不如说是表现了美军内部的各种种族背景的人在战争中如何处理相互关系。因此,该片曾经被批评为“批判美军”。【详细】

1952年:《决不撤退!》  

影评界认为这部影片是正面描写朝鲜战争双方的少有影片之一。它一方面以正面手法再现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初期排山倒海的反击规模,同时也歌颂了美军海军陆战队顽强作战的斗志。使观众有如临其境之感。 【详细】

1953年:《战地天使》  

这部影片比后来更加有名的《陆军医院》早20年,尽管好莱坞的批评家们认为它过分渲染了爱情,使它与朝鲜战场的残酷背景格格不入。该影片对朝鲜平民表示了同情的关注,也揭示了北朝鲜士兵的悲壮命运。【详细】

 
 
 

7000志愿军战俘漫漫回乡路:死也要做中国鬼

从1951年6月起,美军远东情报局先后从战俘营中甄别挑选,将投敌分子、原国民党军官及暗藏在我军的特务和少数变节分子送到东京进行训练,然后又送回俘虏营,担负战俘营中的各级领导。这些人专门殴打、杀害要求回国的志愿军战俘,他们向战俘们强行进行反动宣传,实行白色恐怖,美军还专门设立了所谓“肇事监狱”和“小监狱”供他们给坚决要求回国的志愿军战俘施行坐水牢、电刑、 压杠子、肛门灌水、头上钉钉子等酷刑。但这动摇不了广大战俘要求回国的决心。【详细】

 

志愿军战俘

欢迎志愿军战俘归国的标语

在祖国的大门口丹东,火车站上人山人海,锣声、鼓声、口号声响成一片。“欢迎志愿军光荣归国”的大标语格外醒目。火车刚停稳,当地党、政、军首长就走进车厢,一边和大家亲切握手,一边说:“同志们,你们受苦了!”“祖国人民欢迎你们归来。”志愿军战俘们一个个感动得哭出声来。 【详细】
到了检查交待阶段,每个人都要按照上级布置的“交待提纲”逐条交待。搞了一个“检查交待”的“示范连”,让他们对照《党员八条标准》和《狼牙山五壮士》、《八女投江》检查自己,而后把他们的“检查交待”在归管处推广。很多人纷纷在交待中给自己上纲上线,承认“贪生怕死,被俘投降”。 【详细】
开始都以为我死了,家里还挂了烈属的牌子。我回去,补助烈属的小米先没有了。刚回去那几年还是挺难,因为地都不会种了。我们村有当兵的会讲在前线的事儿,我就听着,不说话。我们村没几个人知道我怎么回事。运动的时候要斗争我,说我是叛徒。公社屋里都是我的大字报,墙上也是,绳子上挂着也是。【详细】
 
一名流落台湾的志愿军战俘的凄凉回忆
 

志愿军老兵冉宏图

志愿军战俘有两万二千多名,其中六千六百七十三人在战争结束之后返回了祖国大陆,而有一万四千多人被送往台湾。比起在战俘营里回国的人,这一万四千多去台湾的战俘,他们的命运其实绝少有人提起。【详细】

战俘营岁月  

你知道里面埋了多少人,晚上天一黑就把你的嘴巴一捂,就把你往那个厕所里在塞,是我们亲眼看到的。还有挖心挖肝的呢,挖着给你吃掉,掏心挖肝、包人肉饺子。这听起来似乎有些荒诞,尤其是发生在有联合国管理,重兵把守的集中营里,更加让人难以置信,然而当年在战俘营中确有其事。【详细】

在台湾的日子  

在台湾烧纸,晚上做梦都想到想到母亲,想到弟弟,现在还在想我爷爷、我奶奶他们,也想邻居、我的家婆。我现在回想那个面容,现在看都一样;听到哭的声音,上气接不到下气。见到我婆婆的面容就是不讲话,那是个梦。【详细】

 
 

