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并不是李德博古的过错

2012年04月12日 07:52
来源:东方早报网 作者:徐进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传统党史将此次反“围剿”的失败主要归因为李德、博古等人“采取消极防御的战略方针”,但实际上,共产国际代表一直强调运动战的原则:“中央苏区的主力不应参与阵地战,它们应该进行运动战,从两翼实行夹击。中央苏区要有预备力量,以对付任何突然袭击。”

黄道炫著《张力与限界:中央苏区的革命(1933-1934)》来源:资料图

本文摘自:东方早报网,作者:徐进,原题:《中央苏区的建成与丢失》

去年是建党九十周年,岁末,黄道炫先生的著作《张力与限界:中央苏区的革命(1933-1934)》(以下简称《革命》,引文只注页码)出版,作为在这一特殊年份的一部党史领域的著作,目光投向了我们较少关注的1933-1934年,在中共历史上并不光彩夺目,相反却有些磕磕绊绊的两年。

以往的以中共一党为唯一主角的叙述,不可避免地戴上阶级分析的眼镜来观察与中共有关的历史,将中共的“革命”看成历史的唯一命题。只见动员“革命”的中共,却看不到动员的对象——苏区的群众的反应,也看不到“革命”的旁观者与对手——国民党的观察,这样的历史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反映苏区的真实面貌?看来,这些中共“革命”的佐料对于还原与重构更立体、全面、真实的历史实在是至关重要。

《革命》旨在打破既往研究的局限,用微观解剖的方法努力重构1933-1934年的中央苏区的“革命”现场。本书大致可分为两大部分:一为中央苏区的炼成和建设,二为国共第五次“围剿”与“反围剿”的较量。著者爬梳了包括中共高层文件、基层档案、国民党方面材料等大量的史料,努力重构著者所言的“一个个正在具体影响着社会历史的细节”(1页)。

中共作为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意识形态为依凭的政党,从一开始就以“消灭社会的阶级区分”为己任。剑芒所指之处,社会革命便磅礴而出。土地革命、民主集中制、妇女解放等等,无不在苏区掀起飓风。活跃在乡土草莽之间的中共党人,力争改造农民、重建农村社会,然而与此同时,其自身也在不知不觉中被农民所改造,因农村社会而嬗变。

就拿土地革命来说,“革命”的话语,却未必与苏区的实际完全契合。苏区“自耕农和半自耕农占人口相当多数……一般自耕农和半自耕农也拥有相当数量土地”(26页),而且在江西还存在自耕农占绝对优势的“无地主村”,作为“土地较为分散的地区”,福建与江西“中人之家”即“中农”却占有相当的比重。出于动员革命的要求,“作为一种宗族、团体的占有形式”的公田便被归为“地主豪绅变相占有土地的方式”,算为地主所有的土地,加以平分。“事实上,如果给农民真正的土地使用权,在中央苏区这样公田发达而地主占地并不集中的地区,平分公田让农民受惠的程度并不比没收地主土地少,这是中共革命可以信手拈来的绝妙棋子。”(48页)

除去土地革命,中央苏区政策的其他许多方面也存在“因时而变,因地制宜”的情况。《革命》从党、政权、教育与文化、社会革命的宣传、妇女、群众、红军等多个方面展现了中央苏区的情境,体现出一种社会史的视野,其中不乏有趣之处。

比如,作为在中央苏区“地位上升最快的群体”的妇女,一直是极受重视的群体。但是,中央苏区的赣南、闽西是客家人聚居地,而“客家人有天足传统”,“客家妇女参加劳动者甚重”,“妇女可以不依赖男人,甚至养活男人”,体现出与汉族妇女迥异的面貌。中央苏区妇女地位提高迅速,并成为参加社会政治经济生活的重要力量,中共主观的宣传与推动自然不可忽视,但是其客观因素似乎也不容小觑:苏区“绝大部分青壮年都参加了红军。大量青壮年男子投入前方,耗去了苏区最宝贵的人力”(252页)。男子充军留下的大量社会真空,急需其他社会力量来补充,而妇女自然成为了需要动员走出家庭,走向田地的对象。

 
[责任编辑:邓晓娇] 标签:反围剿 李德 博古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