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能鄙事”:青年孔子的底层生活
2010年01月20日 20:24书摘 】 【打印共有评论0

曲阜孔庙大成殿中的那个正襟危坐、戴着十二冕旒的帝王之冠的孔子,肯定是与孔子背道而驰的孔子。但是孔子到底是一副什么模样呢?尤其是青少年时代的孔子是个什么样子呢?可惜的是,因为他的“圣”与“神”,烙在世人心目中的形象,只是一副老态龙钟而又透着威严的样子,这是晋朝顾恺之与唐朝吴道子给我们留下的形象。虽然顾恺之以其雄健的线条与明朗的造型,使得他笔下的孔子要比吴道子笔下的孔子生动许多,但终归还是离真实的孔子相去甚远。

台湾画家江逸子,曾经绘出了一个“温和慈祥”、“善良德性”、“恭敬严谨”、“自奉节俭”,而又凡事“谦让有礼”的孔子。这个孔子,当然散发着一种亲切与平易气息,但却缺少了英气。在孔子诞辰2557周年的祭孔大典前夕,中国孔子基金会颁布了一个据说可以作“标准像”的孔子,255.7厘米的青铜圆雕,国字脸,阔嘴,浓眉,长髯,是一个有着山东人特征的长者形象。虽然设计者说要还原一个平民的孔子形象,但是“东方圣哲”的追求还是让他与真的孔子有着较远的距离。倒是吴门画苑程宗元先生,专门为匡亚明先生的《孔子评传》所绘的六幅孔子像,尤其是第一幅“布衣孔子三十而立像”,让人觉得似乎看到了当年那个真正的孔子,并与笔者心目中的孔子有着某种契合。

青年的孔子,长得高大且透着一种少有的文气,并不是如后来被神化的那种五官与身体的怪异形象。曾经亲临曲阜采集过孔子事迹的司马迁,这样描绘他:“孔子长九尺六寸,人皆谓之‘长人’而异之。”周尺要小于现在的市尺,按周尺一尺折合现代公制十九点九厘米计算,则孔子身高为一米九一。可以想象,他既继承了勇士父亲的魁梧威风,又比父亲多了一份沉稳秀气。

这样一个博学而又威武挺拔的青年,在十九岁时就娶了妻子宋人亓官氏。一年之后,孔子就有了自己的儿子。

那时的孔子在鲁国已经有了相当的名气了吧!不然,鲁国国君鲁昭公也不会专门派人送来祝贺的鲤鱼。生活的艰辛、家境的困顿与自己渴望立业救世的理想,都会让孔子对于当权者怀着一种期待。何况对于涉世未深的青年孔子来说,更会对于世事怀着某种美好的向往。于是他便为自己新生的儿子起名为“鲤”,字伯鱼。国君的一条鲤鱼,让儿子连名带字全派上了用场。或者,孔子的取舍,也正埋下了他坎坷而又悲剧人生的伏笔。

有了家室与儿子的孔子,就要在谋生与学习的路上,挑起更重的担子了。

还在母亲健在的时候,小小的孔子一定干过很多贵族子弟不屑于干的杂活,诸如扫地、打柴、推车、洗衣、挑担等。但是他真正走上社会做事,却要在母亲去世之后了。家道中落,又没有资格承袭官爵,这却从另一方面帮助了他,让他在艰难困苦之中学会了生活与做事的本领,坚强了面对困境时的意志,也锻炼出了承担苦难与挫折的良好心态。同时,也让他有机会能够看到贵族与平民两个阶层的真实状况,这也为他日后思考人生与国家的问题,提供了独到的视角。“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吾不试,故艺”——我小时候贫穷没有地位,所以能够干许多被人认为鄙贱的事,我不能出仕,所以才学到了许多技艺——(《论语·子罕》)。

结婚生子后的第一份工作,当是在鲁国权臣季孙氏家里任委吏。委吏就是管理仓库的一个小差役。看似容易,做好却难。他的前任就是因为管理混乱和有贪污嫌疑而为季孙氏不满。孔子并不嫌这个职位的鄙贱,尽心尽力,并让自己的能力得到了充分的展示。料量升斗,会计出纳,全部做得清楚明白。季孙氏想不到年轻的孔子竟有这样处理事情的能力,就又委派了他第二份工作,做乘田。乘田也许比委吏还要鄙贱,因为这是一份管理饲养放牧牛羊驴马等牲畜的小吏。身大力不亏,加之孔子肯动脑筋,晨夕饲养,牵出赶进,清扫洗刷,很快又把这份乘田的工作做得井井有条。

孔子并不忌讳谈论自己曾经干过这样鄙贱的事情,他甚至还带有某种自豪的口吻谈起自己的这一段经历。他说:“叫我管仓库,我就把仓库里的账目计算得清清楚楚”,“叫我管牛羊,我就把牛羊管理得肥胖强壮起来。”(“孔子尝为委吏矣,曰,‘会计当而已矣。’尝为乘田矣,曰,‘牛羊茁壮长而已矣。’”《孟子·万章下》)

摘自:李木生《人味孔子》 河南文艺出版社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 王勇
更多新闻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