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富田事变:红20军反毛泽东是错误 但非反革命暴动

2010年09月13日 11:09
来源:中共党史研究 作者:戴向青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详细研究一下两个材料,可以看出,所谓AB团的决议案,纯是朱培德呈文给强加的。其理由是:

第一,根本不是AB团的议决案。呈文中所说“搜获AB团重要决议案印刷品多张”是朱培德的话,“此次呈送AB团第四次会议议决案”也是朱培德的话,“钞呈AB团七月二十六日举行第四次会议议决案”,还是朱培德的话。两个材料所有AB团字样,无一例外都是朱培德强加的。老奸巨猾的朱培德,从1927年9月以后就支持以汪精卫为后台的改组派,但又不敢得罪蒋介石。因此,他明明知道议决案是蒋介石派来江西的党务指导委员所为,可他惹不起蒋介石,就硬给那些党务指导委员加上AB团的罪名,这样就把党务委员的合法地位,变成了AB团的非法地位。有的党务指导委员,也就这样被赶出了江西。

第二,清楚地说明是江西党务指导委员会的议决案。朱培德的呈文中说:“惟查该会主席刘抱一暨曾华英邹曾侯三人均系本省党务指导委员”。议决案开头即说:“本会于七月二十六日举行第四次会议”,是AB团的议决案,怎么开始不称“本团”而称“本会”呢?“本会”显然是指党务指导委员会。议决案中说:“主席刘抱一记录邹曾侯”,AB团根本没有“主席”的称号,刘、曾二人均是党务指导委员,无疑“主席”也就是党务指导委员会主席。议决案中第一项议案说:“省府屡次摧残党务侮辱同志应如何反抗案——决议向中央控告”。“摧残党务”表明了改组派与指导委员会的对立和矛盾,证明所谓AB团的议决案,就是党务指导委员会的决议案。

第三,不能把党务指导委员中的AB团分子说成是AB团组织的存在。蒋介石派到江西的党务指导委员中的确有AB团分子,如周利生、王礼锡、刘抱一、曾华英等都有老AB团的印记,但他们都是以党务指导委员的身份被派到江西的。不仅党务指导委员中有AB团分子,在朱培德呈文中签名的杨赓生、熊育锡也是老AB团分子。这种状况不仅不能说明AB团组织的存在,相反说明了AB团组织垮台后AB团分子各投其主的情况。如果把AB团分子各投其主后参与的国民党内部的派系斗争,看成是AB团组织的存在,那是历史的误会。

三、内部肃出的AB团纯是逼供信的产物

在“寿命仅三个月”的AB团解体3年之后,赣西南苏区却把AB团说成南京有总部各地有分部并已大量打入共产党内的庞大的特务组织。因此,从革命队伍内部一批又一批肃出那么多AB团,造成数以万计的冤假错案。是怎样肃出那么多AB团来的呢?最主要最根本的办法,就是多种多样的严刑拷问,受刑不过就乱供,供了又抓,抓了再用刑,恶性循环,AB团越肃越多。

当时刑讯逼供不是哪一个机关哪一个人违法乱纪的行为,而是领导机关提倡而普遍采用的手段。1930年9月24日,赣西南特委印发的第20号《紧急通告,在“最近破获赣西南AB团的经过”一题中说:“团特委发行科朱家诰,因工作消极,言论行动表现不好……万安县委破获,AB团告朱是团员,写信告知特委,特委即把他拿起审讯,在初坚决不肯承认,我们采取软硬兼施的办法严审他,才供出来,红旗社列宁青年社,赣西南政府,都有AB团的小组织,组织赣西南AB团的总团长是谢兆元,当即把谢兆元及总团部的一切人员全部捉拿,严加审问,所有混入党团特委和赣西南的AB团分子全部破获,并将各县区的组织通通供报出来。”这里叙述了逼供信的经过,也是逼供信的历史证据。紧急通告还在“彻底肃清AB团的具体方法”一题中强调说:“AB团非常阴险狡猾奸诈强硬,非用最残酷拷打,决不肯供招出来,必须要用软硬兼施的办法,去继续不断的严形〔刑〕审问……找出线索,跟迹追问,主要的要使供出AB团组织以期根本消灭”。(注:以上引文均见《中央革命根据地史料选编》(下)第646-649页,江西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我们可以想一想:“最残酷的拷打”、“继续不断的严刑审问”,不招行吗?事实上AB团就是这样肃出来的。

江西苏区中共省委给中央的报告说:“所有AB团的破获完全是根据犯人的口供去破获的,并没有耐心去考查犯人的口供和搜查旁证,审犯人的技术,全靠刑审”。还有“所谓软硬并施办法,软要诚恳,硬要庄严。所谓诚恳者,就是用言语编出犯人口供……所谓硬的方法,通常捆着双手吊起,人身悬空,用牛尾竹扫子去打,如仍坚持不供的,则用香火或洋油烧身”。仅胜利一县就有120余种刑罚,“不招供,不停刑”(注:《中央革命根据地史料选编》(上)第478页。)。不仅要招认自己是AB团,而且还要招出AB团的组织系统;不仅要招认谁发展了他,而且要招认他发展了谁;不仅要招认谁领导他,而且要招认他领导谁;不仅要招认准备杀谁,而且要招认派谁去杀;不仅要招认何时暴动,而且要招认谁组织和谁指挥。就这样,不仅觉得AB团到处皆是,而且是无孔不入的凶恶敌人,于是捕杀AB团之风,越刮越烈。

四、富田事变的起因和定性处理

富田是江西省吉安县的一个大村庄,土地革命时期一度是江西省委省苏维埃政府所在地。1930年12月12日,由于红一方面军总前委派李韶九前去抓AB团,引起了令人震惊的富田事变。

赣西南地区反AB团的斗争,随着多种刑讯方法的普遍施用,被肃出的AB团与日俱增,仅在四万红军中就肃出4400人之多。12月初,总前委从军队和地方AB团口供当中,发现富田的江西省行委内有一个AB团省总团部,段良弼、李白芳、谢汉倡为其首要分子,立即派肃反委员会主任李韶九前往捉拿。

李韶九带红十二军一个连队和总前委给省行委曾山、陈正人亲收的信,于12月7日下午3时来到富田。他把队伍摆在省行委大门口,自带10余人荷枪实弹,闯入行委办公室内,先后将段良弼、李白芳、金万邦、马铭等8人全部捆起。然后即关押刑讯,边审边抓。从7日下午开始到12日晚,共抓120余人,据说其中有几十个“骨干”,11日还处决了24人。

12月9日李韶九把省行委肃AB团的任务交给古柏和曾山,他带红十二军一排人,捆绑着红二十军政治部主任谢汉倡,前往军部所在地东固,帮助红二十军肃AB团。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ab团 富田 十二军 肃反 毛泽东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