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专家李路平:鲁潜墓志与曹操墓都造假无疑
2010年08月23日 09:34 凤凰网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鲁潜墓志》资料图

释文趙建武十一年大歲在乙已十一月丁卯朔故大僕卿附馬都尉勃海趙安縣魯潛年七十五字世甫  以其年九月廿一日戊子卒七日癸酉葬墓在高決橋陌西行一千四百廿步南下去陌一百七十步故魏武帝陵西北角西行四十三步北迫至墓明堂二百五十步肺上党解建字子泰所安墓入四丈神道南向

1998年4月,河南安阳县安丰乡西穴村村民徐玉超,在村西北方城河岸一个窑坑起土时,发现了《鲁潜墓志》。《鲁潜墓志》中的行文信息直接标明了鲁潜墓距魏武帝陵(曹操墓)的具体方位:“墓在高決桥阳西行一千四百廿步,南下去陌一百七十步,故魏武帝陵西北角西行四十三步, 北回至墓明堂二百五十步”。河南省文物局原局长宣布:鲁潜墓志锁定曹操墓位置,河南考古专家根据“鲁潜墓志”指引的路线核定方位,“按图索骥”锁定了曹操墓的位置,从而终结了曹操墓的千古疑案。(上图《鲁潜墓志》)

众所皆知汉未、魏晋南北朝四百年的战乱、疆土的分裂为中国历史上最不稳定时期,自魏武帝曹操禁止立碑,晋武帝司马炎上承曹魏旧制,诏日:碑表私美,兴长虚伪,莫大于此,一禁绝之。于是以墓志埋葬死圹穴中,墓志代碑才会出现。而目前能见到墓志最早实物,是东汉《贾武仲妻马姜墓记》,葬期为东汉延平元年(公元106年)九月十日(附图一)。其他如延熹六年(公元163年)《口通本封记》、建宁十七年(公元212年)《王晖石宦铭》、建宁三年(公元170年)《孙中隐墓志》(附图三)、中平四年(公元187年)《梁离狐茂陵任君元升神门》(附图二)等。可以看出墓志兴起并非如社科院刘庆柱及曹操墓考古队所言之凿凿表述的那样“东汉并没有墓志。”

东汉延平元年(公元106年)《贾武仲妻马姜墓记》来源:资料图

东汉熹平四年(公元175年)《孙仲隐墓志》(高88厘米宽34厘米)(图三)

中平四年(公元187年)刻石墓志(图二)

早期的墓志目的是“故凿志埏阴,刊载氏族”意思让子孙后代永记先人塚墓,不忘祖上阴德。其实东汉人有好名之心与榜名立节之风,据《三国志魏书》卷一《武帝纪》载,曹操虽生活节俭,但也发愿“欲望封侯,作征西将军,然后题墓道言:'汉故征西将曹侯之墓'。”自古以来的大奸大雄之语不可全听,曹操的临终遗言也只有他自己和曹丕意会,外人那得知晓。

鲁潜墓志所葬的年庚为后赵建武十一年即公元345年,其时的中原河南一带为北方500万胡人所占领,胡人的铁骑是横扫了整个黄河流域而建立后赵的。而中原的王公贵族、地主士人避乱江南孙吴地域,如庾氏、宗氏等士族移徙长江中游的政治中心江陵,而琅琊郡王氏(王羲之一族)、谢氏(宰相谢安一族)等移居到建康(南京)划江而治,这些贵族士人们移居到南京后形成了上等人构成的贵族社会。跟西方一样,贵族们与江东士族是不通婚的,“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就说明了王谢为当时的贵胄。而贵族们丧葬习俗还是沿袭在旧京洛阳的体制,即以墓志随葬墓穴。贵族们葬墓集中在建康一带,他们时时记住雪耻收复失地“北定中原”,以便将随葬骨骸也迁回先人旧茔,因此墓志只是设临时标识一样,行文格式大抵为一、墓主姓名历仕、郡望(祖籍)。二、生卒入葬日期、地点。三、祖考子女姻亲官职姓名。简单明了,除此别无其他多余文字,如东晋宰相谢安的伯父《谢鲲墓志》中即表明“假葬建康县石子冈”、“旧墓在熒阳”。年长王羲之三岁的堂兄《王兴之夫妇墓志》(图四)则有“原籍琅琊临沂都乡南仁里”。东晋右光碌大夫颜含第二子《颜谦夫妇墓志》(图五)亦注明“琅琊”郡望,《刘克墓志》“中东海郡郯县”等等不一枚举,墓志交待其“假葬”和他们先人墓地,以便迁回“旧茔”。

东晋咸康七年(公元341年)《王兴之夫妇墓志》(图四)

东晋永和元年(公元345年)《颜谦妇刘氏墓志》(与鲁潜墓志同年)(图五)

东晋墓志京都洛阳在公元313年陷落前很多,随着贵族们南迁就没有了,南京在公元317年建都后随着贵族们下葬才出现。据考古学家蒋赞初先生《关于长江下游六朝墓葬的分期和断代问题》统计,南京等地发掘的东晋墓葬超过孙吴和西晋墓葬的总和,而其中有墓志的只区区十余座,且全为南迁士族(只有一座《张镇夫妇墓志》为东吴士族),这一理论分析苏州大学华人德教授在编辑《三国西晋南北朝墓志》书中,论述得极为详尽。从清末的方若到近代赵万里、王壮弘,笔者又梳理近五十年东晋新出土的墓志校勘排比,得出的结论:在后赵胡人统治下的河南安阳几十年间,历史上并没有也不可能有墓志的出现。(附东晋出土墓志一览表)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李路平 编辑:蔡信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