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沛东:几大证据揭开“曹操墓”造假真相
2010年08月22日 12:55 凤凰网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三、沽名钓誉,巧立名目,无名大墓变身曹操高陵。

河南省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大墓从2004年底开始曾多次被盗,直到2008年12月才引起有关部门重视,经报请国家文物局批准,河南省文物局组织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开始对墓葬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发掘后发现,该墓平面为甲字型,坐西向东,大墓占地面积约740平方米,斜坡墓道长39.5米,宽9.8米,最深处距地表约15米,墓圹平面略呈梯形,东边宽22米,西边宽19.5米,东西长18米,墓道双室砖券道,前后室和四个侧室构成。墓室清理中,发现有三个人头盖骨、肢骨部分遗骨,专家初步鉴定为一男两女,其中男性年龄约60岁左右,一个女性年龄约40岁左右,另一个女性年龄约20岁左右,出土器物250余件,有金、银、铜、铁、玉、石、骨、漆、陶、云母等质地,其中散落大量画像石残块,玉珠、水晶珠、玛瑙珠。画像石内容丰富,雕刻精美,有“神兽”、“七女复仇”等图案,并刻有“咸阳令”、“纪梁”、“侍郎”等文字,根据墓葬形制,结构及随葬品,这座大墓年代初步确定为东汉晚期大墓。

2009年12月27日上午10时许,河南省文物局在北京发布:河南省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抢救性发掘出一座东汉大墓。随后安阳方面向有关媒体透露:他们从盗墓分子手中缴获了刻有“魏武王”的石牌石枕,这座大墓是疑似魏武帝曹操高陵!两个小时后,在没有任何确切证据的情况下,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这座东汉大墓经权威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确认为曹操高陵,引起了社会上一浪高过一浪的质疑声。随后,河南省文物部门紧急召开考古发掘说明会,组织河南省安阳市政府邀请的部分专家学者回应各方质疑,解释说,曾出土刻铭石牌59件,有长方形、圭形等,铭文记录了随葬物品的名称和数量,其中8件圭形石牌,分别刻有“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戟”、“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刀”、“魏武王常所用慰项石”等铭文,证明墓主是魏武王曹操。

在新闻发布会上,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考古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刘庆柱、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原所长郝本性、考古学家梁满仓、人骨鉴定专家王明辉等陈述了对大墓考古认定的六大证据。

经科学论证,六大证据自相矛盾,其确认“曹操墓”的学说不攻自破。深入研究发现,该墓基本排除了是“曹操墓”的可能性。

(一)、墓葬的年代其依据是该墓葬为多墓室砖室大墓,主墓室为四角攒尖顶,和洛阳发现的曹魏正始八年大墓墓顶形状相同,其墓砖为特制的大型墓砖,和洛阳邙山上发掘的东汉大墓的墓砖相同,甚至比它更大。结合出土陶器、东汉五铢钱、画像石内容等多方面的证据,想当然地认定其为东汉晚期大墓。

综合各地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的各种遗迹、墓葬,也对地上遗迹进行勘测和调查发现,曹魏墓葬在形制结构方面,保持了东汉末期特点,为斜坡墓道、甬道、耳室和方形前室,长方形后室的砖墓,曹魏墓为多室砖墓和画像石墓,大型墓由石灰板岩支砌的多室墓,左右椁和棺室已结合为一体,由夫妇合葬变为家族多人合葬,这时葬具用木棺,并开始流行将尸体陈放在尸床上的无棺葬。汉时依上古法,朝廷之列以右为尊,魏晋时期官序又以左为尊,而墓葬的排列仍以右为上,可见葬制仍沿袭汉制。墓内有碑式墓志,并出土贵重金饰等奢侈品,这完全否定了魏武以来不准以金银和奢侈品随葬、号召薄葬的骗人鬼话。据《晋书·礼记》卷二十,第633页记载:“古无墓祭之礼。汉承秦,皆有园寝。……魏武葬高陵,有司依汉立陵上祭殿”。

古代墓葬前置石刻装饰,亦属陵园制度之一,唐封演《封氏闻见记》云:“秦汉以来,帝王陵前有石麒麟、石辟邪、石象、石马之属,皆所以表饰坟垄如生前之象仪卫耳”。可见,曹操陵墓规模宏大,若该墓墓砖都是特制更大型号的,“薄葬”之说更是自欺欺人,欲盖弥彰的谎言!

(二)、墓葬的规模宏大,是王侯级墓葬,与曹操身份相符之说风马牛不相及,纯属牵强附会。

“汉魏大墓”随葬品有画像石文字如“咸阳令”、“纪梁”、“侍郎”等内容,跟曹操生平所任职务及事迹完全不符。东汉末年群雄争霸,魏晋南北朝更是“五胡乱华”,邺下称王称帝者不计其数,且遗骨年龄与曹操相差六岁,怎能必是曹操无疑?显然,对魏晋南北朝历史研究太少,迷信于曹操显灵,急功近利所致,人云亦云!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闫沛东 编辑:石立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