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沛东:几大证据揭开“曹操墓”造假真相
2010年08月22日 12:55 凤凰网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三)、墓葬符合《终制》之说是伪科学,研究曹操墓必须以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去伪存真,实事求是。中国古代陵寝制度史研究表明,我国古代陵寝的起源始于春秋战国时期,创始期则为战国中晚期至西汉时代,确定期定为东汉。根据已发现和发掘的陵墓实物资料结合文献归纳出曹魏时期陵墓埋葬制度,具有显著特点。其中,选择墓地十分讲究风水之说。这反映了古代封建统治阶级选择墓地是严格的等级制度决定的,也反映了封建统治阶级内部对于营葬的处理也有严格的界限。风水即古代的“堪舆”之术,其中“望气”之说,也即此术。“风水”实质上就是选择有恰当地形的葬地。综合秦汉三国两晋南北朝以及前后多代的“风水”,可知曹操陵墓必依秦汉陵制,在平原上封土为陵,选择开阔的平原上风上水的“山冲”之地。因高为基,在堪舆学上特指开阔平原上凸起的山丘,不封不树,并不代表当时曹操陵墓没有任何地面标志,即然曹操陵寝上建有祭殿,甚至唐太宗李世民曾拜谒过魏武帝曹操陵并留下祭文,充分说明,曹操陵墓绝非无迹可寻的无名坟冢。另外,此次发掘墓室上面未见封土,没有找到其立碑迹象,认定曹操陵更是站不住脚。墓碑大多数树于地上,墓志则埋于地下,墓志起源于西汉,到东汉时期发展的较为成熟,早期的墓志,仅仅记载死者姓名、藉贯、年龄、身份和生卒年月以及埋葬的时间、地点,后来陆续有生平事略和颂词铭文。这些墓志放在墓内,发现时往往被误认为石板或石案,而不知为墓志。实际上放在墓中的有死者传记的石刻(或砖刻),包括志和铭两部分皆称为志。志指专门埋下坟墓内者,有人称墓志为碑志,“建安十年,魏武帝以天下凋弊,下令不得厚葬,又禁立碑。”但禁碑之后,并未完全禁绝墓志,且随葬品也并未减少,陵墓前石兽、碑表依然存在。河南安阳西高穴墓中的画像石其中的“咸阳令”、“纪梁”、“侍郎”、“七女复仇”等文字内容其实就是表明墓主人身份的“墓志”,跟曹操没有任何关系!

(四)、位置与文献相符之说,是根据《三国志魏书武帝纪》记载,称古之葬者,必居瘠薄之地,其规西门豹祠的祠西原上为寿陵,而西高穴大墓正在西门豹祠西。二十一世纪,科学文物学已彻底刷新了持续数千年之久的中国古代史学传统,仅靠文献记载寻章摘句、断章取义、引经据典的腐儒学风早被田野考古学所取而代之。另外,陈寿一生历仕蜀汉和西晋两朝、晋武帝太康元年(公元280年)西晋灭吴,陈寿开始着手整理三国史事,《三国志》虽名为志,其实既无志也无表,《三国志·魏书》依据的材料是王沈的《魏书》及鱼豢私撰的《魏略》,难免以讹传讹,“寿书铨叙可观,事多审正,诚游览之苑囿,近世之嘉史。然失在于略,时有所脱漏(据裴松之《上三国志注表》),故确定曹操墓引用《三国志》之史料,是靠不住的,必须深入实地认真考察,科学论证。再者,西门祠并非曹操墓的参照物,曹操墓唯一的考古科学文献应该是曹魏时期陵寝制度的研究成果,道听途说的野史轶闻、托名后世的伪书只会将曹操墓的科学探索引入歧途,只有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五)、所谓称谓相符之说更是荒谬绝伦。曹丕篡汉,始封曹操为魏武帝,曹操薨于汉献帝延康元年正月,黄初元年曹丕称帝建魏,曹操生前封魏王是汉献帝建安十一年夏四月册封的汉朝魏王,决非曹操食邑封国魏国之藩国魏王,入葬时岂能自降封号?更何况曹操是汉丞相,生前未曾称帝,”魏武王“曹操的称谓既不符合史实,又不符合逻辑,曹操谥号”“魏武帝”,在史学界,文化界从来一直以魏武帝曹操著称,未曾称呼曹操为“魏武王”,此“魏武王”决非曹操,其称谓是难圆其说的。

(六)、铭牌做为认定曹操墓的直接证据简直荒唐可笑。据说发掘出土的铭牌,其中刻有“魏武王”三个字的共有七块,刻有“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戟”的石牌最为完整,出土于墓前前室。据曹魏墓葬研究成果显示,洛阳正始八年(公元247年)多室砖墓,前室设斗帐,帐构有铭文,帐前放日用器物。考古实物证明,“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戟”发现于墓的前室与帝王陵寝殉葬随身稀世兵器之置放位置史实不符,如果格虎大戟确系曹操殉葬之宝,必定做工精细、造型华美、刃薄而锋利,削铁如泥,稀世罕见,且以错金工艺刻有铭文“汉丞相操自作用格虎大戟”(事实应为“青罡剑”)字迹,“常所用”是现代语法,故所谓“铭牌”实属“此地无银三百两”之造假伎俩,这些东西都是靠不住的。出土物均是素面陶,器型偏小,做工粗糙,器圭和璧等礼器,竟为石质,可见墓主人身份与魏王曹操身份悬殊太大。曹操陵寝之上依东汉陵制,立陵上祭殿,墓内必然随葬物品与身为大汉丞相、魏王身份的曹公身份相称,绝不会殉葬做工粗糙的素面陶器,礼器非金即铜,圭和璧在汉代皆用名贵玉石精雕细琢,在东汉以孝道名世的魏王曹丕礼葬王侯级别的父王时,绝不可能使用石质礼器,与礼不合,也不合情理,仅依此标榜曹操“薄葬”,且言辞凿凿,引用曹植所述“鸣器无饰,陶素是嘉”真是不伦不类,不足为凭!

曹操高陵真的确认无疑吗?“新华观点”记者采访了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原所长刘庆柱。刘庆柱表示,铭刻有“魏武王常所用”的石牌,的确是认定曹操高陵的重要证据。2009年12月17日,他曾到过发掘现场,发掘单位把地图等相关资料给他看,考古发掘现场只看到几块画像石残块,当时没有石牌,他说“新闻发布会上会布确认曹操高陵的六大理由,基本上是根据考古发掘队和专家组思路总结的。”“曹操墓”根本没有任何科学考古依据和可靠证据。刘庆柱声称:“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与考古司司长关强明确表示要申报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不给个名目怎么申报?怎么保护?”于是,巧立名目,无名的汉代大墓摇身一变竟成为曹操高陵,地方政府急功近利,急于申报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与会专家学者沽名钓誉,弄虚作假,所谓“曹操高陵”被发现了,学术问题成了社会问题,“曹操墓”成了又一个版本的“周老虎”事件,引起海内外关注!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闫沛东 编辑:石立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