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朱晓中:苏联模式下改革不成功原因在于制度

2011年11月15日 15:12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杨超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朱晓中:阶级这个词我觉得在欧洲用得少,我觉得更多的可能是阶层。

划分阶级是人为的制造隔阂对立

凤凰网历史:他们现在没有严格意义上的阶级?

朱晓中:我觉得在很长的阶段里,像工人阶级、农民阶级这些东西它是人为的把不同阶层的人划分为一个更高层次的阶层,使得相互之间有一种自然的或者叫天然的隔阂跟对立。

欧洲联盟始终要和谐,要汇融,在多元化和多样性中寻求一体化和统一,那么它要尽可能的把多元的因素用一个相对统一的标准给你格式化,在这样的一个被欧盟格式化的或者在欧盟新的标准或者新的社会环境下,可能民众趋同性会越来越大,就是国家的趋同,各个阶层之间的趋同,不仅仅是意识形态上的趋同,还是有一种社会经济水平的一种趋同。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欧洲联盟把欧洲联盟的成员国划分了97个地域单位(区),它把每一个区编个号,比如说1号目标区就是属于最应该受援助的,那么哪个国家的1号区(现在改称趋同目标区)最多,就说明这个国家的经济水平越差。

正是因为它建立了不同的制度,使得可预见的将来1号目标区和43号目标区之间的经济水平的差距越来越小,而不是越来越扩大,你就能看出来欧洲联盟实行的是一种缩小差距的政策。

从严格的角度上来说,如果不出现更大危机的话,欧洲联盟或者欧洲的情绪不会大规模的向右转。

凤凰网历史:我们也不太了解欧洲学者怎么描述欧洲社会,以您的了解,他们如何描述社会?采用什么观点?

朱晓中:我觉得在不同层面上的人对欧洲社会特别是对欧洲联盟的解读是不太相同的。作为欧洲联盟成员国的人,大家以欧洲联盟为自豪,但是现在对欧洲联盟更多的一种抱怨也好,批评也好,我觉得都是一种建设性的,或者是希望它变得更好的一种批评,完全站在对立面说欧洲联盟不应该成立或者欧洲联盟根本不应该发展成这个样子的批评之声,是有的,但是绝对不是主流。

而且欧洲联盟现在所谓的核心价值观越来越清晰,它在欧洲联盟成员国之内变成一个共同的标准之后,它还要把这种标准作为欧洲联盟的符号向外输出,比如说向拉美,向北非,向中东,向中国。

欧洲联盟现在的抱负不仅仅要成为价值观念的建立者,甚至要成为价值观念的输出者,随着欧盟的扩大,欧洲联盟在国际舞台上的分量也越来越大,它试图要同美国一样,成为国际规则的制定者。

因此,我觉得随着中欧国家加入的欧洲联盟,欧盟本身的国际地位被提高,同时中欧国家的国际地位也随着欧盟国际地位的提升而提升。

中东欧国家没有向左转的可能性

凤凰网历史:您刚才说都是转右的,有没有国家向左转?

朱晓中:我觉得极个别的政党或者是思潮可能会有的,但是这种思潮可能在欧洲联盟现行的这种社会环境和主流意识形态的压力下,要么会成为极端个别,我觉得在未来可预见的期间里面,不可能成为主流,这是第一。

第二,我们可以看到,法西斯主义在欧盟所有国家里面是被禁止的,假如说是政治多元化或者意识形态多元化的话,它原则上应该是许可法西斯作为一个派别来说存在的,但是到今天为止我们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国家法西斯主义或者是法西斯主义的思潮被合法化,尽管匈牙利、俄罗斯等极个别国家,甚至像丹麦都出现有法西斯符号的光头党,但是都是被欧洲联盟所批评。

比如说奥地利在前几年海达尔是极右的,然后以法西斯主义的面貌出现的,结果欧盟第一次对一个成员国进行政治上的制裁。

我觉得无论是左和右,您走到一个极端之后,都为欧盟现行的政治主流的思潮和意识形态所不容。

我觉得欧盟相对来说是一个比较均衡的,在政治发展上面,这个“谱”不会走向两个极端,假如说我们叫光谱或者是什么的话,左和右的光谱都是在一定范围内的,出了这个范围之外的任何一种左和右,可能都会被欧洲联盟所打压,不会成为主流。

凤凰网历史:它这种转轨,如果中国发生这种情况,可不可能借鉴它的经验?

朱晓中:我觉得欧洲联盟实行的很多和谐的社会经济发展的东西是非常好的样板,但是我觉得我们国家不能接受政治上的转型,而欧洲联盟很多的和谐政策,是基于那样的一种政治条件下的,当你不具备某种政治条件的时候,那样一种和谐的政策是不可能出台的。

所以我觉得欧盟是一个好的样板,但是在那样的条件下,你必须要具备一个大致类似的政治条件,你才有可能出台这种东西,而且基于那样的一种价值观念,你可能才能出台那样的政策。

你不具备那样的观念,你就想出台那样的政策,形似而实不至。

凤凰网历史:好,谢谢您。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朱晓中 东欧 苏联模式 改革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