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朱晓中:宪法要保障个人自由才能推动社会进步

2013年05月02日 14:53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朱晓中

凤凰历史:纳布科是从哪运油?

朱晓中:是将中亚和里海地区的天然气经土耳其、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和匈牙利4国绕过俄罗斯先输送至奥地利,然后再输往欧盟其他国家,而俄罗斯的计划,就是俄罗斯现在也是把中亚一部分天然气买断,通过俄罗斯的管道向欧洲输送,而不是说走纳布科这些由中亚国家自己新建一条线路,绕过俄罗斯走,这两个之间最大博弈的根本区别点就在于一个要经过俄罗斯,一个是绕过它,这是他们最根本的区别。

这么多的国家加入到俄罗斯的南溪计划里面去,产生的一个问题就是,欧盟还能否形成共同能源政策,而且这么多欧盟成员国加入到俄罗斯的计划里面去,欧洲联盟对俄政策怎么制定。

凤凰历史:那么多国家加入俄罗斯就是因为它对它的依赖程度太高?

朱晓中:对。

凤凰历史:如果用纳布科计划可不可能降低对它的依赖程度?

朱晓中:现在的问题是纳布科计划一拖再拖,原来计划2011年开工,2014年开始运营,但是由于政治意志和资金问题,现在要推迟到2013年才能动工,要到2017年才能投入运营。南溪计划最大的优势就是不走白俄斯、不走乌克兰了,这样当俄罗斯与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在天然气价格问题上发生争执,或者是俄罗斯因为政治原因要卡掉他们的气的时候,它可以绕过这两个国家,而不影响从俄罗斯到欧洲输气。

所以我觉得俄罗斯现在是靠能源来达到政治上的一种撬杆的力量,而且你这个问题问的特别好,就是这种格局会不会影响到欧盟、中欧和俄罗斯这三个家之间的关系,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

在这种局面下,欧洲联盟制定对俄国的政策就会更加困难,因为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利益,还有一个大问题,就是俄罗斯现在是试图搞单个击破。俄罗斯更注重同欧洲联盟成员国发展双边关系,而不发展同欧洲联盟的多边关系,其目的就是通过欧洲联盟成员国对俄罗斯能源不同程度的依赖,使欧洲联盟不可能制定相对完善和统一的对俄罗斯政策,以至于欧洲联盟不可能在关于俄罗斯的重大问题上发挥重大的影响。

朱晓中:今年12月将在华沙签署克罗地亚加入欧洲联盟的协定,在克罗地亚加入之后,下一个可能进行入盟谈判的是黑山,但是什么时候开始,怎么开始现在不是特别清晰,最主要的是现在欧洲联盟遇到经济问题,以及由于前两次扩大所产生的问题,使得像法国、荷兰等国家对欧盟进一步扩大心存疑虑。

像在申根区域扩大问题上,今年欧盟再一次否决了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加入的可能性。所以我觉得这两个问题结合在一块儿,同样都说明欧盟扩大的标准是在提高的,更加严格而且更加趋重于政治性,使得欧洲联盟从原来的一个经济共同体逐渐向经济和政治力量过渡。

比如说我们说政治标准的时候,欧盟要求欧洲联盟候选国应该尊重人的基本权利,尊重少数民族权益,而在2011年新出台的标准中,规定必须执行欧洲联盟的政治标准,而不是尊重,执行和尊重是有质差异。在执行过程中,各个国家的能力、复杂的现实情况,都可能会出现比较困难的局面,而这个尊重口头上说说即可,但是真正落实到行动上,比如刚才我们所提到的有关匈牙利和斯洛伐克,以及匈牙利和罗马尼亚有关匈牙利族人在这两国的权益的争执,这些要真是执行起来,那是非常困难的。

普京重新掌权俄罗斯重返欧洲可能性降低

凤凰历史:现在的欧盟对俄罗斯的防备主要是什么?

