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曹”是闹剧?古玩专家驳斥曹操墓质疑者
2010年08月25日 16:19 现代快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2010年8月25日《现代快报》A1版

8月21日曹操墓“苏州打假会”上,三国文化艺术研究者闫沛东虽然缺席,但因他手上掌握曹操墓“造假证据”,而备受关注。

闫沛东手上的重磅炸弹到底是什么?什么时候对外公布?昨天记者和他通了电话,“证据链上,物证已经有了,人证还欠缺,只有一个参与‘二号墓’考古发掘民工的录音,还不够。”与此同时,河南省文物局相关负责人也放出话来:他愿意公布就公布吧,我们相信科学的判断!

所谓证据:找到制假窝点,克隆曹操墓石牌

“曹操墓造假者若悬崖勒马、知错改过,可以放他们一马!”前天傍晚,闫沛东给记者发来短信说,他手中的曹操墓制假证据要看情况才能公布。

昨天中午,记者拨通了闫沛东的手机。他说,自己正在回北京的路上,身边就有一件刚在制假窝点制作的石牌。

“我通过北京潘家园古玩市场的人介绍,找到了南阳的制假窝点。那是一个很小的加工厂,只有4个人。进去后,所有通讯设备都被没收。但因为我们是可靠人士介绍的,所以没有被造假贩子怀疑。我给了他们定金,说要在潘家园摆摊。”闫沛东说。

随后,他在一家小旅馆等了一个礼拜左右,才在南阳的老车站和造假头子碰上面。“我一开始不敢直接点名要曹操墓的石牌,而是要求制作明代兵部尚书的大印。”取得信任后,而后才提出要曹操墓中的石牌。一共有三百套十八种“常所用”兵器。

是不是和曹操墓中的石牌一模一样?闫沛东说,不可能做到一模一样,但用的是一模一样的工艺!

“制作假石牌一点也不难,成本也很低,每一件成本才170元。”闫沛东说。

闫沛东说,至于人证,去年年底,他到西高穴村也进行了暗访,找到了其中一个民工,旁敲侧击了一番,还把与民工的谈话录了下来。遗憾的是,证据链还缺重要一环,现在只单独找了一个人,要有说服力,最起码要有两个人出来说话录音才行。

闫沛东说,他和南方一家媒体签了协议,独家提供他和民工的谈话录音,所以不能给其他媒体。另外,他还要上央视,准备在央视上公布。

各方说法:我们相信科学的判断

对于“倒曹”派的声音,国家文物局等相关单位表示,不会影响官方认定,而且曹操墓已正式申请纳入国家级文保单位,正在等待评选。

而河南省文物局一位负责人表示,“倒曹”派所谓的证据链,愿意公布就公布吧。“前后有那么多权威专家来现场做过鉴定了,我们相信科学的判断。”这位人士表示,目前,曹操墓考古已近尾声,目前还在做最后的清理。经过前期修复,目前文物增加400多件。

造出石牌不能说明问题

《谁在拍卖中国》的作者吴树,是一个曾经深入调查古玩市场、调查古玩造假窝点的老者。

“光能造出曹操墓中的石牌,就能说明曹操墓中的石牌是假的?那只能说明两点。一、这个学者不严谨;二、这个学者对现在造假工艺太缺乏认识,大惊小怪。”吴树说,“现在的造假水平已经高到让你超乎想像的地步了。你看全国古玩市场上,到处都有故宫的‘复制品’,而且,用科学的测试仪器都没办法测出它们是假的。”吴树说,现在文物造假,在制假窝点,你无需给样品,只要说想要什么,对方就能给你造出来。如果你有特殊要求,也可给他们一个参考的东西,让他们模仿。

“现在外界都以为,文物造假很难。但我告诉你,现在造假者们都很果断的!”根据现在的造假情况来看,南阳制假窝点能制造出曹操墓中石牌,一点也不惊讶。“而且这是后造假,现在鲁潜墓志、曹操墓中出土文物网上都泛滥了,造假分子一看就会了。”

民工不准说:是考古纪律

“一般来说,考古现场有三类人。第一类是取土、运土的农民工,第二类是现场绘图的技术人员,俗称技工,第三类是一线考古人员。”南京一位资深考古专家说,在考古现场,最具考古发言权的是一线考古人员,他们专业水准高;民工没有发言权,这是因为他们掌握的信息不全面,甚至是错误的,如果流传出去,只会造成误判。

“尤其是像社会反响大的考古,更是不能说。如果民工回家到处说,那会给现场工地带来很大的麻烦。首先会有很多人围观,干扰考古秩序;其次,会引来盗墓分子,一些居心叵测的人来了,烦不胜烦。所以民工不准对外说考古现场,是一个铁的纪律。”

这位资深考古专家说,曹操墓是真的,现在看来“倒曹派”倒更像是在炒作,他们中很多人是为了卖自己的书。

至于之前有专家说,鲁潜墓志上不应该会写曹操墓的地址。“其实,考古中,路标现象很多。去年,我们在将军山找到王安石哥哥的墓,就是因为之前考古发掘的王安石父亲的墓志上,标明了王安石哥哥墓的位置。”快报记者 胡玉梅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胡玉梅 编辑:蔡信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