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适齐 无功而返
2010年01月20日 20:25书摘 】 【打印共有评论0

公元前517年(鲁昭公二十五年),鲁国发生“斗鸡之变”,并由此引发了内乱。

“斗鸡之变”发生在这年夏天,操纵着鲁国大权的季平子与另外一个鲁国贵族昭伯两家,因斗鸡赌博时双方作弊又都发现对方的作弊而引起纠纷。对于季平子操纵鲁国大权,鲁昭公早已不满,便趁着这个机会,与昭伯一起,联络起另一贵族臧昭伯,在同年秋天出兵围困了季平子。力量的对比,关键要看鲁国的另外两家世卿叔孙氏与孟孙氏的态度。叔孙氏的家臣很聪明,对叔孙氏说:“如果灭了季氏,唇亡齿寒,我们叔孙氏也就危险了。”于是叔孙氏非但没有支持国君,反而派兵救援季平子。正在观望的孟孙氏见有机可乘,立即将前来联络的昭伯杀死,也起兵响应。鲁昭公大败,并被迫逃亡齐国。

就是在鲁国内乱不息的时候,三十五岁的孔子也去了齐国。孔子的适齐,虽然是迫于鲁国的内乱,但是深层的原因还是孔子想借助大国齐以图有所作为,以期真正实现自己的忠君尊王、实行仁政、安定天下的政治理想。而且在他适齐之前,就曾在鲁国与齐景公有过交往,并留下了较好的记忆。

那是在五年前,正当而立之年的孔子,就对齐景公抱着为天下示范的幻想。当时齐景公与晏婴一起来鲁,齐景公曾经请教孔子:“秦穆公的秦国国家小而又处于偏僻的地方,然而他却能够称霸,这是什么原因呢?”当时,孔子毫不迟疑就给出了明确的答案:“秦国虽小,志向却很大;所处地方虽然偏僻,但施政却很公正恰当。秦穆公亲自提拔用五张黑羊皮赎来的百里奚,授给他大夫的官爵,把他从拘禁中解放出来后就立即与他一连谈了三天的话,随后把执政大权交给了他。用这种精神来治理国家,就是统治整个天下也是可以的,他这个霸主还是小的呢。”(“以此取之,虽王可也,其霸小矣。”《史记·孔子世家》)

齐国是西周初年周王室的军事统帅姜尚的封地,地广土肥,农业发达,又有渔盐之利,曾是春秋初年的霸主之一,常与鲁国发生纠纷,这次接受鲁昭公的避难并能够礼遇孔子,当然也是与鲁国当权者斗争的需要。

这次孔子在齐国居住了将近两年,与齐景公有过多次交往,并与齐景公有过两次著名的谈话。对此,《史记》与《论语》都有详细的记述。一次是向问政的齐景公讲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话,一次是向齐景公提出了“政在节财”的建议。

对于孔子,齐景公确实是动心了,曾经准备以尼田作为孔子的封地,并要给予稍低于上卿的待遇。但是孔子的到来与齐景公准备重用孔子,遭到了以晏婴为首的齐大夫的反对,甚至到了有人要害孔子的地步。失于政并已暮气沉沉的齐景公也在反对声中改变了对于孔子的态度,是安慰又是敷衍地说“我老了,不能用你了”。

现在再回过头来看看,这样的一个人反对孔子,我们是要好好考虑一下他的意见了,我们甚至也可以从他的反对意见中见到儒家学说的不足之处。他是这样劝阻齐景公不要重用孔子的:“儒者这种人,能说会道,是不能用法来约束他们的;他们高傲任性自以为是,不能任为下臣使用;他们重视丧事,竭尽哀情,为了葬礼隆重而不惜倾家荡产,不能让这种做法形成风气;他们四处游说乞求官禄,不能用他们来治理国家。自从那些圣贤下世以后,周王室也随之衰微下去,礼崩乐坏已经有好长时间了。现在孔子讲究仪容服饰,详定烦琐的上朝下朝礼节,刻意于快步行走的规矩,这些繁文缛节,就是几代人也学习不完,毕生也搞不清楚。您如果想用这套东西来改变齐国的风俗,恐怕这不是引导老百姓的好办法。”(《史记·孔子世家》)晏子的意见,也许代表了春秋战国时期不少贵族的意见。从孔子在齐二年而终于不被所用这件事,也就可以预见他的未来会遭到怎样的处境了。

还有更为深层的原因,决定了孔子在齐只能是无为而归。这便是在春秋时期,齐国与鲁国,分别代表了两种不同理想、不同追求因而也有着不同境况的诸侯国。鲁国是周公的封地,延续着周的礼乐制度与文献,其治国方略,也就让礼乐占了大的比重。而齐国则是姜尚的封地,从姜尚起便提倡发展工商经济,奖励军功,把富国强兵作为治国方略。“春秋无义战”,孟子真是一语中的。无义战的天下,当然崇尚尔虞我诈,要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如此,言必称周礼、处处教导诸侯国君实施仁政的孔子,在齐国的碰壁也就成为必然。

不过孔子毕竟有着不一样的境界。他说,人不理解我,但我也不怨恨,这才是君子啊。就是对反对自己的晏子,他依然十分公正:“晏平仲(即晏子,名婴)善与人交,久而敬之”(《论语·公冶长》)。夸晏子善于和别人交朋友,相交越久,别人就越发尊敬他。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 王勇
更多新闻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