获得“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者12人中9人在授衔前已经牺牲

1953年6月25日,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在朝鲜人民反侵略战争三周年纪念日这天,在志愿军领导机关驻地桧仓隆重举行授勋典礼,将一级国旗勋章授予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及代司令员邓华、副司令员杨得志,政治部主任李志民,并授予杨根思、黄继光、孙占元、杨连第、邱少云、伍先华、胡修道一级国旗勋章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将一级国旗勋章追授给志愿军一级爱民模范罗盛教。这12人中除彭德怀、杨育才、胡修道外,全部牺牲在朝鲜战场。 【详细】

 

志愿军空军英雄王海后成为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员

 

在中国空军的王牌飞行员当中,老将军王海的知名度恐怕是最高的。这是因为在抗美援朝期间的空战当中,王海个人不仅取得了自己击落敌机4架、击伤5架的志愿军空军最高纪录,而且他还率领王海大队空战了80多次,取得了击落击伤敌机29架的优异成绩。1985年,王海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员、党委副书记。1988年恢复军衔制后被第一批授予空军上将军衔。【详细】

 
 

志愿军一级战斗英雄柴云振 阴差阳错回乡务农几十年

部队从朝鲜回国后,一直不知道柴云振的下落。柴云振在医院治疗一年多,伤好后,他被评为残废军人,带着1000斤大米票证的“复员费”,以及三等乙级残废证明,不声不响回到四川老家——岳池县大佛乡。回乡后,柴云振和当地乡亲一起参加生产劳动,从不向别人谈自己在朝鲜打仗的事情,就这样,他和部队失去联系。 【详细】

 
埋名四十载的特级战斗英雄张国福
 

张国福原名为张国富。1931年12月出生于吉林省榆树县新立镇一个农民家庭。1946年他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47军,194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详细】

最年轻的英雄  

张国富光荣地出席了1950年9月召开的第一次全国战斗英雄代表大会。400万大军,仅选出307名战斗英雄。“特级战斗英雄”荣誉称号的只有78名。而年仅19岁的张国富榜上有名。【详细】

鏖战朝鲜  

身负重伤的张国富用皮带把一名奄奄一息的战友绑在自己身上,他连滚带爬地撤出了阵地。而副连长,却和他的全连战友们把英名永远地留在了异国他乡的土地上。 【详细】

最后军礼  

躺在病床上的张国福,眼含泪珠,用微弱的嗓音缓缓地说:“40年了,我就想让人民忘了我,可你们还在记着我啊!我当年参加解放军,真的很幸运,来生我还要当解放军!”【详细】

历史遗忘的角落:多少志愿军罹患精神伤残回国

 

据统计,在参加朝鲜战争的三百万中国军人当中,有近二十万人伤残,而其中包括千人左右精神病患者。河北第三康复医院就是中国几家专门收治精神伤残的志愿军人的医院之一。从1950年开始,陆续有380名精神伤残志愿军,在这里接受了治疗,他们后半生的命运,自此也和这所医院紧密相连。【详细】

志愿军

患精神残疾的志愿军战士

高唱“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走上朝鲜时,16岁的蒋振娟可能没有想到,仅仅1年半后,自己就成了精神病人。年仅19岁的她,就此开始她漫长而混沌的余生。从56年前入院起到现在,医生护士一直叫她“小蒋”。“问她多少岁?十七”,护士长俞静如说。75岁的“小蒋”,记忆永久停留在了发病前。 【详细】
军医院事后对马玉堂跳楼事件的分析报告也认为,马玉堂所在部队的基层领导及身边战友,都存在认识不当的失误。即不应该表露出强烈鄙视其“贪生怕死”的态度,“这个态度进一步刺激了马玉堂,导致其精神失常加重,最后选择跳楼”。但当时部队的组织结论仍然强调马玉堂“贪生怕死、思想落后”。 【详细】
李文茂所说的赵桐风,可谓大名鼎鼎。在解放战争中,他就曾只身击退数十名敌人,因而获得“孤胆英雄”的称号。在朝鲜战争中,他身为侦查连副连长也屡建奇功,荣获特级战功。然而在1954年,战争即将结束的时候,赵桐风却突然发病,他每天只重复一件事,声称设计威力无比的大炮,间或着天空大吼。【详细】
 