朱晓中:我觉得还不是防备的问题,我觉得欧洲联盟从一开始到现在,一直都希望用自己的软实力,就是价值观念,欧洲人的价值观念:自由、平等、博爱,市场经济、民主价值观,人的自由这一套东西,政治上是这样的东西,经济上自由、开放,另外还有靠自己的经济和能力来影响和改变俄罗斯。

通过这几个方式试图输出自己的价值观,或者来影响俄罗斯的欧洲观,但实际上俄国作为一个大国,近代以来,就有关俄罗斯是欧洲国家还是亚洲国家的争论始终就没有停止过。

在今天为止,我觉得这个问题就重新出来,又重新成为俄国政坛上,或者是知识界里面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我觉得欧洲联盟要通过这样一个软实力的方式,使得俄罗斯能够一步一步的靠拢到欧洲这样的一个状态上来。

随着普京入主克里姆林宫可能性的增加,这种可能性在一定阶段里面可能性会越来越小。

凤凰历史:普京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朱晓中:我觉得原来他对西方有戒备,到“9·11”之后,试图跟西方合作,以至于到后来,他第二任期之后,又渐渐的同西方拉开距离,我觉得这个里面的过程很复杂,复杂在哪呢?就是说无论是叶利钦还是普京,都有一种比较浪漫的想法。就是通过对西方示好,来获得西方对俄罗斯的一认可或者叫接纳,但实际上,由于俄罗斯是一个核大国,由于俄罗斯有帝国的传统,使得包括欧洲联盟在内的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政治、经济、军事发展一直都是持以戒备的,并不是说由于你号称已经走向民主或者是更开放的社会,西方国家对你的戒备心理,对就彻底消除了,况且俄罗斯还是一个核大国。

特别是美国这样的国家,对俄罗斯的防范程度可能要大于欧洲联盟这种利用软实力对俄罗斯产生作用的国家。

所以我觉得你要说统称西方的话,我觉得美国和欧洲联盟对俄的政策是有区别的,欧洲联盟似乎更怀柔,而美国除了怀柔之外,还有硬的层面。

俄罗斯与欧洲要真正互相理解还很遥远

凤凰历史:他们会在政策上不好制定之外,还有没有别的影响,比如说经济上或者文化上的影响?

朱晓中:我觉得双方的交流应该比以往自由的多、密切的多,但是这种交流能不能产生出来像欧洲联盟所期望的结果,使得俄罗斯民众产生对欧洲的一种认同,或者说是接纳欧洲的核心价值观,我觉得在精英层面上问题不大,但是这个精英里面不包括克里姆林宫里面的人,克里姆林宫的人,普京班子里面的人,你现在很明显的能够看到,梅德韦杰夫跟普京之间在如何对待西方,如何对待国家现代化的过程上面,我觉得他们之间不是说说而已,确实是有观念上的分歧。

这种分歧就会成为俄罗斯制定对欧洲联盟或者对欧洲,或者对整个西方政策的一个基础,就是它的理念使得它在政策层面上的表达可能就会要么是戒备西方,要么是对抗西方,所以我觉得可能西方和俄罗斯之间,或者是欧洲联盟和俄罗斯之间,要真正达到一种互相理解的过程,可能还比较遥远。

凤凰历史:俄罗斯的民众它对西欧一般是持什么态度?

朱晓中:俄罗斯的民众这个不好说,俄罗斯2009年有一个民意调查,最喜欢的人是意大利人,那种很浪漫的,在政治上心眼比较少的,他们都很喜欢。

凤凰历史:跟地理位置有关系吗?

朱晓中:没有。意大利也不是特别远,我觉得可能还是对这两个国家的政治制度,对这两个国家与俄罗斯的国家间的关系有关,你要记住,意大利总统贝卢斯科尼和普京是朋友,这个乍看上去很难理解。一个花花公子一样的人怎么跟普京这样一个很严谨的人能够成为朋友,所以我觉得你可以看看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价值观念之间,在多大程度上是不是有一种契合。

[责任编辑:唐智诚] 标签:用宪法保障个人 推动社会 社会主义制度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