军人战斗应激反应及其对策
 

在战争下,军人产生极大的心理压力。如惧怕受伤、对以后可能变成残疾的忧虑、战友被枪炮打死的场面、长时间精神和躯体过度疲劳等,造成强烈的应激反应。【详细】

战斗应激反应的种类  

军人在参加战斗后数小时内发生的失能性心理反应,称为“急性战斗反应”或“战斗休克”。激发因素可以分为三类。【详细】

战斗应激反应的处理  

战斗应激反应宜在前线治疗。有三条主要处理原则:就近、迅速和期望。即尽可能接近战斗地区;对出现战斗应激反应症状的伤员尽早诊断、治疗;让伤员理解治疗目的,期望返回部队。首先要认识战场应激的身心反应。【详细】

周恩来总理拜祭志愿军陵园

温家宝总理拜祭志愿军陵园

志愿军老战士60年再返鸭绿江

周恩来总理率领代表团乘专车到达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17日上午,周总理和陈毅、张闻天、粟裕同志接见了以杨勇司令员、王平政治委员为首的志愿军将领和军官。周总理就中国人民志愿军从朝鲜撤出的问题听取了志愿军将领和军官们的意见,他们一致拥护两国政府关于从朝鲜撤出一切外国军队、和平统一朝鲜问题的声明。周总理等在纷纷扬扬的飞雪中到志愿军烈士陵园献了花圈。【详细】
松涛阵阵,人声寂寂。踩着松软的泥土,温家宝轻步走进烈士墓地里,那里安眠着一个个曾经鲜活而又年轻的生命。温家宝含着泪水,在一个个墓碑前驻足,默念着他们的英名;在一座座墓葬前停留,用手轻轻抚摩烈士白色的坟冢。他的动作是那样的轻缓,深怕惊扰了熟睡的英烈们。温家宝深情地说:“你们的鲜血洒在异国他乡,但你们伟大而崇高的精神留给了整个世界。你们永远活在我们心里,激励着我们把祖国建设好。志愿军烈士浩气长存,英灵永在!”【详细】
向朝善则称,半个多世纪以来,他一直梦想能有机会回到朝鲜当年战斗过的地方去看一看,去祭奠战友的英烈。“最近这段时间爸爸的这个梦越来越强烈。”儿子向登平介绍说,这段时间父亲老是向他提起去朝鲜的事。可要实现这个梦想谈何容易,向朝善现在靠几百元的退休工资维持老两口的生活,而向体元在乡下,经济更加拮据。希望有好心人助两个老志愿军战士园梦。 【详细】
2010年4月18日清晨6点不到,他们就出发,一路下雨。到桧仓志愿军公墓时,老兵们打出了祭拜的横幅,唱起了《志愿军军歌》,列队上山。雨突然停了,金色阳光普照大地。队伍里有人说,这是死者显灵。【详细】
 
朝鲜桧仓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
 

志愿军烈士陵园

调查

以下哪种命运让你最感动
志愿军战俘的命运
志愿军英雄们的命运
患精神疾病的志愿军
都感动不了我
用户信息  
性别  
 
这场战争千真万确的改变了这个国家一些人的命运,参加这场战争的士兵们命运、他们的家人的命运;儿子失去了父亲、妻子失去了丈夫,母亲失去了儿子,弟弟失去了哥哥……纪念这场战争对他们来说是在乎的,是关心的,是有感觉的。对于我们来说,这就足够了。

胜负难料:

中国出兵该不该

埋骨异乡:

中国牺牲值不值

变幻浮沉:

风云人物的战后命运

尊严代价:

多少人命运因之改变

自语自省:

三代韩国人看"自己"的战争

冰与火:

朝鲜战争全纪录

三年烽烟:

三千里地河山

半岛60年:

多少离愁多少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